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3章 要脸和要太太,我选择要太太
    ,!

    男人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指拾起书桌上的离婚协议,英俊的面容垂下眼帘,翻动着离婚协议,见她要两个孩子,净身出户,顿时薄唇勾起一丝的冷笑,说道:“离婚可以,净身出户可以,两个孩子也可以归你,我也归你。”

    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当然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如狼似虎的年龄,太太跑了,他找谁去?孩子可以丢霍家,丢厉家,丢七大姑八大姨家,太太必须不能丢。

    清欢被他厚颜无耻的话惊到了,乌黑的大眼瞪圆了,纵然不擅长吵架,但是也气道:“你不要脸。”

    “要脸和要太太,我选择要太太。”英俊矜贵的男人,端着一张禁欲的脸,慢条斯理地抬眼,凤眼里深沉一片。

    清欢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不要脸,才被她抓到跟女人私会,结果能面不改色地说要太太。

    她气急,看见桌子上的钢笔杯子,都尽数朝他砸了过去。

    男人侧身避过,淡淡地说道:“才被司迦南打成了内伤,再被太太砸中,恐怕十天半个月不能满足太太了。”

    这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气得清欢一口气险些憋死。

    男人迈着长腿走过去,将她捞在怀里,制住她的双手,叹气地哄道:“你整日与那些觊觎你的男人进进出出的,我还没生气呢,我不过是跟一个女人聊了不到半小时,就要跟我闹离婚。”

    清欢被他制住,手脚都动不了,男人力气极大,她怒极,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咬的用力,隐约尝到了铁锈的血腥味。

    厉沉暮抱起她,任凭她咬着,径直抱着她进了卧室。

    将人压在柔软的被子上,厉沉暮强有力的大腿压住她,一手制住她两只手,腾出一只手去解衣服,叹气道:“不信你检查,身上没有别的女人的味道,有的话也只是你的味道。”

    “杜婉只是我的心理医生,一年才见一次的心理医生。”男人又加了一句。他跟杜婉的联系断断续续的,失忆的那几年,根本就不记得这个女人,后来恢复记忆,也没放在心上,唯独她带着大宝走的那三年,他实在是难熬,会让杜婉给他催眠,平复日渐暴戾的情绪。去年找到她跟大宝,他就彻底跟这个女人断了联系,有太太在身边,谁还需要催眠,只是今年杜婉突然到南洋开画廊,约他见面,他又因分房睡的事情脾气暴躁,这才出去见了。

    哪里知道被她逮到了。

    “你当我傻,心理医生?每年都见的心理医生,在英国跟南洋都给她置办房产?给她开画廊,连送三天鲜花,摆的一条街都是,嗯?”清欢每说一句,便冷笑一声,道貌岸然的狗东西,还在骗她。

    厉沉暮英俊的面容微微一沉,听她这么一说,好似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他对于金钱一向不在意,杜婉是他的校友又是心理医生,这些年时常嘘寒问暖,虽然他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不知不觉竟然给她置办了这么多东西?

    厉沉暮自己也是心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