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婚戒,不能不带
    厉沉暮见状微微勾唇,伸手想摸一摸她的小脸,见她下意识地偏了偏头,唇角的笑容收敛起来,凤眼幽深如墨,沙哑地说道“睡吧。”

    男人说完便进了浴室沐浴。

    很快就是三天后,厉(娇jiao)父亲的三十周年结婚纪念(日ri)。

    这是厉家经受沉重打击以来举办的第一场宴会,加上前几天厉沉暮放出风声,诸多世家得知厉家兄弟并非是外界传言的兄弟阋墙,而是兄友弟恭,顿时都大吃一惊,肠子都悔青了。

    上了厉家那小子的大当了。

    原以为厉晟阳是个不经事的毛头小子,厉沉暮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只要厉家内部分裂,他们就能源源不断地捞着油水,可一看厉晟阳上位都干了啥连斩三个老牌世家,还大放厥词,新时代要有新气象,这分明是要翻天

    如今得知厉沉暮没准是背后推手,这一下,众世家又气又怕。

    于是厉(娇jiao)主办的这场结婚纪念(日ri),就显得极其的重要,接到请帖的都上赶着上来打探消息,没接到的想着法子要请帖。

    下午的时候,白桥送礼服和珠宝首饰到厉公馆。

    礼服是七款,珠宝也是配(套tao)的七(套tao)。

    “厉少说,今晚要隆重点,所以让清欢小姐挑一下礼服和珠宝。”白桥微笑道。

    清欢跟了厉沉暮这些年,没见他这般大方过,不(禁jin)有些惊讶。事实上,厉沉暮也算是大方,之前投资她的演艺事业,据赵葵说,一投就是十个亿,但是在女人的礼服珠宝上面,厉沉暮是从来不上心的。

    他送的珠宝好似只有一条项链以及婚戒。

    清欢看了一眼盒子内的珠宝,每一款都是贵妇级别的配置,珠光宝气,有些浮夸。

    “珠宝就不用了,带着重,就算我穿的素净些,旁人看在厉太太这个(身shen)份上也不敢轻视。”清欢淡淡地说道,只挑了黑色的露肩长礼服。

    黑色在夜里不显眼,只可惜白桥带来的礼服全都是长礼服,行动有些不便。

    白桥闻言,微微吃惊,顾清欢大概是他见过最不拜金的女人,大多时候反而有种视金钱如粪土的味道。许是夫妻之间相处久了会潜移默化,昔年这位从小镇出来的女子气度上也越来越接近厉少,言行举止看似寻常,实则自有章法,透出淡淡的雅致,瞧着竟像是百年世家才能熏陶出来的清贵女子。

    连他都不敢在言语上有任何的轻慢。

    “厉少说,若是清欢小姐不喜欢珠宝就算了,婚戒不能不带。”白桥轻声提醒道,然后将别墅取来的珠宝盒子递了上去。

    清欢接过盒子,取出里面的婚戒来。她不怎么喜欢带首饰,婚戒也是时常搁在柜子里。

    “这颗钻戒是厉少自己设计的,找的是英国那边有名的大师亲手定制。那位大师祖上都是皇室御用的珠宝大师。”白桥微笑道。

    清欢微微一愣,厉沉暮自己设计的她垂眼将婚戒戴上。

    等化妆师过来给她打理了造型,时间已经((逼))近了六点。

    晞安跟嘉宝还太小,留在了厉公馆,清欢掐好时间,跟厉家老爷子一起去赴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