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你要是跑了,大哥肯定找我算账
    男人握着她手的力度有些大,她有些疼,尤其是无名指上的婚戒,硌的肌肤有些难受,她垂眼,沙哑地问道:“既然将我撵出去了,为什么后来又要喜欢我?一直厌恶下去不是很好吗?”

    彼此厌恶,各安天涯,总好过这样窒息地纠缠下去。

    她的声音淹没在人群的欢呼声里,厉沉暮还是听到了,男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

    当年撵她走,不仅是因为跟厉深做了交易,也许潜意识里早就知道,总有一天她会成为他的魔障,成为他最深的软肋,成为他的一生所爱,他只是恐惧这样的事情发生。

    恐惧生命里会出现一个令他灵魂都战栗的女人,一个会掌控他所有喜怒哀乐的女人。

    “以后不会了,就算你撵我走,我都不走。”男人声音暗哑,低低地说道,“你别离开我。”

    清欢感觉眼睛有些酸涩,她其实是喜欢这个男人的,只是没有办法继续留在他的身边。她这些天晚上天天都做梦,梦到过去的事情,他让她感觉到了窒息和恐惧。

    晚宴大厅的灯光瞬间大亮,清欢挣脱他的怀抱,看着明亮的大厅,所有的理智重新回来,那边厉家三房的结婚纪念日算是圆满地主持完了,余下的就是自助酒宴。

    众人发现厉沉暮,又三三两两地围上来。

    清欢垂眼,将眼里最后的一丝柔软摒弃,转身离开,才绕过人多的地方,司迦南不知从何处出来,伸手攫住她的胳膊,低低地说道:“一个小时后,你打那个号码,会有人接你走。”

    司迦南说完将一部手机塞进她的手包里,拿走了她自己的手机。

    清欢目光微动,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会亲自去接晞安。”司迦南说完便与她擦身而过。

    她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从吧台上拿了一杯红酒,就见厉晟阳慢悠悠地走过来,目光如炬地说道:“光喝酒不吃点东西垫肚子,大哥又该心疼了。”

    清欢垂眼,淡淡地说道:“我刚看见爷爷跟三叔三婶都离开了,二少怎么没走?”

    “留下来看戏。”厉晟阳突然倾身过来,微笑道,“顺便看着你,免得你跑了,大哥找我算账。”

    清欢杯中的红酒微微一晃,荡起丝丝涟漪。

    厉晟阳的目光猛然一深,目光从刚离开的司迦南身上滑过,垂眼喝了一口香槟,淡淡地说道:“早知道你不喜欢大哥,我应该早点回来。”

    现在有些晚了,他们永远只能做叔嫂。

    说话间,只见晚宴大厅的入口处一阵骚动,众人议论纷纷。

    “那不是叶家大少吗?怎么废了一条腿?”

    “嘘,现在哪里还有叶家大少,小心被三少听见。”

    只见进来的叶轩然推开前来阻拦的人,高声喊道:“叶瑾然,你出来。”

    众人让开一条路,不愿意跟落魄残废的叶轩然接触。

    昔年这位纵情酒色的叶家大少还被她砸过脑袋,原本销声匿迹多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被挖出来的,只是论起最恨叶瑾然的人,非叶轩然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