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这屠刀一直握在我的手上
    长久以来,南洋的特殊性,导致这里一直是半自治的状态,帝都来人也要看世家的脸色,可如今,南洋第一世家向帝都投诚了,举起了屠刀坎向了腐朽的世家,这样类似于背叛的举动是何等的惊心动魄。

    厉沉暮掌权的时候尚且不明显,毕竟他只是斗垮了南洋的一把手,也就是自己的生父,随着厉沉暮的退隐,厉晟阳上位,一切便朝着最激烈最血腥的方向演变了。

    “你们兄弟两狠,是真的狠,你们家老爷子知道吗?”叶瑾然双眼隐隐兴奋起来。

    厉沉暮修长有力的手指敲在桌面上,没有言语。老爷子早先并不知道,就连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阿阳是帝都派来的人,只是如今爷爷大概也猜出了一二。

    男人淡漠地说道:“出手对付你,不仅是因为私心,也是因为你所处的位置,十年后,就算你出来,南洋也不再你所认识的南洋,懂吗?”

    这是要打碎他所有的希望,让他这辈子都不要心存幻想,不要想着东山再起。一个人如果没有了希望,那日子是何等的难熬?叶瑾然掐断了手中的烟,啐了一口,冷笑道:“你以为我稀罕这破世家家主的位置?就算你杀的叶家一个不留,我都不在乎。”

    若不是被欺凌狠了,他也不会费尽心机往上爬,也不会迷失了自己,若是当年他没有心存私欲,舍弃叶家的一切,在清欢被赶出南洋的时候,就追过去,人生也绝非是现在这样。

    叶瑾然的目光闪过一丝的追忆,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

    厉沉暮见他眼底最后的一丝光芒熄灭,这才站起身来,矜贵优雅的男人转身就要离开。

    “厉沉暮,你就不怕有一天帝都的屠刀举到了你厉家的头上?”叶瑾然出声问道。

    厉沉暮凤眼眯起,冷酷且沉稳地说道:“这屠刀一直握在我的手上。”

    男人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

    叶瑾然愣了半晌,随即疯狂地大笑起来,败了,真的是一败涂地。他不是败给了厉沉暮,他是败在了新旧时代的规则中。他站在南洋,厉家兄弟的目光却放眼到了帝都,倾国之力,他如何不败。

    叶瑾然疯狂地笑起来,笑到最后,痛苦地掩面大哭起来,他们之间的交谈,连清欢半个字都没有提起,因为他如今早已没有资格提这个名字。

    最痛彻心扉的是,走过了大半辈子,他才想起来,自己原先追逐名利的本心,是希望带着清欢过上幸福的生活,可他忘了,他走的太远,回不来了。

    厉沉暮从狱中出来,就见白桥等在车前,欲言又止的模样。

    男人上了车,英俊如刀削斧凿的面容看着夜幕之下的监狱,许久,低沉地问道:“什么事情?”

    白桥原本想回到厉公馆再提的,没有想到被厉少看出来了。这些天,厉少一直知道清欢小姐带着晞安小少爷在锦城,但是一直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谁也不知道厉少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