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4章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我?
    厉沉暮拽着牵引带,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淌过几次溪流,又爬了几次坡,摔了几次,时间越久,心里便越慌,越痛恨自己现在无力的模样。

    直到前面的狗狗发出欢喜的叫声,男人闻到空气里熟悉的味道,这才感觉手心都是汗,这一路走来,荆棘遍布,心似地狱。

    清欢听到狗狗欢快的叫声,站起身来,一转身就见导盲犬在自己身边怀里地绕着圈。

    “你乱跑什么?”跟着导盲犬来的男人劈头盖脸地呵斥道,脸色苍白,透着一丝的惊惧。

    清欢见他这一路又是山路又是溪流,也不知道跌了多少跤,鞋子和裤子上都是泥,英俊的面容上也不知道被什么刮到了,还有擦伤,还来不及话,就被男人紧紧地抱住。

    “厉沉暮。”她才开口,就被男人粗暴地吻住了。

    清欢被他吻得浑身战栗,跟以往所有的吻不同,她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炙热的吻。她花了一晚上加上一早上的时间,认清自己的心,感觉重回了十八岁那年一般,心口剧烈地跳动起来。

    男人吻的一点也不温柔,甚至是暴躁地咬着她的唇角,最后听她呜咽的声音,这才一点点地温柔下来,细致地吻着她的樱唇,勾起她的舌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厉沉暮才放过她,只是手依旧紧紧地抱着她的腰,没松开。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我?”她昨晚到今天早上哭的声音沙哑,此时一见到他,莫名地委屈,哽咽地断断续续地问道。

    “嗯。”男人低沉地应了一声,即使看不见,还是伸手摸到她的脸,替她擦着眼泪。

    从她进屋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是她,她的呼吸,她身上的香气,她走路的声音,她的一切在双眼失明之后,都在脑海里一点点地显现了出来。

    “那你还整日让我滚?”清欢擦了泪,火冒三丈,手揪起他的衣服,只是方才被他吻的太狠,手上一点力度都没有,就好似故意往他怀里凑一样。

    男人沉默起来,见她挣扎着要起身,英俊的面容闪过一丝的慌乱,脸色随即一沉,将她抱得更紧,道:“你要去哪里。”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恐慌,恐慌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梦醒后,她还是会选择离开,只留给他一个冰冷的背影,让他日夜对着冰冷的犹如坟墓一般的房子。余生都是煎熬。

    他知道她一贯心软,若是知道自己的病情,一定会选择留下来委曲求全,他不要她委曲求全,他越来越贪心,他要她的一切,要她心甘情愿地留在他身边。

    “我都如你所愿滚了,你又找过来做什么。”她哽咽地道,嘴角却勾起开心的弧度,欺负他眼睛看不见。

    “不要你滚。”男人有些艰难地开口,低头蹭着她柔嫩的脸,低低地道,“我以为你真的走了。”

    这几日他知道她就睡在那里,空气里带着她身上的香气,就算他骂她,让她滚,她也一声不吭,用娇软的嗓音着法语,给他做饭,洗衣服,给他读报纸书籍,只陪着他一个人,这种感觉令他着迷。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