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7章 哭也停不下来了
    澜雪才进了卧室,就见男人跟着进来,关上门,直接将她压在了门板上,随之眼前一暗,整个人都被他笼罩,红唇被他狠狠地攫住。

    男人的吻技比上午要好,吻得炙热,粗粝的大手勒紧她,险些要勒断她的腰。

    澜雪嘤咛了一声,她其实只是喜欢撩拨他,看万年不变的面瘫变脸,看他失控的模样,至于床事,由于第一次的体验不是很好,她也没太多期待。

    只是男人也不说话,只一味地深吻她,粗粝炙热的大掌灵活地滑进她的低领的红裙里,想解开她的内衣扣子,结果男人摸索了半天都没解开,顿时气势一沉,吻得更凶起来。

    澜雪轻声笑起来,然后感觉胸口一凉,男人凶狠地埋首下来,顿时忍不住嘤咛了一声,娇滴滴地埋怨道:“你要赔我衣服。”

    “买。”男人的声音似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一样,沙哑得不可思议,身子也紧绷的不像话,比他在极限环境下作战还要难受。

    室内没开灯,光线极暗,只有落地窗户折射出外面的天光和路灯的昏暗光芒。男人只觉得自己要沉溺在这一片不可思议的柔软里,这个女人真是个妖孽,定性如他都有些把持不住,幸好是祸害他。

    谢惊蛰怕门板磨破她娇嫩的肌肤,抱着她往大床走去,没走两步路,便被她修长的**缠绕的险些闷哼了一声。

    女人的小手滑进他的衣服里,捏了一下他胸前的肌肉,男人身子陡然紧绷得更厉害,咬牙切齿地说道:“今晚,你死定了。”

    “谁死定了还说不定呢,没准是你*****。”她不甘示弱地抬起小脸,嗓音娇娇软软地哼道,小手又捏了他两次,四处点火找他的敏感点。

    谢惊蛰尚存的理智陡然之间就崩了,将她压上床,低沉沙哑地命令:“帮我脱衣服。”

    男人伸手打开光线最暗的床头灯,昏暗的橘色光泽笼罩在大床上,光线不亮,恰好可以朦胧地照出两人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的模样。

    男人茶色的眼眸比任何时候都要深邃,衬衣扣子被她拽坏了好几颗,露出线条流畅的胸部肌肉,俊美的面容因忍耐克制而有几分的危险,浑身都散发出浓浓的荷尔蒙的气息。

    澜雪看的口干舌燥,第一次知道,原来男色也这般诱人。

    她浑身都软的厉害,被男人这一番肆意怜爱之后,春光半泄。她伸手去帮他解衬衣的扣子,见男人忍的这般难受,还死撑着在,居然命令她,漂亮的桃花眼顿时眯起,哼了一声,等会让他跪下喊女王。

    澜雪微微起身,在男人侵略的目光下,挑衅地勾唇,咬住了他衬衣的扣子,用雪白的牙齿咬了下来,柔软的红唇贴在了男人的腹部肌肉上。

    谢惊蛰浑身一颤,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腹部那一块,哪里还克制的住,俯身准确地攫住她的作恶的小手,压在枕边,俯身沉沉地说道:“等会别哭,因为哭也停不下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