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8章 乖,放松点
    ,!

    谢惊蛰冷肃的面容有些沉,去浴室沐浴出来,发现她已经从大床的左边滚到了右边,整个人呈大字型,趴在大床上,就连他的位置都占用了。

    男人站在床前,瞳孔微微茶色,透出一丝的高深莫测,想起帝都大学黑李明月的帖子来,不禁薄唇抿起,一言不发地上床,掀开被子看到她的丝质睡裙已经撩到了大腿之上,黑色的小内衣若隐若现,肌肤雪白如玉。

    男人沉下身子,准确地找到她埋在被子里的小脸,覆唇上去,炙热地一记深吻。

    澜雪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一座大山压住了,呼吸都困难起来,顿时想也不想地伸腿踹了一脚。

    大腿被人紧紧地扣紧压制住,胸口传来一阵胀痛,她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一下,呼吸困难地睁开双眼,就见近在咫尺的一张俊美冷淡的面容。

    男人茶色的瞳孔像是最上好的琉璃,因为情动,透出一丝的暗色,紧绷滚烫的身子蓄势待发地抵着她,呼吸低沉,声音暗哑:“一周过了。”

    言下之意,他能跟她做.爱了。

    澜雪睡到一半被吻醒,大脑还没有完全清醒,张着被吻得嫣红的小嘴,愣愣地看着伏在身上的男人,目光只看到他肩膀以及脊背上流畅的线条,想摸一把。

    男人见她这副没有睡醒的可爱模样,完全没有清醒时的嚣张肆意,身体一热,再也忍不住,炙热的薄唇一路往下,趁着她舒服地眯眼之际,深深地进去。

    谢惊蛰感觉她紧的像是要他命一般,闷哼了一声,粗粗哑哑地说道:“乖,放松点。”

    澜雪这一下已经完全清醒了,感觉有些疼,嘤咛了一声,去推他。男人在最舒服的关头,哪里肯退出去,吻住她,慢慢地安抚,等她适应的时候,再毫不留情地冲.撞了起来。

    这个禽.兽。本来就是半夜回来的,一晚上姿势不多,却是要命的持.久,还逼着她主动,最后磨了半夜,男人才尽了兴。

    澜雪累的精疲力尽,缩在床沿边,不说话,不知为何有种空虚感,知道他晚上大约会回来兴师问罪,可没有想到大半夜回来就是找她做.爱。

    他把她当什么人了?她伸手去摸床头的烟,才摸到烟盒,就被男人的大手按住,将烟盒丢了。

    “谢惊蛰,你烦不烦,我抽烟碍着你什么了?”她心里的怒气像是找到了宣泄口,起身就是一阵怒斥。

    男人见她坐起身来,身段玲珑妖娆,雪白如玉,长发凌乱,犹如森林里夺人心魂的女妖,才平复的呼吸又有些乱。

    男人怕看下去肯定要忍不住,一言不发地捞过床侧的浴巾,将她裹住,抱到浴室去。

    谢惊蛰有强迫症,每次事后必须要沐浴,而且一秒钟都不耽搁,澜雪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一些小洁癖,便由着他伺弄。

    这一番折腾下来,时间便不早了,只是春季阴雨绵绵,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细雨,风雨敲打着窗户,天光极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