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4章 你知道谢惊蛰为什么要娶你吗?
    谢惊蛰回来之后,对澜雪的事(情qing)亲力亲为,每天也不去军区,在家悉心地照顾她。

    老太太本来对孙子怨念极多,见他似乎出去半年多,回来就开窍了,顿时也有些欣慰,孙子对媳妇上心就好。

    随着预产期的临近,澜雪莫名地心慌,依旧夜不能寐,夜里几乎是一个小时就醒一次。

    谢惊蛰见状,起(身shen)低低地说道:“睡不着?”

    由于有孕,晚上睡觉时,男人都不敢抱着她,见她这般难受,这两(日ri)几乎也没怎么睡。

    澜雪见他醒了,便起(身shen)靠坐在(床chuang)榻之上,低低地说道:“你抱我去阳台。”

    自从有了(身shen)孕,她便极喜欢室外开阔场所,夜不能寐的时候,便坐在阳台看着遥远的星空。

    谢惊蛰开了阳台的灯,然后才抱着她坐在阳台的沙发椅上。

    “我不在的(日ri)子,你夜里都这般睡不着吗?”男人低沉地问道,见她每(日ri)各种补品也不见长胖,下巴依旧尖尖的。

    澜雪看着男人稍显柔和的俊美冷毅面容,靠在椅上,淡淡地说道:“还好。”

    她大半年来,一直睡眠不好,几乎是失眠三四(日ri),再沉睡一次,大多时候都是噩梦惊醒。梦里不是漫天战火,他决绝地离她而去,就是他冷淡疏离地护着李明月,说道:“澜雪,我找到了真(爱ai),我们离婚吧。”

    每每醒来,(胸xiong)口便紧绷的厉害。

    这两(日ri)他虽然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可是两人之间似乎隔着一层什么东西一般,靠的再近,都感觉有一种无力感弥散在心头。

    “孩子的名字我想好了,谢泽。水字旁的泽,希望他长大是一个温润明朗的孩子。”不似你这般冷酷无(情qing)。她微微闭眼,后半句话掩去未说。

    “好。”男人低沉地应了一声,没有任何的异议。

    澜雪见他这副模样,便没有了说话的**,淡淡地说道:“你别整(日ri)在我面前呆着,你不在的时候我一个人也(挺ting)好的,这样跟着我,我会呼吸不畅。”

    谢惊蛰(身shen)子微微紧绷,嗓子有些干,沉沉地说道:“那我明天去军区了。”

    “嗯。”她闭眼,便不再理他,也不知道是夜风吹得舒服还是这几(日ri)都没有睡,过于疲倦,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谢惊蛰见她睡熟了,这才起(身shen)将她抱到(床chuang)上,见她丢在梳妆台上的手机亮了。

    男人垂眼,冷肃的面容没什么表(情qing),拿过她的手机,记起之前她输的密码,输了几个数字,就见霍离发来信息问道:“听说谢惊蛰回来了?你要是不想见到他,明天就住到医院待产。”

    男人粗粝的手指往上滑了滑,翻看着两人的聊天记录,脸色微沉。霍离几乎每天都会发信息来,从衣食住行到她的心(情qing)都一一照顾到,澜雪跟他也无话不说,还会撒(娇jiao)地喊他霍老师,发各种俏皮的颜文字。

    谢惊蛰手指微微用力,想也不想,打了一行字过去:“我是谢惊蛰。”

    对方沉默了数秒钟,随即发了信息过来:“等她生下孩子,你就放手,你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

    男人直接将对话框删除,手机丢到一边,心(情qing)沉郁地出去抽了一根烟,回来又洗了澡,等(身shen)上没有烟味了,这才上(床chuang)看着她的睡颜,胡乱地应付了一夜。

    澜雪夜里睡得沉,早上起来神清气爽,被肚子里的宝宝踢了几脚,想到预产期也快了,这个孩子这般活泼,最近时常刷存在感,怕不是要生了,便跟老太太提,去医院待产。

    老太太自然没有意见,赶紧让赵嫂将必备的东西都送到医院去,然后让谢惊蛰送人去医院。

    男人开车送她去医院待产,见澜雪径自跟赵嫂说着话,几乎都没怎么看他,便脸色微沉地去军区做关于维和的总结报告,只交代陆野对医院做好布控。

    这一次他在中东维和时,动作较大,虽然树了威望,扬了国威,也拉了仇恨,不少基地组织扬言要报复。

    澜雪住的待产(套tao)间是领导家属的专属房,环境清幽安静,不像是医院,反倒像是独立开辟出来的度假村,住的人也不多,而且夫家的级别也没有陆军少将的级别高,就算知道她在待产,也不会有人敢上门来打扰。

    陆野做好人员部署,又去其他待产的家属那边一一知会过,这才站在走廊里,看着外面的周边建筑,目光微眯,第一医院建在闹区之中,若是(日ri)后事发,可以最快速度地隐(身shen)闹市,郝叔已经提前到了帝都,目前按兵不动,他大约能猜到他们的计划,待孩子满月,夫人出月子,便一起接到金三角。

    夫人一走,他也该彻底地消失在帝都了。

    澜雪到陌生的地方会下意识地观察地形,寻找安全逃生通道,这个习惯还是跟着郝叔时培养起来的,在房间坐了一会儿也看不进去书,便喊了一声陆野。

    陆野进来,低低地问道:“夫人有什么事(情qing)?”

    “你陪我下去走走,看看周边的环境。”她说着便起(身shen),只拿了手机,带着陆野下楼去。

    楼下的小花园环境清幽,有两个孕妇在聊着天,看着澜雪(挺ting)着大肚子,(身shen)后还跟着一个周(身shen)气息强悍的男人,想到今早开始,这边就严控了起来,也不知道她的(身shen)份,只知道来头不小,便避开了。

    “夫人放心,这一带都严控了起来,安全上万无一失。”陆野陪着她走了一圈,低低地说道。

    澜雪点了点头,大致知道了周边的环境,指了指花园里的长椅说道:“过去坐一下。你陪我聊聊天。”

    她坐过去,才坐下,手机便亮了,消失许久的澜珠给她发了信息,只有一句话:“澜雪,你寄养在我家十多年,就不想知道你的(身shen)世吗?不想知道谢惊蛰为什么一定非要娶你吗?”

    澜雪动作一僵,漂亮的桃花眼眯起,定定地看着手机,没有动,自从跟澜家脱离关系以来,她不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身shen)世,只是老太太不愿意提,她也无意深究,澜珠是知道了什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