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1章 迦叶,我是哥哥,我来接你回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惊蛰回到军区之后,一直有些心神不宁。九月底的天气,不知道为何有种透彻心扉的寒意。

    男人脑海里萦绕的一直是她冷着小脸,让他滚的画面。

    他长这么大,只有她敢甩脸色让他滚。

    谢惊蛰看了看时间,有些木然地等着天黑,然后言正名顺地去守着她,这一次就算她让他滚,他也不滚了。自从除夕以来,两人聚少离多不说,见面几乎不是冷战就是吵架。

    他明明不想跟她冷战,明明是想抱着她,跟她好好过日子的,谢惊蛰想到除夕之事,茶色的眼眸微微一深,两年前他跟澜雪结婚之后,便跟李明月说的清清楚楚,他已经结婚,然后会负担她的学费跟生活费,直到她大学毕业。

    李明月也点头答应,说往后会把他当成大哥。

    他见她通情达理,便信了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事业上,却不想看走了眼,到底是他错了,他不该给李明月希望。

    男人起身看着外面的黄昏,拿起车钥匙就要往外走,手机屏幕一亮,李明月的信息进来,只有短短两句话:“谢大哥,往后我再也不会让你为难,我这样的人本就不该活在世上。”

    谢惊蛰面容微沉,目光凌厉起来,看了看时间,也罢,去一趟当面说清楚,往后断的干干净净。

    男人径自开车去李明月住的小区,然后有些不放心地给赵嫂打了一个电话,低沉地问道:“澜雪晚饭吃了吗?”

    “夫人今天心情不好,只喝了一点汤,便吃不下了。”赵嫂险些就要说下午澜珠来,气到了夫人,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澜珠最后说的话也太伤人了,说到底还是大少爷的错,若不是大少爷对那个乡下小丫头太好,澜珠怎么能拿话伤到少夫人。

    谢惊蛰闻言,俊脸微沉,低沉地说道:“澜雪睡了吗?”

    “睡下了。”赵嫂说道。

    “嗯,我晚点过来,到时候带些吃食过来。”谢惊蛰低声说完便挂了电话,绞尽脑汁地搜罗着她可能爱吃的美食,打算去医院前,都买一些。

    赵嫂见大少爷晚上要过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挂了电话,就见陆野不知道何时站在身后,顿时吓了一跳。

    “赵嫂,我记得夫人下午提过,想吃白粥跟腌制的酸豆角,谢家有吗?要是有的话取点过来,晚上夫人醒了正好吃点。”陆野淡淡地说道。

    “有有有,那我回去取,你可得守好了,一个人都不要放进去,尤其是女人。”赵嫂叮嘱道,说着就急急忙忙地给司机打电话回谢家。

    “好。”陆野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静静地等在走廊外面,直到两个穿着医生的白大褂,一高一矮两人男人走过来。

    陆野的身子猛然就紧绷了起来,手不自觉地按住了腰间的枪。

    “阿野,是我跟大少爷。”郝叔低声说道,取出陆成的信物。

    陆野看着他手上的信物,在看了一眼通讯设备上的追踪红点,核认了身份,这才低低地说道:“少将一个小时之后就会到医院,你们时间不多,长话短说。”

    陆野抬眼看着司迦南带着口罩,仅仅露出一双似笑非笑却敛尽戾气的桃花眼,想起多年前他跟哥哥被打断腿,快要饿死的时候,这个跟陆成差不多大的少年带着一身的煞气,俯下身子看着他们,说道:“我可以救你们之中的一人,拿你们最值钱的东西来换。”

    他跟陆成从小相依为命,陆成用自己的命换了他的命,他用自己的命换了哥哥的命,于是司迦南两人都救了,拥有了他们兄弟两人的命。

    那时候原以为是捡回一条命,继续每天三餐不济地艰难地活着,可司迦南告诉他们,他们不仅要活,还要活的比任何人都好,将曾经欺辱他们的所有人都踩在脚底下。

    十多年过去了,他们真的从那个吃人的地方爬了出来,一步步地走到了浮华喧嚣的帝都,主宰了自己的命运。

    澜雪并没有睡,澜珠走后,她便不断地心悸难受,无法入眠,脑袋疼痛欲裂,似乎有什么要从脑中钻出来一般。

    陆野在外面轻轻地敲着门,低低地说道:“夫人,他到了。”

    门被人推开,澜雪坐在沙发上没有动,看着高大修长的男人走进来,取下口罩,露出一张俊美邪气的面容。

    男人走到她面前,半蹲下身子,似笑非笑的桃花眼微微弯起,露出一个微笑,柔软地说道:“你八岁那年,我来帝都看过你,迦叶,你还记得吗?”

    他不徐不疾地开口,声音柔软,好似老朋友一般,即使收敛了周身凶残的气息,澜雪依旧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也不知道是别人的血,还是身上带着伤口就来了。

    她眼泪一下就冒了出来,沙哑地说道:“你说清楚些,我不太记得了。”

    “那时候,你才到我的大腿,剪着齐齐的刘海,迈着小短腿跟在谢惊蛰身后,喊着小谢哥哥。”司迦南微笑道,那时候他浑身是伤,只能远远地看着她,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十多年了,他终于一步步走到了她的面前。

    “迦叶,我是哥哥。”他微笑,漂亮的桃花眼微红,声音带着一丝的轻颤,伸手握住她的手,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来接你回家了。”

    澜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泪汹涌地流下来,明明这个男人第一次见,明明他连证据都没有,他甚至都没有说他们的爸妈是谁,可她听到他说,接她回家的时候,还是无法控制地泪流满面。

    原来她有哥哥的,她的哥哥有一双跟她一模一样的桃花眼,他说,来接她回家了。

    她孩子气地用手背擦着泪,哽咽道:“这些年,你为什么都不来看我?”

    “对不起。”司迦南低声道歉,俊美邪气的面容却露出温暖的笑容,沙哑地说道,“如果知道迦叶这么想我,我会早点来接你回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