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3章 爱情已入寒冬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惊蛰抬眼,俊美冷肃的面容没有一丝的表情。

    男人走进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淡地开口:“明月,这些年,你哥哥对我的恩情都让你败光了。我供你读书,供你吃喝,不好吗?还是你真的以为我是你可以玩弄于股掌的人?”

    李明月脸色苍白,手腕传来钻心的疼痛,血还在流,她下意识地就按住了手腕,看见男人眼底的失望以及厌恶,顿时浑身冰寒,感觉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谢大哥,我只是太爱你了,才会做这么多蠢事。”她疼的泪流满面,惊慌失措,甚至开始绝望,努力想唤回男人的怜悯之心。

    “你爱的只是我的权势地位。”谢惊蛰冷淡地说道,“若是今日我脱去少将的身份,脱去谢家继承人的身份,你会对另一个男人说,你爱他。”

    “不是这样的。”李明月脸色发白,见男人眼睁睁地看着她流血,却无动于衷,顿时恐慌起来,谢惊蛰难道要看着她血流尽致死吗?

    “你以前分明是喜欢我的,我都知道。”

    他也以为自己是喜欢她的,西南军区的那几年,看着她一个人宁可上山挖野菜也要顽强地活着,心生怜悯,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喜欢。

    他的父母爱的太过浓烈,当年父亲为国捐躯,母亲得知噩耗之后一言不发,半年后就死在一场国际救援之中,也成为了烈士,他后来调查过,却得到了一个自己无法接受的事实。

    那场国际救援,母亲原本是可以自救的,可是依然选择了赴死。那一年他才八岁。

    父亲死后,母亲便想追随而去,死的的时候,只怕都没有想过他,想过奶奶,想过谢氏。

    他恐惧这样的感情,觉得自己的爱情应该是平淡的,浅浅的,只要一点点的喜欢,就足够了。他们各自处在最安全的线内,若是可以,他并不想碰触所谓的爱情,只想这一生都奉献给国家,给谢氏门阀。

    对李明月的那点怜悯之情,让他内心安宁,甚至想过娶李明月,那样他永远都不会像他的父母那样,走那样令人心生恐惧的道路。

    无爱则刚。

    谢惊蛰面容冷肃,看着她苍白而陌生的小脸,低沉淡漠地说道:“大约是同情,却不是喜欢,李明月,我若是喜欢你,就不会娶澜雪了。”

    “你骗我,你骗我。”她凄厉地叫起来,哭喊道,“你明明喜欢我,不然这些年不会对我这么好,不会让我来帝都,除夕夜我一个电话你就赶过来,是你给了我希望,为什么又要让我绝望。你是不是喜欢上澜雪了?”

    男人垂眼,茶色的眼眸掩去心底翻滚而出的浪潮。

    喜欢澜雪吗?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结婚第一年,就下意识地逃避到了西南军区,一年未归,后来李明月找他,他也时常出去,看看她,便觉得心里安宁,再后来澜雪怀孕,说要离婚,他选择了出国维和,原本维和行动根本就不需要他去负责。

    两年,也许是更久的时间,他不怎么去关注她,甚至不怎么去想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即使澜雪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时常出入谢宅,他跟她却犹如陌生人一般。

    这是喜欢吗?他并不想喜欢上澜雪。

    “西南军区那几年,偶尔去看你,只是因为你哥哥的缘故,让你来帝都读书,甚至供你吃喝住,对你做的那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是没有心思与你计较。”谢惊蛰冷漠地说道。

    他不过是想麻痹自己喜欢李明月,刻意地纵容罢了,若是她足够聪明,有自知之明,就该趁着他还有点耐心的时候,好好把握住现有的东西,而不该痴心妄想不属于她的东西。

    如今他的耐心耗尽了。

    “等会自己去医院包扎伤口,去学校申请退学,给你一周的时间收拾行李离开帝都,往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的冷漠,说完转身就走。

    李明月失声痛哭起来,看着他冷酷决绝的背影,想也不想地就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眼底闪过嫉恨的火光,都是澜雪,若不是因为澜雪,谢惊蛰可能会养她一辈子,毕竟谢家不差钱,他还差她哥哥一条命呢。

    她就算死,也不要澜雪好过,不要她肚子里的孩子好过。

    李明月将照片发给澜雪,然后冷冷地打下一行字:“你嫁给谢惊蛰又怎么样,你快要生的时候,他都在我这里,他娶你,不过是把你当做一件摆设。”

    *

    澜雪不太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谢惊蛰的,记忆里,男人对她总是一副冷淡的模样,几乎从来不看她,目光看向遥远的方向,好像谜团,无法看透。

    结婚两年,她也想不起来,两人有多少温存的时光。

    她固执地喜欢这个男人,一意孤行地嫁给他,他是不是早就知道,她是容家的女儿?因为谢家愧对容家,所以心生不安,才会娶她吗?

    她双眼生疼,泪水滚落,看向面前的司迦南,沙哑地问道:“我是叫迦叶吗?”

    “对,容氏已经不能用了,往后你随我姓,叫做司迦叶。”司迦南双眼赤红,有些伤感地给她擦了擦眼泪,轻声说道,“司迦叶,司迦南,往后我们相依为命吧。”

    她点了点头,泪水滚落,就这样相依为命吧。

    陆野在外面敲着门,低低地说道:“夫人,时间差不多了。”

    司迦南站起身来,他的身份实在是过于敏感,出现在帝都,一旦被发现,会被军方直接派人枪毙。

    “迦叶,有哥哥在,你别怕,等我安排好,陆野就会带你离开这里。”司迦南说完,俯下身子,轻轻地抱了抱她。

    她点了点头,已经无法起身,低低地说道:“你走吧,谢惊蛰应该快回来了。”

    司迦南俊脸阴沉了几分,克制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室外重归一片沉寂。

    直到手机屏幕亮起来,李明月的信息进来,她看着照片上男人熟悉的背影,肚子一阵剧烈地疼痛,五脏六腑疼痛入骨。

    她打破桌子上的台灯,疼的话都说不出来,这些年有多爱这个男人,如今就有多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