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9章 双腿已残,余生漫漫漫长
    中东的极端分子潜入帝都,制造的这起袭击事件,伤亡惨重,其中波及最重的就是帝都煊赫名门谢家。

    谢家老太太晚年得到了一个金贵的小重孙,却失去了最疼爱的孙媳妇,谢家继承人身中四弹,昏迷不醒,老太太悲痛欲绝,第二天便亲自去见了谢惊蛰的上峰。

    随后帝都各局进行内部整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揪出了一条隐藏十多年的暗线,开始了内部清洗工作。

    这一次的肃清工作延续了整整三个月,抓了几十人,撤职十多余人,判刑数十人,除了潜逃在外的,基本算是一网打尽。

    一时之间,很是风声鹤唳。

    谢惊蛰脱离危险后,由于受伤过重,尤其是小腿部位的神经被子弹贯穿,导致瘫痪无法行走,必须做进一步的治疗才能有希望康复。

    然而少将大人,拒绝接受治疗。

    这段时间以来,老太太带着才三个月大的谢小泽几乎是吃住都在医院,好不容易盼到了孙子脱离危险,见他拒绝接受治疗,整个人丧失生存意志,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顿时老泪纵横。

    她以前只担心孙子不喜欢澜雪那孩子,可如今她倒是盼着孙子少喜欢一点,否则这漫漫人生路,该如何走下去。

    老太太是个对自己狠,对别人也狠的人,只是看着躺在病床上,瘦骨嶙峋,形容枯槁的孙子,见他全身都是伤痕便怎么都狠不下心来,只抱着三个月大的谢小泽到他床前,强颜欢笑道:“小泽今天一天都没有哭闹,很快就可以喊爸爸了。”

    老太太抱着软软的一小团,将他放在谢惊蛰的枕头边。

    三个月大的孩子,连坐都坐不稳,只能趴在枕头边。

    谢小泽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眼前消瘦的男人,白嫩的小手好奇地伸出去,一手拍在了对方的脸上,玩的不亦乐乎,然后过了数秒钟,终于感觉到小手疼,哇的一声哭出来。

    男人冷寂多日的目光终于有了一丝的波动,看着眼前小小糯糯的一团,由于实在是太小,看不出来长得像谁。

    自从脱离危险以来,谢惊蛰便没有开口说话,昏迷的这段时间,他的意识是一直清醒的,只是不愿意醒过来,

    自从八岁那年父母双亡,他便被迫一夜长大,撑起谢氏门阀,这十多年来,他将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了国家和谢家,一步步走到今日,可就算他成为了最年轻有为的陆军少将,谢家成为帝都名门之首,那又如何,换不回澜雪的命。

    他要这身前的虚名,要谢氏百年的荣华又有何用?

    曾经他看的比自己性命还重要的东西,如今让他莫名生厌,是他跟整个谢家害死了澜雪,他要以命去偿还。

    老太太见谢小泽哭的伤心,孙子一点反应都没有,顿时抱起这苦命的孩子,一边哄着谢小泽,一边说道:“好孩子,你没有妈妈,你爸爸又不疼爱你,没事,有太奶奶,太奶奶一定会将你养大,就像养大你爷爷,你爸爸那样。”

    男人五指紧紧地握起,看着那小小的一团,最终淡漠地别过眼去。

    霍离是傍晚的时候过来的,俊俏冷淡的男人清瘦了一些,身材颀长,因气候入冬,穿着藏青色的大衣,进了病房,看着数月不见,昔日俊美冷肃的少将,宛若垂暮老人,垂死病榻的模样,走过去,脱了大衣,取下手套,冷淡地说道:“今日我前来,是想争取你的同意。等你死后,等谢家老太太百年之后,我想收养谢小泽,将他抚养长大。”

    男人面无表情,毫无波动。霍离见状,微微眯眼,继续说道:“我知道澜雪死了,你觉得愧对她,一心求死,每日消极治疗,躺了三个月还如同废人一般。你以为你死了,欠下的罪孽便能还清了吗?”

    “她才二十岁,谢惊蛰,你就算死上一百次,你也还不清你犯下的罪孽。”霍离冷笑道,“你是我见过最懦弱的男人,她生前,你没有好好对她,她死后,你甚至看都不看一眼她的孩子,也许在旁人眼中,你是英雄,是少将,是谢家最出色的子弟,可在我这里,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忘恩负义的懦夫。

    你就该活的长长久久,每时每刻都活在悔恨和痛苦中,以此来偿还你身上的罪孽,否则你死后就连见她的资格都没有。”

    谢惊蛰茶色的眼眸微微一闪,撕裂般的痛楚犹如潮水一般冲击着五脏六腑,他死后没有资格去见她,他百死也无法偿还这样的罪孽,他是懦夫,他确实应该一生一世都活在煎熬和悔恨中。

    男人挣扎着起身,看向面前俊俏冷淡的霍离,几个月没有开口说话,声音沙哑破碎:“你说的对。”

    霍离见他眉眼间虽然痛苦,但是已经没有了死志,点了点头,冷淡地说道:“这两年,我一直在等她跟你离婚,可终究是没有等到。若是你有一日无法承受这样深重的罪恶和痛楚,懦弱地以死逃避,也不用担心身后事,她的孩子我会抚养长大,视他如己出,让他喊我爸爸,就当是我跟澜雪终于走到了一起。”

    霍离说完,便拿起外套和手套往外走,背影笔直僵硬。

    她死后,他醉生梦死一个月,最后想起她这些年为谢家做的一切,甚至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这才走这一趟,孩子不能没有父亲,谢家老太太不能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她爱这个男人多年,若是澜雪还在,也不希望谢惊蛰死掉的吧。

    霍离出了病房,看着外面漆黑的夜,俊俏的面容透出一丝的痛楚来,他已经决定回美国去,不再踏足这一片土地。

    这三年的美好时光,她的音容笑貌,就永远留在记忆里吧。愿她在天堂,一切安好。

    霍离离开之后,谢惊蛰呆坐病房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早,喊来医生,要了一副轮椅,双腿已残,他也不打算治疗,余生,慢慢偿还己身罪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