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0章小清欢,你是什么味道的?
    迦叶醒来看见的第一人就是清欢,彼时清欢还叫小乖,名字是司迦南取得,说是打劫一伙人贩子的时候,捡回来的,看着很乖巧的模样,跟个哑巴似的,就随口取了这个名字。

    金三角的气候实在是遭罪,又闷热又干燥,蚊虫还多,迦叶作为一个重伤患者,感觉自己的后背被闷出了一层的痱子,想翻身去挠一挠,小清欢都会苍白着小脸,紧张地摇头。

    事实上她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她记得很多事情,譬如司迦南是自己的哥哥,譬如这里是金三角,譬如她好像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常识性的问题她都很清楚,她甚至记得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可对于之前的生活却忘得一干二净。

    司迦南说她是被炸弹炸傻了,影响了智商,还是什么都不要想,躺着吃喝养病吧。

    对于这个长得俊美又邪气,还毒舌凶残的哥哥,迦叶只想说,注孤生。

    “小乖,有蚊子咬我。”迦叶眨着漂亮的桃花眼,看着坐在小木屋窗户前发呆的少女,然后想撒娇。

    这里是深山密林,附近有个小村庄,宁静,与世无争。司迦南留了一队人保护她,余下的就剩下小乖跟做饭的中年妇人,那妇人说话她听不懂,于是迦叶每天就想方设法地找小乖说话。

    坐在窗前地上,看着外面深浓的树影发呆的少女身子抖了一下,然后飞快地爬起来,找到防蚊虫的药沿着床的周边都洒了洒,然后又去点了一圈蚊香,看着这老式的驱蚊药,皱起眉尖,这里的生活条件真的好差,完全无比跟南洋相比。迦叶若是在南洋养伤,只怕早就能起身了。

    “清欢,我叫顾清欢。”清欢沙哑地说着自己的名字,怕她热,去取了湿毛巾过来,给她擦了擦脸和手脚。

    “人间有味是清欢。小清欢,那你是什么味道的?”迦叶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皮肤过于白皙,五官很是精致,就是太瘦了,神情也木然,没有什么悲喜,看起来她跟自己差不多大,可迦叶觉得小清欢经历的好像比她还多。

    “苦,苦的吧。”清欢想了想,有些结巴地说道。

    迦叶闻言噗嗤一笑,然后扯动了伤口,顿时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别,别笑,会疼。”清欢见她疼的红唇都白了,连忙认真地说道,迦叶的身体过于虚弱,碰一下都疼,更何况这一笑牵扯到了五脏六腑。

    迦叶疼的额头都冒出了汗,这副破败的身体感觉不像是她自己的,她连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疼,司迦南也没告诉她,是哪个王八羔子炸的她,她明明就是一个良民,没准是司迦南被仇家追杀,她被误伤了,一定是这样,这杀千刀的东西。

    “你说个故事给我听,不然我要疼死了。”迦叶有气无力地说道。

    “从前有个小女孩,住在小镇上,跟姥姥相依为命,后来有一天姥姥去世之后,她被妈妈接到了大城市,住到了一栋红房子里。”清欢不会说故事,见她都要疼晕过去了,连忙说道,“那栋红房子就像猛兽一样,会吃人,然后有一天它把小女孩一口吃掉了。”

    她说着说着,眼睛就有些红,她被那栋红房子吃掉了。

    迦叶听的目瞪口呆,这讲故事的能力真的不是幼儿园没毕业的水平吗?只是看她都要哭出来的模样,迦叶张了张口,有些放弃挣扎地说道:“然后那个小女孩就被红房子吐到深山老林里了?”

    清欢愣了一下,然后轻轻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吃掉了,好像没死。”

    迦叶:“……”

    过了半晌,一个重伤到不能动弹,一个情伤到封闭自我的两人,相视一笑,在这块被上帝遗忘的角落里,在被蚊虫咬的满头包的恶劣环境里,建下了深厚的革命友情。

    *

    夜色深浓,大雪簌簌地落下,打在窗户上,雪花从半开的窗户里飘进来,男人猛然从梦中惊醒,坐起身来,看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

    下雪了。北方的雪总是来得这样的猝不及防。

    男人起身,坐到轮椅上,然后按了按遥控,离开房间,坐在院子的廊下,看着簌簌的雪花。

    他在梦里梦见了八岁的澜雪,剪着齐齐的刘海,睁着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笑眯眯地跟在他的身后,甜甜糯糯地喊道:“小谢哥哥,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你好吗?”

    十三岁的少年耳垂有些红,不敢看她漂亮的小脸,有些恼怒地呵斥道:“你还小,知道什么是嫁人吗?”

    小姑娘翘起樱桃小嘴,娇气地说道:“我当然知道,我们班男同学都说长大了要娶我呢。我只嫁给你好不好?”

    少年一溜烟就跑了,往后一个月都住校没回来。

    男人坐在廊下,雪花一点点地落满肩头,直至天明。

    爽子第二天一早带着工具过来铲雪,见少将坐在廊下,身上落满了积雪,脸色冷漠且苍白,顿时脸色骤变,慌不迭地过来给他拍着肩头和身上的雪,感觉到男人浑身都冒着寒气,也不知道在雪中枯坐了多久,推着轮椅进了门,赶紧生炉子烤火。

    “少将,刚才西南军区那边传来消息说,金三角那边不太平,湿婆的地盘被人偷袭,一怒之下带人血洗了西边的临时联盟军阀,现在打的两败俱伤。”爽子也不敢提他坐在雪中的事情,只捡了军区那边的重要事情过来汇报。

    谢惊蛰一言不发。

    “少将,要不今年过年回谢宅过吧,小少爷现在都能喊爸爸了。没多久应该就能走路了。”

    男人依旧没有说话。

    爽子将火炉生起来,挪到他身边,硬着头皮说道:“夫人的葬礼是不是该办一下了?”

    时隔数月,牺牲的军人都被追为了烈士,下葬了,唯独夫人的事情少将就跟忘记了一般,老太太那边也不能提,可总不能一直不办吧。

    谢惊蛰高大的身子这才颤动了一下,许久,声音沙哑干涩地说道:“就雪天吧,她喜欢下雪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