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3章司家兄妹的底细查的如何了?
    谢小泽花了一个暑假做的是一幅手工画,两个大人牵着一个小小的笑的嘴巴都咧到耳后的宝宝。

    小少年才刚刚学绘画,许是有老师帮忙画的,在画布上先用彩铅勾勒出三个人的轮廓,然后头发衣服都是用花草拼上去的,不仅立体好看,还很有创意。

    “都是干花哟,妈咪的头发是用百合花花瓣拼成的,我的头发是青青绿草。”小少年一脸得意地说道。

    男人勾唇,常年不苟言笑的俊美面容微微露出一丝的情绪,头顶绿油油,这幅画得留着,等谢小泽同学长大了再展览出来。

    男人茶色的眼眸静静地看着上面的的女子,没有画出她的十分之一的美貌,这些年,午夜梦回的时候,他已经渐渐想起尘封在记忆里的点点滴滴,从她三岁开始到二十岁,岁月有多长,记忆便有多清晰。

    这些记忆被他深埋在心底,许是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她之于他会是一场劫难,这些年早早去军区,远离帝都,远离她,一直逃避着这段感情,害怕自己会走上母亲的老路,可后来他只是悔恨,拥有的日子太过短暂,余生的日子太过漫长。

    男人伸手取过这副手工画,低沉地说道:“我给你保存起来。”

    “可以放在电视上吗,妈咪要是看见了,没准就找到回家的路了。”谢小泽同学眨着乌黑的大眼睛问道。

    谢惊蛰粗粝的指腹摩挲着画,微微一顿,这些年不仅他沉湎在过去不肯清醒,谢小泽也一直坚信妈咪只是迷路了,早晚有一天会回来的。

    谢家也无人愿意纠正他的这个想法,于他们来说,孩子太小,很多伤痛过于沉重,他们来承受就好。

    “不能。”男人低低地说道,“你妈咪的所有东西都要好好地保存起来,别人看见了会抢走的。”

    哇塞。谢小泽掰着手指头,数了好几遍,这是老谢今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暑假作业拿过来,检查。”男人言简意赅地说道。

    爽子到小木屋的时候,就见少将大人正在认真地检查小少爷的暑假作业,九月份开学后,小少爷就要读五年级,连跳几级,难怪少将担心他会跟不上进度。

    爽子也不急,等少将检查完小少爷的作业,让谢小泽去改错题,这才笑眯眯地将少将需要的一些菜籽送进来。

    少将在小木屋后面,开垦了好几块地,专门用来种菜。

    爽子见缝插针地汇报着军区的一些事情,末了说道:“少将,我们可能找到了陆野的哥哥,听村民说,年前的时候,有个陌生的男人回到村子里,还修建一座墓。”

    谢惊蛰目光一凝,低沉地说道:“不是说失散多年,他要是陆野的哥哥,怎么会知道陆野的事情?”

    “陆野被追为烈士,登载在报纸上,也许是看见报纸看到的。”爽子也皱了皱眉说道,“不过也说不通,若是他知道陆野当兵了,怎么这些年都不联系呢?”

    “你去查一下。”男人俊脸微沉,当年陆野跟澜雪一起尸骨无存,当时不觉得,可这几年来,他内心的疑惑越来越深。

    凭借陆野的身手,完全可以等他进了仓库,两人联手对付那三个凶徒,为什么要提前动手?他手脚就算中枪,对付一个还是不成问题的,况且当年经过了两次的爆炸,一次爆炸就能尸骨无存,第二次的爆炸目的何在?

    陆野失散多年的哥哥出现,让谢惊蛰重新陷入了深思。事发之时,陆野一直潜伏,为什么要关闭军用通道,为什么一次都没有跟他们联系,甚至没有汇报仓库的任何情况。

    这些无法解开的疑问让他有种错觉,也许当年的爆炸一事另有隐情,也许澜雪一直还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

    “好的。”爽子点头说道,“还有一件事情,金三角的湿婆司迦南,近期进入了南洋地界,打算洗白。南洋军区那边压力倍增,希望能跟对方交涉,问清楚来意。”

    南洋一直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可以说是南边的门户,金三角的势力若是进入,会打破南洋的稳定局面,严重的话会引起军事纠纷。

    谢惊蛰对金三角的这个男人丝毫不陌生,近几年崛起,大放异彩,以铁腕手段将金三角的南边区域牢牢掌控在手里,手下有强悍的军队,而且难得是不沾惹人口拐.卖以及毒.品生意,唯一要说过界的就是跟欧洲来往密切,暗地里从事军火交易。

    若是说司迦南有什么弱点的话,便是他唯一的妹妹了,五年前,野萨军的残余部下跟几个军阀组成了临时联盟,暗中追杀了司迦南的妹妹司迦叶,随即司迦南带人进行了血腥报复,那一战以少胜多,真正的血流成河,彻底地将当地的军阀打怕了,南边区域听到湿婆的名头,就吓的腿软。

    此后司迦叶的名字也挂在了黑市赏金榜上,据说美得近乎妖孽,就是体弱多病,犹如罂粟一般。兄妹两人的名气极大,如今进入南洋地带,难怪南洋军区忧心忡忡。

    “交涉一下。”谢惊蛰淡淡地说道,“司家兄妹的底细一直查不出来吗?”

    “查过了,兄妹两比较低调,在金三角的时候几乎不以真面目示人,能接触到他们的都是心腹,司迦南还喜欢带青面獠牙的面具,更是加深了当地人对他的敬畏。

    司家兄妹身边有一个国际知名的骇客,所以这些年几乎没有一张照片流出来,不过他们既然去了南洋,没准厉少那边会知道一些他们的底细。”爽子说道。

    南洋是厉家太子爷厉沉暮的地盘,厉沉暮肯定对司家兄妹进行过调查。

    谢惊蛰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他如今只帮军区解决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南洋那边若是出了大事,厉沉暮肯定会第一个找他。只要司迦南在南洋安安分分的,他也并不想多管。

    男人挥手让他离开,按着轮椅,便去给谢小泽做晚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