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6章 她到底捡了什么人回来?
    谢惊蛰伤了手,不能做饭,迦叶便带着艾文跟谢小泽同学出去吃。

    男人看着两人带着蹦蹦跳跳的谢小泽走远了,脸色铁青一片,让爽子去调查一下这个艾文。

    爽子很快就传了艾文的资料过来,瑞士籍华人,家境殷实,算是当地的富裕家庭,无不良嗜好,背景清白无黑点,虽说跟帝都名门谢氏无法相提并论,但是胜在背景清白无黑点。

    “少将,老太太一直念叨着小少爷,您什么时候带夫人回帝都来”爽子乐呵地说道,“要是老太太知道夫人还好好的,不知道要怎么高兴呢。”

    谢惊蛰最近在想的都是这件事(情qing),南洋到底不是他的地盘,而且司迦南在南洋的势力也不小,他总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若是带迦叶回帝都,必然要隐藏她的过去,让她以司迦叶的(身shen)份过去。

    要是二婚的话,政审那关有些困难。男人想到司家兄妹的背景,英(挺ting)的眉峰皱了起来。

    “东欧那边的事(情qing)怎么样了”谢惊蛰问着司迦南的事(情qing)。

    “司迦南多年来一直从事黑市军火买卖,其中最大的军火供应商就是俄国的胡布,胡布与我们合作之后,去欧洲四处放烟雾弹,司迦南如今还以为胡布失踪,在四处调查呢。”爽子轻声汇报道,“意大利那一带关系错综复杂,应该能拖住司迦南一两个月的时间。”

    谢惊蛰点了点头,司迦南对谢家一直很仇视,他一回来,自己的(身shen)份定然要曝光,到时候就麻烦了。时间不多,看来得尽快解决了艾文这个麻烦,带着迦叶去帝都。

    “想办法把南洋那个医学研讨会调到别的地方去。”男人眯眼,冷冷地说道。

    如今研讨会还没开始,艾文是提前过来的,要是地址发生了变化,艾文自然没借口赖在南洋。

    “是。”爽子飞快地执行命令,当天就给南洋的医学研讨会调到了新加坡去了。正在跟迦叶叙旧吃饭,打算住迦叶家里的艾文接到通知时,顿时脸色就有些难看了,他是提前一天过来的,其他人明天都直飞新加坡,他也得启程去新加坡了。

    艾文被迫当晚住到了酒店,第二天赶飞机去新加坡。

    迦叶见状只能带着谢小泽同学回家喂绿龟。

    谢惊蛰见迦叶带着谢小泽回来,(阴yin)沉一晚上的心(情qing)瞬间就好了起来,慢腾腾地去厨房下面条吃饭了。

    “好端端的南洋医学研讨会怎么就改到新加坡去了”迦叶一边看着谢小泽同学喂乌龟,一边跟谢惊蛰说着话,“我还打算带艾文出海呢。”

    男人正在烹茶,手腕上的佛珠被取了下来放置在一边,一丝不苟地坐在新入的木质茶桌前,动作极为娴熟地烹茶,茶的清冽香气慢慢地弥散在客厅里。

    迦叶习惯了男人的沉默,见他动作行云流水般,煮的茶跟她们兄妹两的泡的茶完全不一样,看的有些呆。

    她跟司迦南对茶道不精,平(日ri)里喝茶抓一把茶叶,拿开水冲开得了,哪里见过这样繁复工序的制茶手法,迦叶突然觉得自己先前喝的怕不是假茶吧。

    “你这手法好特别呀。”迦叶的注意力很快就从艾文(身shen)上转到了谢惊蛰的(身shen)上。

    男人勾唇,低沉地说道“书上学来的,随便瞎捣鼓。”

    迦叶点了点头,难怪呢。虽说这男人大多时候看不透,但是也不会是权贵人家的吧,毕竟穷,还吃素,衣服就那么几(套tao)翻来覆去地穿。

    谢惊蛰将烹制好的茶推到她面前。

    “谢宝也要。”谢小泽同学闻到茶香,狗腿地蹭了过来,也不喂乌龟了,双眼亮晶晶地说道。

    他要跟爹地妈(咪mi)一起喝茶,有一家人的感觉,老谢只有心(情qing)好的时候才会烹茶呢。

    谢惊蛰给儿子也推了一杯茶,然后便垂眼闻着茶香,慢慢地品茶。将(情qing)敌解决掉,男人心(情qing)愉悦,常年不苟言笑的面容都透出一丝的柔和来,莫名的俊美。

    迦叶看到赏心悦目,也不知道为何,这个(身shen)上不是带着茶香就是带着檀香味道的男人跟她之前遇到的全都不一样,过得是苦行僧的生活,但是一言一行都透出难言的魅力,让人不自觉地忽视他双腿残废。

    迦叶突然对他早逝的妻子好奇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会嫁给他,这男人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喜怒哀乐的,夫妻生活还协调吗

    自从这对父子两住进来,她的生活有规律多了,也不无聊,失眠的次数也变少了,每天三餐正常,真是奇了怪了。

    “清明的时候,我打算带小泽回去扫墓,迦叶,你跟我们一起吗”男人见她漂亮的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莫名的有些坐不住,他是今早没有刮胡子吗,还是衣服不够整洁还是对他的(身shen)份怀疑了

    男人茶色的眼眸飞快地闪过一丝的暗光,怎么突然就放飞自我烹茶了呢,不过他也不想继续伪装下去了,不想继续当管家和厨子了。

    “清明节要到了”迦叶愣了一下,问道,“你们去哪里扫墓”

    “回老家呀,妈(咪mi),你跟我们一起吧。”谢小泽抬起小脑袋,两眼巴巴地看着迦叶,糯糯地说道,“老谢的小木屋很好看的,是老谢自己建的。这个季节,院子里的花都开满了。”

    “帝都近郊。”男人淡淡地说道,“这一次来南洋是看望一个老朋友,然后无意中你捡到了谢小泽,小泽认为你是他妈妈,就借住了下来。”

    男人的目光平和,面容俊美肃穆,明明还是同一个人,但是感觉又不太一样了。

    迦叶咬了咬红唇,目光有些变化,这人(身shen)上之前气息收敛,加上木讷,看起来呆呆傻傻的,但是如今不过气息稍稍外露,气质上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无法让人认为他是个土包子了。

    她貌似从来都没有问过谢惊蛰的(身shen)份,只知道他叫做老谢。所以她到底捡了什么人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