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1章 既然你想报恩,不如入赘我们冷家
    这两年多来,迦叶与清欢时常联系,但是两人都下意识地避开了有关谢家跟南洋的话题。

    迦叶也从不在谢惊蛰面前提起清欢的各种事(情qing),以免传到了厉沉暮的耳中。

    当年就知道这个男人薄(情qing),最后司迦南出事,这人到底是将清欢伤的彻彻底底,这几年来,她待在瑞士,清欢带着晞安生活在法国南部小镇,远离南洋,(日ri)子总算是过得安稳了些,只是她大约是知道清欢放不下另一个孩子,去帝都应该是听说那个孩子一直被寄养在帝都霍家吧。

    “清欢,你若是回帝都,提前跟我说,我也回去一趟。”

    “好。”清欢笑道。

    两人又说了一些话,便挂了电话。

    “迦叶。”男人坐在轮椅上,从室内出来,茶色的眼眸深邃如海,低沉地唤醒发呆的迦叶,说道,“晚上想吃什么?”

    迦叶回过神来,看着远处(日ri)薄西山,夕阳西下,飞快地应了一声,进屋。

    谢惊蛰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她揽到自己的怀里,深深地一吻,低沉地说道:“晚上吃中餐还是西餐?”

    迦叶被他一记深吻吻的面容薄红,含糊地说道:“都可以。”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越发会得寸进尺,从一开始的嘘寒问暖到牵手,亲吻,温水煮青蛙般,等她回过神来,两人关系已然十分的亲密。

    “今年过年,我们回帝都待一段时间,嗯?”男人揽着她的细腰不松手,低沉(诱you)惑地开口,“小泽一直很想你。”

    迦叶想起男人之前提了无数次的,带她回帝都谢家,她也许久没有见谢小泽了,一不留神就点了点头。

    也罢,回一趟帝都吧,找司迦南找了三年,也不急在这一时了。

    意大利佛罗伦萨

    欧式复古小别墅里,五十多岁的老管家疾步穿过客厅,进了小花园,看着坐在画架前的纤细少女,静候在一边,等她将早先画的山野图润色了一边,放下画笔,这才上前去,微笑道:“大小姐,您两年前在梵蒂冈救的那名男子已经醒了,想见您一面。”

    少女回头,露出一张清丽婉约的面容,很是诧异地打了一个手势,问道:“醒了?”

    “对,看来恢复的还不错,当年都以为必死无疑的,没有想到躺了这几年,居然醒了。”老管家也很是诧异,当初大小姐见他是东方人,这才施以援手,这两年多来,就跟植物人一样,养在疗养院里,没有想到前段时间护士过来说有醒转的迹象,这才多久,就真的醒了。

    冷(情qing)点了点头,继续打着手势说道:“等他养好(身shen)体就送他回国吧,若是他有心,就跟他结算一下这几年的治疗费,若是无心就算了。”

    冷(情qing)说完便起(身shen)进了屋。

    老管家见状,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自从大小姐不能说话,被流放到佛罗伦萨,这些年除了画画,就没有其他的(爱ai)好了,孤僻了这些年,好不容易救了一个外人,结果还是不愿意跟外界接触。

    老管家摇了摇头,然后开车去了一趟疗养院。

    到疗养院时,接待的女护士带着他进了病房,老管家见病(床chuang)上空无一人,愣了一下,问道:“那位先生呢?”

    “那位先生一早就醒了,刚才还在病房里的。”女护士也很是诧异地说道。

    说话间,只见俊美邪气的男人从浴室里出来,(身shen)上穿的还是疗养院的白色病服,面容消瘦,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慢慢地眯起,声音稍微沙哑地说道:“是老先生救了我吗,早上清醒过来,发现躺了几年,胡子都比头发长了。”

    司迦南才刮完胡子,这两年多一直躺在病(床chuang)上,靠营养液吊着一条命,面容异常的消瘦,就连肌(肉rou)都有些萎缩,他早上做了一(套tao)训练,才恢复了些许的力量。

    老管家这两年来也偶尔来缴纳疗养院的费用,然后来见一见这个倒霉催的男人,原本以为是上了年纪的中年人,毕竟当初救起来的时候,几乎全(身shen)都是伤也看不出样貌,后来外伤倒是养好了,一脸的胡子,如今这一番收拾才知道这男人相貌出奇的俊美,还带着一丝的邪气。

    “先生认错了,救先生的是我们家大小姐。大小姐说,等先生养好(身shen)体,我们再送先生回去。”老管家吃过的米也很是不少,见这个男人当年注(射she)毒素过多,命悬一线,都没死掉,这才醒,就能起(身shen)走动,不是一般人,言语间便带着几分的打量。

    司迦南见他果然像是富贵人家的管家,轻轻地皱起眉头,他醒来才知道自己躺了两年多,也查看了自己的病历,得知自己是被注(射she)了高纯度的毒素,再遭受枪击以及多处外伤。枪伤和外伤好的差不多,但是毒素却侵害了他的大脑中枢,造成了短暂(性xing)的失忆。

    他如今能记起的有限,记得仇人的脸和名字,记得自己有个妹妹,甚至记得自己来自金三角,但是其他的就很是模糊。不过凭着这些蛛丝马迹,他很快就能查清楚自己的出(身shen)来历。

    “多谢救命之恩,只是我现在能记起的事(情qing)有限,只怕还要叨扰一段时间。”司迦南微微一笑,“医生说,要完全恢复记忆,得体内的毒素完全清除才可以。大约需要半年的时间。”

    “你们救我一命,不知道需要我怎么报答?”男人收敛住周(身shen)的气息,露出人畜无害的温和笑容。

    老管家想到大小姐说的话,原本想说给个医药费算了,但是想到大小姐都被流放到意大利,那边居然还穷追不舍,想((操cao)cao)控大小姐的婚事,妄图谋夺夫人留下的遗产,再看眼前这俊美邪气的年轻人,头脑一(热re),说道:“既然你想报恩,那不如入赘到我们冷家,帮我们大小姐躲过一劫。先生放心,所谓入赘不过是掩人耳目,我们可以签署协议,支付先生高额的费用,先生只需要跟大小姐假扮夫妻即可,过几年,婚假自由,互不干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