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2章冷小姐,往后我就是你的未婚夫了
    司迦南闻言勾唇,桃花眼眯起,指了指自己,确认了一遍“入赘”这个提议很是有趣。

    老管家话一说出口,就有些懊恼,这件事(情qing)大小姐还没有同意呢。不过冷家那边已经在((逼))了。

    若是今年再没有合适的说辞,大小姐就真的要被迫嫁给龚美珍的侄子,到时候夫人留下来的遗产就要全部都落入到龚家的手里。

    绝对不能让大小姐嫁到龚家去,否则一定会被折磨死的,老管家想了想,咬牙说道“我们大小姐救了你一命,这些不用你来还,只需要你伪装成大小姐的未婚夫,熬过三年就好,若是你同意,我带你去见我们家大小姐。”

    老管家也没指望这随便救的男人能有多大的本事,现在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

    司迦南见老管家这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明明提议是他提的,却犹如看犯人一样地审视他,好似他能吃了他们家大小姐似的,司迦南对这位冷家的大小姐莫名地有了一点兴趣。

    “好呀。”男人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得先换一(套tao)衣服。你们捡到我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我(身shen)上的一些证件什么的”

    “有的,先生的东西我都寄存在医院的储物柜了,我去给你拿,顺便给你送一(套tao)衣服过来。”老管家见他同意,松了一口气。

    一个小时后,司迦南换上了一(套tao)西装,拿着老管家给他的透明袋子,翻看了一下里面的证件,几乎一眼就断定护照是假的,看来看去,只有银行卡,钥匙以及从他(身shen)体里取出来的子弹有些用处。

    男人垂眼所有所思,修长如玉的手指随(性xing)地捏了捏钥匙,瑞士银行保险柜的那自然是动不了了,银行卡应该是用护照上的名字办的,只是失踪了两年多,这卡也不能用。

    车子一路停靠在一栋欧式的小房子面前,老管家引着司迦南进去,轻声说道“先生稍等一下,我先去跟大小姐说一声。”

    司迦南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稍作休息,他的(身shen)体才刚刚恢复,这一番行动已经有些吃力,见老管家上楼,很快就跟着一位年轻纤细的女子下楼来,那女子长得极为清丽婉约,面容因常年不见阳光,有些苍白羸弱。

    男人微微眯眼,莫名觉得有些熟悉感。

    冷(情qing)下楼看着坐在沙发上面容过分清瘦,棱角分明,俊美的年轻男子,微微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他长的这么好看。

    她转(身shen)对管家摇了摇头,打着手势说道“冷家是是非之地,不能害无辜的人丧命,我不需要他帮忙。”

    老管家差点要老泪纵横,说道“大小姐,不能再拖了,再拖就要被迫嫁给龚斐了。”

    龚美珍的侄子龚斐是锦城远近闻名的花心大少,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靠着他姑母是冷家的夫人,这些年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戳脊梁骨的事(情qing),最后都由冷家来出面摆平,若是大小姐嫁给龚斐,这辈子就算完了。

    “我死也不会嫁给龚斐的,只是也不能将无辜的人卷进来。”冷(情qing)还是坚决摇了摇头。

    司迦南见她骨架纤细,容貌气质绝佳,居然不会说话,顿时眯了眯眼,救命恩人好似遇到了天大的麻烦,需要他去护花

    司迦南看着老管家都要哭出来的模样,勾唇一笑,(性xing)感邪气地开口说道“管家,我们来谈一下协议的事(情qing),高额费用就不用支付了,只是我这段时间的吃喝住行还要劳烦一下,冷小姐救我一命,我自然要感恩图报,帮她度过难关。”

    老管家喜出望外,看向司迦南,顿时就觉得这邪气的男人顺眼了点,正要点头,想到他之前受伤那么重,还是枪伤,又有些迟疑。

    司迦南作为心思诡谲的军阀头子,瞄一眼就知道老管家想的是什么,顿时笑得越发的温和,说道“管家不用担心我的(身shen)份,我在梵蒂冈有仇家,不代表我回国还有仇家,冷家的(情qing)况一般的人怕是镇不住,我差不多可以帮上忙。”

    老管家转念一想,也对,眼下没有人比这个男人更适合了,寻常人听到大小姐的(情qing)况,吓都吓跑了,这男人不仅没吓跑,还主要要求帮忙,况且他的(身shen)份可以随意地捏造。

    “好,那我们说下协议的细则。”老管家狠了狠心,点了点头。

    于是协议很快就定出来了,老管家还是有些慎重的,打算观望一年,如果将冷家跟龚家那边都糊弄了过去,而这个男人又确实靠得住,再写入赘协议也不迟,于是一开始制定的是恋(爱ai)协议。

    司迦南翻了翻协议的细则,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眯了起来,其实就是假装是冷(情qing)大小姐的男朋友,谈婚论嫁的那种,但是不能对冷(情qing)大小姐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时间期限是三年,三年后若是双方有意向,再定其他的协议。

    男人看向在一边急着跟老管家不断用手势沟通的冷家小姐,点了点头,微笑道“自我介绍一下,冷小姐,我是司迦南,往后我就是冷小姐的未婚夫了。”

    男人说出自己名字时,微微一愣,随即很快就释然了。

    冷(情qing)粉色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惊讶地看着这个被自己随手捡回来的男人,正要打手势摇头时,男人风流倜傥一笑,慢条斯理地说道“抱歉,我不懂手语和唇语,所以这件事(情qing)就这么决定了,我帮冷小姐度过这三年,还冷小姐的救命之恩。”

    老管家在一边不住地点头,说道“大小姐,就三年,这三年里,大小姐再找合适的人选,拖三年是三年啊。”

    冷(情qing)沉默了一下,眉眼间闪过一丝的愁绪,冷家的(情qing)况复杂,她又不能说话,母亲的遗产早晚有一(日ri)会落到继母的手里,何必拉无辜的人下水。

    昔(日ri)纵横黑白两道,人人闻风丧胆的军阀头子闻言微微眯眼,这主仆两人怎么这么佛系呢还找合适的人选,还拖三年是三年直接上前去干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