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0章他不过是拿你当替身罢了
    谢兰谢昭约见面的茶楼离谢家不算远,开车半个小时,是一家闹中取静的中式茶楼。

    跟谢惊蛰有亲密关系之后,迦叶对他前妻也有了一些的好奇,谢兰谢昭约她喝茶,必然是有事要说,她索(性xing)就支开了谢惊蛰,开车出来。

    侍从引着她进了茶楼,里面的格局跟帝都的建筑风格不太相同,更像南方的建筑风格,回廊极多,庭院三步一景,看起来空间极多,迦叶远远地就看见谢昭跟一个高大颀长的男子站在回廊的爬藤植物下聊天,走得近了,那男人突然回过头来,露出一张冷淡俊俏的面容,狭长的眼眸透出一丝不可置信的光芒来。

    “迦叶,你来了”谢昭顺着霍离的目光看到迦叶,连忙露出笑容,说道,“我们刚才还在聊你呢。”

    侍从将她引到这里便退下了。

    迦叶看着谢昭,淡笑道“我记得我们是第二次见面,聊我什么”

    谢昭沉默了一下,然后笑着介绍(身shen)边的霍离,说道“迦叶,这是霍家的四少霍离。”

    霍离看着她熟悉的眉眼,屏住呼吸,直到谢昭推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略略沙哑地说道“对不起,事先没说就冒昧前来了,我是霍离,听谢昭说,你跟澜雪长得很像,我过来看看。”

    澜雪迦叶垂眼,淡淡地说道“你们说的是谢惊蛰的前妻”

    霍离看了看茶楼里的冬(日ri)景致,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进去谈。”

    谢兰在(春chun)花秋月厅,见他们进来,关上木质的推拉门,给他们泡制清茶,看了一眼霍离,没说话。

    几人坐下来,迦叶看着三人齐刷刷地盯着她看,顿时有些尴尬,笑道“我跟谢惊蛰的前妻长得真的那么像”

    “几乎是一模一样。”谢兰谢昭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

    迦叶轻轻皱起了眉尖,没有说自己失忆的事(情qing),事实上谢小泽当初就是因为错认了她,她跟谢惊蛰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qing)。只是她却从未想过自己会跟澜雪是同一个人,毕竟一个是军区的少将夫人,一个是金三角挣扎求生的军阀头子的妹妹。

    司迦南说她之所以受那么重的伤是因为被仇敌报复,房子爆炸所致。

    迦叶垂眼,黑白分明的桃花眼闪过一丝的冷淡,若是军区的少将夫人流落到了金三角,挣扎在生死线上,这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qing)吗

    “你们可能是认错了人,我从小生活在金三角一带,没有来过帝都。”迦叶丝毫不隐瞒自己的(身shen)份,顺便借此试探这三人的来意是好还是坏,“黑市赏金榜上有我的悬赏,一查便知。”

    谢家姐妹跟霍离都大吃一惊。

    霍离自从进了包间就一直沉默不语,细细地观察着她的言行举止,发现她确实跟自己印象中的澜雪不太一样。澜雪作为谢家的孙媳,当时代表着谢家,处事很是八面玲珑,而司迦叶则不同,她要更为肆意洒脱些,甚至一开始就摆出了自己黑道的(身shen)份。

    “可是你也有可能是后来才去的金三角呀,天底下怎么会有长得这么相像的两个人。”谢兰不相信地反驳道。

    “不知道你们口中的澜雪家世背景是什么,因何亡故的”

    “澜雪是帝都澜家的小女儿,澜家从小对她不太好,澜雪跟澜家脱离了关系后被谢(奶nai)(奶nai)接到了谢家,后来便嫁给了我堂哥,嫁给我堂哥两年后,生下小泽因一场意外亡故的。”

    迦叶微微一笑,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这么说,我跟她就不是同一个人,我从小生活在金三角,我并非是孤女,我有哥哥。而且澜雪作为少将夫人,她的死亡通知书应该是再三核查无误才会下的。”

    若她是澜雪,司迦南简直就变成了bug的存在。他们是血脉相融的兄妹,司迦南在金三角腥风血雨多年,她怎么可能是澜雪呢

    “你哥哥就是金三角令人闻风丧胆的司迦南”霍离沉默许久,突然出声问道。霍离来之前就调查过迦叶的背景,不仅查到了司迦南这些年的事迹,而且查到了迦叶的事迹,最重要的是,在澜雪出事之前,司迦叶就出现过了,若不是有两人同时存在的证据,他真的会以为她就是澜雪。

    迦叶点了点头,见三人齐齐地沉默,气氛有些沉稳,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来这三人没有什么恶意。

    “谢惊蛰不是良配,不论你是澜雪,还是司迦叶,谢惊蛰都配不上你。”霍离低低地叹了一口气,突然冷冷地开口,惊得谢家姐妹两面面相觑。

    迦叶对眼前这个冷淡俊俏的男人第一面感观极好,莫名有些亲近感,见他这么说,也不生气,只问道“你很讨厌谢惊蛰”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霍家也是帝都名门,霍谢两家不是交(情qing)不错嘛,厉沉暮还是霍家的外孙呢。

    “谈不上讨厌,当年澜雪的死,谢惊蛰要付百分之八十的责任,若你不是澜雪,谢惊蛰跟你在一起,也不过是把你当替(身shen),若你是澜雪,你就更不应该跟害死自己的人在一起。”霍离平静地说道,“谢惊蛰在你面前是不是从来不提他前妻的事(情qing)因为他没脸提。他以为瘫痪了这几年,就算还了之前的债了一条人命,他这辈子都还不清。”

    谢昭轻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地拉住了霍离,让他不要再说了。若是被堂哥知道她们约了迦叶出来,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qing),那就惨了。谢昭想想浑(身shen)都冒冷汗。

    “霍四,你别说了,当年的事(情qing)也怪不到堂哥头上。”谢兰小声地说道。

    迦叶脸色微变,霍离的话里意思,谢惊蛰要么害死了她,要么把她当做替(身shen),他们口中的谢惊蛰还是她认识的谢惊蛰吗

    霍离被谢家姐妹拉住,看了看迦叶,深呼吸,垂眼喝了一口茶,落寞伤痛地说道“当年澜雪要跟他离婚,我等了两年终于等到了那一(日ri),可后来什么都变了。”

    迦叶浑(身shen)一震,看着眉眼皆是伤(情qing)的男人,突然就明白了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