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 迦叶不好听,那喊你宝宝?
    因两人商量好了,过了初八就回瑞士去,老太太得知了之后,虽然有些不舍他们去那么远的地方,但是比起孙子这些年避世不出生活在小木屋好。

    老太太见他跟迦叶两人现在同进同出,也很是欣慰,早早的就跟赵嫂装了好些酱菜、辣椒酱等国外没有的东西,然后又喊了谢惊蛰去谈话。

    迦叶见他们谈话一时半会是谈不完,跟谢小泽玩了一会儿,便回房睡觉去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男人上了(床chuang),(身shen)上还带着刚刚沐浴完的清新气息,上来就(热re)(情qing)地吻住了她。

    自从除夕那一次之后,两人就没有在发生关系,都是盖着被子纯聊天,下午的时候因为迦叶说的那些话,谢惊蛰到现在(身shen)子都还有些火(热re),不自觉地就动了(欲yu)念。

    就好似在沙漠中行走快要渴死的旅人,骤然发现了前方的绿洲,他只能紧紧地拥住她,感受她的存在,驱散这些年那些孤独冰寒的夜晚。

    迦叶被他吻醒,见他(情qing)难自(禁jin)的模样,还未说话,便感受到男人(热re)(情qing)如火地进来了,不(禁jin)猛然瞪大了眼睛,嘤咛了一声,这一次她明显感觉这次男人似乎有些不一样。

    他上次不这样急躁的,这样雷厉风行的鞭挞倒是很符合他的(性xing)格。

    “迦叶,迦叶~”他低沉粗哑地喊着她的名字,一遍遍犹如魔咒一般在她耳边响起。

    迦叶被他念的羞耻感爆棚,加上(身shen)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酸涩感以及难言的愉悦感涌上心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许久她才缓过神来,嗔怒地说道:“谢惊蛰,你别喊了。”

    “不好听吗,那换个?”男人(身shen)体正是紧要的关头,声音粗哑的厉害,汗水从俊美冷毅的面容上滴落,男人半是欢愉半是痛苦,以为她恼了,他以前怕唐突她,引起她的反感,他甚至连亲昵的称呼都没有给她取过。

    “迦宝?”男人低沉地问道,炙(热re)的吻落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动作没有停,唯独声音缠绵低沉,“宝宝?叶宝?迦儿?”

    男人一口气说了不下十个名字,迦叶咬牙切齿,断断续续地说道:“你,喜欢,就好。”

    这一番折腾到了后半夜才睡着。

    迦叶简直不能想象,一个常年瘫痪的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厉害?她感觉腰都要断了。

    第二天一早,迦叶就有些精神不济,谢惊蛰见状,有些懊恼,想到她(身shen)体去年才做完最后一次手术,要常年养着,往后还是得克制一些,然后得给她补(身shen)体。

    往后几天,男人都是(春chun)风得意的,待人待事都很是和风细雨,回瑞士前夕,霍离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约他出来见面。

    谢惊蛰想到初四那(日ri),霍离居然背着他见迦叶,心里便有了几分的怒意,沉思着他马上要带迦叶回瑞士,而且当年司迦南为了帮迦叶做一个天衣无缝的(身shen)份,提前做了不少的准备,军区可以查到,不代表霍离能查到。这男人待在帝都始终是碍眼,还是打发去美国的好。

    谢惊蛰这一想,便同意了。

    两人也没有约地点,谢惊蛰去霍家,顺便去看下厉沉暮和厉嘉宝,这一次他去瑞士,大约要等司迦南那边有了消息或者他跟司迦叶的婚事定下了,才会回来。

    厉嘉宝一整个(春chun)节都待在霍家,过了除夕,长了一岁的厉嘉宝,小脸蛋越发的精致可(爱ai),只是个子丝毫不长,谢惊蛰到了霍家就看见穿着小碎花的裙子,外面(套tao)着雪白的毛茸茸外(套tao)的厉嘉宝,在廊下给自己的小兔子穿衣服。

    “爹地,谢叔叔来啦~”

    厉嘉宝看见她,冲着他甜甜一笑,就抱着自己的小兔子哒哒哒地跑去找厉沉暮。

    谢惊蛰到了霍家,先去见霍家老太太,礼节(性xing)地拜年,然后才跟厉沉暮走到院子里,闲散地聊着家常。

    “你这个女儿是真的乖巧可(爱ai)。”谢惊蛰近年来是越来越喜欢女孩子,尤其见到了老厉养的这个小女儿,又甜又美,更是心痒难耐想自己也生一个。

    厉嘉宝又乖又可(爱ai)?厉沉暮挑眉,看着坐在小凳子上安安静静给小兔子换衣服的厉嘉宝,老谢可能只看到了她天使的一面,没看见她恶魔的一面。

    “就算是你跟司迦叶想生,怕也是生不出我女儿这样的了。”司迦叶那种(性xing)格,嫉恶如仇,生的女儿怕也是跟她一个(性xing)格,哪里会像顾清欢那样安静。

    英俊矜贵的男人微微皱眉,将那个名字从脑海中剔除出去,淡淡地说道:“霍四来探过我的口风了,似乎觉得司迦叶就是你前妻。”

    厉沉暮是霍家的外孙,霍离是霍家三房的孙子,霍离会问厉沉暮,很正常。

    “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qing)。”谢惊蛰也很是头疼,霍四当年就无孔不入,现在发现澜雪没死,怕不会继续默默守护了,会横刀夺(爱ai)了,不然也不会约他见面,偏偏谢家跟容家还有一桩陈年旧案在。

    谢惊蛰有种岌岌可危的感觉。

    “只要脑子不傻,都能猜的出来,你就算是继续哄骗霍四,他也未必放手,老太太说小四比较犟。”厉沉暮勾唇冷笑,他如今才知道原来不仅老谢栽在了那女人手里,霍四也栽了进去,难怪老太太之前说,小四那孩子恐是受了(情qing)伤才回的美国。

    霍离从小生活在美国,他也鲜少回帝都,是以两人虽然都算是亲戚,但是几乎没有来往。

    这些年他倒是错过了帝都不少的好戏。

    “其实纸是包不住火的,我发现他们兄妹的那天起就有了心理准备,这几年算是偷来的欢愉时光。我会跟霍四说清楚,只是你这边,打算一直一个人带着厉嘉宝过吗?”谢惊蛰低沉地说道,手腕上的佛珠被磨蹭的幽深发亮。

    谢惊蛰如今生活美好,尤其(性xing)生活和谐,不自觉地就((操cao)cao)心起了老厉的事(情qing)来。

    厉沉暮见他眉眼间掩不住的(春chun)风得意,觉得怎么就那么碍眼呢,所以今天来见霍四是假,是来他面前秀恩(爱ai)的?

    厉沉暮勾唇冷笑。他的离婚协议书没签呢。老谢一个鳏夫,敢在他面前秀恩(爱ai)?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