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3章 你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跟我说话
    厉沉暮英俊冷峻的面容垂下来,看了一眼粉嘟嘟的小女儿,沉声喊道:“厉嘉宝,带着你的兔子回家了。”

    厉嘉宝抬起漂亮的小脸蛋,乌黑的大眼睛猛然睁圆了,跑过来拽着男人的裤腿撒(娇jiao)道:“爹地,我想住太姥姥家。”

    “都不要家了?”男人狭长幽深的凤眼眯起。

    “爹地也住太姥姥家嘛,反正家里又没有妈(咪mi)。”厉嘉宝翘起粉嘟嘟的小嘴巴,小声地说道。

    被兄弟以及小女儿同时插刀的厉先生瞬间觉得世界不太美好了,冷哼了一声,说道:“明天就给你找个新妈(咪mi)。”

    厉嘉宝乌黑的大眼睛看了看坏爹地,掰起手指头,说道:“爹地,你这话说了7,8,9,10次了。”

    谢惊蛰在一边看的眉眼含笑,低沉地笑出声来,弯下腰,摸了摸小姑娘乌黑的小脑袋,对着厉沉暮笑道:“等你结婚,酒水钱我来出。”

    “谢少将,你这十多年来的工资可能不够我请十桌的酒水钱。”厉沉暮嫌弃地说道,牵着厉嘉宝就回家去。

    谢惊蛰也不恼,看着修长峻拔的男人牵着小姑娘回家,最后由于厉嘉宝实在是太矮,男人只能弯腰将她抱起来,坐在了肩头上。

    小姑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甜甜糯糯地说道:“爹地,我可以找妈(咪mi),不找新妈(咪mi)吗?”

    声音渐行渐远。

    谢惊蛰唇角的笑容久久未散,曾经沧海难为水,等老厉幡然悔悟的时候,想追回顾清欢的时候,可能要披荆斩棘了。好在他幡然悔悟的早。

    谢惊蛰收回目光时,就见霍离不知道何时站在廊下,男人还是如七年前一般,冷淡俊俏,(身shen)材颀长,给人儒雅温和的感觉,如同出(身shen)高贵的绅士。

    谢惊蛰自己是军区出(身shen)的,枪林弹雨里攒军功一路走到今(日ri),跟这种学术界狂人走的是截然不同的路,不过他内心很是防备,很多女人都是喜欢这种温文尔雅的小白脸的。

    霍离走过来,看着他的双腿,冷淡地说道:“听说谢少将这几年都在瑞士治疗双腿,还没有好吗?”

    “快了。”谢惊蛰点了点头说道。

    “初四那一(日ri)我见到了澜雪。”霍离声音冷了几分,看向谢惊蛰,“谢少将难道要告诉我,她跟澜雪是毫无干系的两个人?”

    “既然你见过了她,就知道她根本就不认识你。迦叶即将成为我的妻子,霍四你还是不要执迷不悟的好。”谢惊蛰脸色冷肃了几分,沉沉地警告道。

    “当年澜雪调查你的时候,曾带我见过一位郝叔,这位郝叔在帝都开了一家菜馆,这些年无故失踪,有人曾在金三角一带见过他。”霍四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说道,“司迦叶的哥哥司迦南从金三角起家,谢少将怎么不说澜雪当年意外之后,并没有死,而是受伤失忆,被他哥哥接走了?”

    “明明就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你们谢家却不敢承认,既然不承认,谢少将为何又要娶她,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霍离目光犀利地看着谢惊蛰,步步紧((逼)),从一个郝叔入手,调查到了金三角,再由此推测出全部的事(情qing)。

    作为理工男,这份缜密的心思以及无敌的逻辑世间少有。

    谢惊蛰脸色有些难看,没有想到霍离居然知道那位郝叔的存在,想到当年澜雪对他毫不避讳,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qing),霍离居然知道,瞬间警铃大震,若是澜雪恢复了记忆,会不会跟霍离在一起,他们当初是那样信任彼此,信任到他嫉妒。

    这个念头犹如毒蛇般盘踞在男人的心口,谢惊蛰茶色的眼眸微微赤红,声音沙哑低沉:“霍四,我不管你从哪里道听途说,司迦叶只是司迦叶,我们即将结婚,你做事之前好好想想霍谢两家几十年的交(情qing)。”

    谢惊蛰说完便不再久留,转(身shen)按着轮椅离开,带迦叶去瑞士刻不容缓。

    霍离见他声色俱厉,也没有什么反应,冷淡地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唯独紧握的掌心渗出点点猩红来,谢惊蛰以为这种事(情qing)能瞒天过海吗,当年澜雪已经决定跟他决裂,他这种行为就是骗婚,不仅骗婚,他还隐瞒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个秘密导致他连承认司迦叶是澜雪的事实都不敢承认。

    霍离冷冷地注视着男人消失的背影,他会帮澜雪找回失去的记忆,拨乱反正。

    迦叶在家里收拾最后的行李,好在谢小泽如今长大了不怎么黏人,而且自从去军区受虐之后,就彻底地迷上了机械以及各种体能训练。

    迦叶也提过带他去瑞士读书,谢小泽同学虽然想跟妈(咪mi)一起生活,但是想到军区那些可(爱ai)的叔叔们,瞬间就犹豫了,尤其在见到老谢不悦的眼神之后,瞬间就坚定了立场,决定留下来陪太(奶nai)(奶nai)。

    等他长大了,能打得过老谢的时候,哼,他陪妈(咪mi),老谢留下来陪太(奶nai)(奶nai)。

    迦叶寻思着谢小泽留下来陪老太太也好,等她找到司迦南,她也会回国定居的。

    谢惊蛰回来之后一直沉默寡言,(情qing)绪隐隐低落,迦叶见他出去一趟,回来一脸郁闷,挑了挑眉,大约男人每个月也会有几天(情qing)绪低落的时候吧。

    迦叶便没去管他,分别在即,不仅要跟老太太谈心,还要安抚谢小泽同学,还要收拾打包各种行李,谁有时间安慰他一个管着军区的大老爷们。

    等谢惊蛰一个人郁闷了大半天,到了深夜,见迦叶才回房间,对他视若无睹之后,男人越发心塞,伸手攫住她的手腕,沉沉地说道:“你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跟我说话。”

    “那你怎么不找我说话呢?”迦叶被气笑了,看着他冷毅的面容,弯腰亲了他一口,笑道,“乖,姐姐还要去收拾行李。”

    男人被她猝不及防亲了一口,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一把揽住她的腰,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沙哑地说道:“别收拾了,到了那边全部重新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