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4章吃醋?所以让她腰酸背痛下不了床?
    迦叶被他拉坐在腿上,翘(臀tun)不自觉地就挪了下,不想压着他的腿,他如今好不容易双腿有了知觉,别被她压坏了。

    “你别闹了,明天还要赶飞机。”迦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一反常态的黏人,弯眼笑道。

    谢惊蛰钢铁一般的铁臂圈着她的细腰,不让她动,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感受着她柔软的(身shen)子,细细的呼吸声以及熟悉的香气。

    是他的,她是他的,她在他怀里,哪里也没去。那些年感(情qing)压抑到了极致,骗过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他如今不想再压抑。

    男人一言不发地抱着她。

    迦叶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低低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qing),嗯”

    “没事,就是想抱抱你。”男人低低哑哑地说道。

    迦叶没有办法,便陪着他说着话,最后行李也没有收拾,迷迷糊糊地说睡着了。

    第二天兵荒马乱地赶飞机,到了瑞士之后,又忙了一天才算是安顿了下来。

    谢惊蛰原本以为到了瑞士便能高枕无忧,一个月后,迦叶养的两只布偶猫走失了,迦叶急的上火的时候,霍离将两只小(奶nai)猫送回来,彬彬有礼地笑道“我就住隔壁,我有兽医证,以后这两只小猫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迦叶瞬间就喜出望外,异国他乡看见熟人不说,还救了她的两只猫,还是兽医,瞬间就对霍离好感值不断往上升。

    谢惊蛰瞬间就脸黑如铁,恨不能将轮椅扶手都捏坏了。

    兽医证这做的是假证还是临时考的一个月时间就买房考证准备这些,这是打算打持久战了

    霍离送来两只小(奶nai)猫,便微笑得体地离开了,没有多留,只是后面便隔三差五地偶遇了。

    两个大男人明里暗里也不知道斗了多少次,只是一个是谢家人,一个是霍家人,为了两家的和谐,没有斗的太厉害。于是迦叶发现,每次她跟隔壁的霍四交流完养猫的心得之后,回家必定要被男人做的下不了(床chuang)。

    几番之后,迦叶也看出不对劲了,吃醋所以让她腰酸背痛下不了(床chuang),必须喊他好哥哥才能放过她

    嗯,关小黑屋,坐冷板凳,福利全免。

    就这样(日ri)子过得飞快,直到九月,清欢以交换生的(身shen)份去帝都语言学校读书,带着4岁的顾安回到帝都,迦叶就有些坐不住了。

    谢惊蛰的腿治了三年,能拄着拐杖走路,但是不能长久走,司迦南至今毫无音讯,隔壁的霍四在瑞士的一家大学任教,倒追上门的小姑娘络绎不绝,连带着还有见到谢惊蛰,倒追谢惊蛰的。

    迦叶简直是烦透了,窝在房间里跟清欢视频通话,看着她新租的四合院子。

    “这院子住了好几户人家,环境不太好。”迦叶看了一圈,直摇头。

    “先凑合住,等遇到合适的房子再搬。主要现在安没有找到接收的幼儿园,想住的离幼儿园近一点,接送也方便。”清欢笑道。

    一边看书的顾安听到妈(咪mi)说自己的名字,耳朵一动,结果发现没自己什么事(情qing),就继续埋头看书了。

    看的迦叶跟清欢都笑起来。

    “你们家安真是招人疼,这以后妥妥的是学霸。”迦叶趴在(床chuang)上笑道。

    “就是太(爱ai)看书了,不怎么活泼,我还担心呢。”清欢笑道,常年寡淡苍白的面容因提到孩子,也露出几分的笑意。

    “还是斯文点好,太调皮了你搞不定他。”

    “谢惊蛰的腿还没治好吗”清欢见她这都瑞士呆了三年了,不(禁jin)有些奇怪。

    “管他好没好,你都回去了,我也要回去看我干儿子了,让老谢自己一个人留在瑞士治疗吧。”迦叶冷哼了一声,最近男人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劲了。看看隔壁的霍四,温和尔雅又博学,从来都是进退有度的,做朋友很是舒服,再看看他,不是沉着脸,就是(床chuang)上索取无度,迦叶都懒得提他。

    “你们两,这也拖了好几年了,要是合适就结婚好好过(日ri)子,若是不合适就早些分开,免得以后痛苦。”清欢摇头笑道。迦叶这(性xing)子对闺蜜还好,喜欢撒(娇jiao),但是对男人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就是说一不二的女王,谢惊蛰堂堂一个帝都少将,没名没分地追了她三年,也算是诚心诚意了。

    清欢对谢惊蛰的印象极好,只是想到迦叶失去的记忆还是隐隐有些担心。

    “你最近都没有在做梦,梦到过去的事(情qing)吗”

    “刚开始到瑞士的时候,做了几次噩梦,没记清是什么内容,后来便基本不做噩梦了。”迦叶说着,小脸就有些发烫,每天半夜都要折腾到很晚睡,累都累死了,哪里有时间做梦。

    谢惊蛰那么精力旺盛的一个人,怎么腿就是好不了呢迦叶严重怀疑他的所有力气都花在(床chuang)事上了。

    “我也问过之前的主治医师艾文,说抑制神经的药吃的时间有些久,只能慢慢恢复,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几十年。你带着安回帝都我不太放心,我定好机票了,这两天就飞帝都。”迦叶说道。

    清欢带着顾安孤儿寡母的,要是被厉沉暮那渣男发现了,定然又是一番风波,她得回去看着。

    “我这边已经安顿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们。”清欢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司迦南的消息,这几年,两人渐渐不再提司迦南,越是在意的,有时候藏得越深。

    两人说着话,便听到敲门声,谢惊蛰推门进来,见她跟顾清欢在视频通话,薄唇微抿没有说话。

    迦叶看到他神(情qing)带着一丝的焦灼,连忙跟清欢说了两句话就挂断了,问道“这么了”

    “昨天下午,有人在意大利疑似见过司迦南。”谢惊蛰沉声说道。

    迦叶手里的手机猛然掉在地板上,脸色骤变,(身shen)子隐隐轻颤起来,司迦南真的是司迦南吗

    “迦叶,你别慌,我已经定好了机票,我们马上飞意大利,海关那边我也邀请他们协助调查了,只要司迦南人在意大利,就一定能找到。”谢惊蛰握住她不断轻颤的手,低沉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