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6章 谢惊蛰不仅有前妻,还养了一个白月光?
    数月前,霍离动用霍家的人脉查到金三角郝叔的时候,金三角那边就有人跟他接触了,拜托他来瑞士照顾迦叶。

    不久前霍离才知道,对方就是迦叶的亲哥哥,金三角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军阀头子司迦南。

    至此他真正确定了迦叶就是澜雪,对方得知他跟澜雪的过往,这才让他来牵制谢惊蛰。霍离从小就是高智商天才,瞬间就从蛛丝马迹中推算出了司家跟谢家之间怕是有恩怨的。

    且不说澜雪为什么会变成司迦叶,司迦南对谢惊蛰的防备心理,以及明明安然无恙却一直隐而未现,足以说明太多的问题。

    霍离握紧电话,许久低低地问道:“我不管你要做什么,别伤害迦叶。”

    司迦南在电话里淡淡地应了一声,说道:“我努力了十多年,才让她成为了司迦叶,不会舍得伤害她。霍离,你这样痴情又傻的男人,不多了。”

    霍离微微一笑,笑容微微苦涩,淡淡地叹气说道:“有情可痴,亦是福气。”

    男人挂了电话,便去照看两只布偶猫。

    迦叶回到家,便累的不行,洗了澡,头发都没擦干,就趴在床上不想动了。

    谢惊蛰处理完一些公务,进来时就见她头发都没有吹干就睡觉,俊美冷毅的面容顿时一阵无奈,取了干毛巾来,给她擦着湿发,怕吵醒她,也不敢用吹风机。

    迦叶的头发是最敏感的,每次男人摸她的脑袋,她就算是再生气,也会瞬间柔软下来,此时被他擦着头发,男人粗粝的指腹穿梭在发间,弄得她心柔软的一塌糊涂,闭着眼睛,撒娇地喊道:“木头,你给我按摩一下嘛。”

    谢惊蛰近来心神不宁,对她的掌控欲隐隐更强,就算知道司迦南在意大利,也没有真正的动用手上的权力去调查,国内外的很多消息也都对她闭口不提,不过是借着治疗双腿以及寻找司迦南的借口,跟她过二人世界罢了。

    男人垂眼,缓慢柔和地给她擦着头发,然后轻轻地帮她按摩酸涩的肩膀。

    迦叶被他捏的舒服,不自觉地将脸蹭了蹭柔软的枕头,撒娇地笑道:“木头,你真好。”

    男人指尖动作一停,按住她纤细的肩头,茶色的眼眸暗了下来,低沉引诱地说道:“嫁给我,以后每天都给你按摩。”

    迦叶轻笑了一声,谢木头是真傻,就算她不嫁给他,他还是每天给她按摩。

    谢惊蛰见她闭着眼睛哼哼地不说话,假装睡觉,便有些头疼了,总不能绑着去结婚。这半年多来,几乎是每个月都要求婚,每次都被她装傻糊弄了过去,偶尔一两次在床上哄骗她同意了,第二天就翻脸不认了。

    对此,正直的谢少将毫无办法。

    谢惊蛰将她头发擦干,等她真正的睡熟之后,这才去沐浴,然后毫无困意,思来想去,心里沉甸甸的,郁闷的厉害,便打电话给厉沉暮。

    谢惊蛰不过是尝试打个电话,毕竟国内时间快7个小时,这个点,天还没亮呢。

    厉沉暮破天荒地接了电话,不过语气不太好,懒洋洋地冷笑道:“怎么,今晚没有性生活?舍得给我打电话?”

    谢惊蛰被他噎住了,老厉这个人是很能撩的,尤其是常年待国外,思想很是开放。

    “你怎么醒这么早,不会一夜没睡吧?”谢惊蛰皱眉说道,完全不知道一语中的。

    厉沉暮很是无语,他不过是失眠而已,近来,厉嘉宝可骄傲了,毕竟做为一只聪明勇敢的小蝌蚪,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妈咪,足够她骄傲整整一年了。

    顾清欢带着晞安回到了帝都,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跟女儿培养感情,然后再跟陆家老二陆庭息亲亲我我的,厉沉暮一方面见女儿背叛他,一方面见前妻寻找第二春,很是心烦,一不小心就失眠了。不过这些是不会告诉老谢的。

    “我起来冬泳,锻炼身体,懂?你该不是被司迦叶踢下床了吧。”厉沉暮眯起狭长幽深的凤眼,起身去看睡熟的厉嘉宝,将小姑娘蹬出被子的小脚丫子塞回去,将她嘴边的口水擦干净,然后看着俯身亲了一下小姑娘。

    “我近期要回帝都,这一次大概要领证了。”求婚被拒绝无视无数次的少将大人厚着脸色,微笑地说道。

    厉沉暮瞬间就脸黑了,“啪”的一声挂了电话。他头上绿油油,老谢还来炫耀他要领证?

    谢惊蛰见他挂了电话,心里终于舒坦了点,感觉可以睡得着了,嗯,睡醒之后再继续求婚。

    结果睡醒之后,两人就直接冷战了,冷战的原因不过是迦叶早上起来误接了谢惊蛰的电话。

    爽子在电话里急咧咧地说道:“少将,不好了,李明月失踪了,她有可能会去找迦叶小姐。”

    迦叶早上起来,睡得比较懵,她的手机铃声跟谢惊蛰的特意弄成一模一样的,情侣铃声,谢惊蛰早起不再,她被电话吵得不行,摸到手机便接听了,缓了近十秒钟才反应过来。

    “李明月是谁?”迦叶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眯起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冷淡地问道,“她找我做什么?”

    爽子险些要把自己的舌头咬断,闯祸了,闯祸了,怎么是迦叶小姐接的电话。都怪李明月,这几年原本也安生地待在精神病院,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突然就失踪了,他一向对李明月有心理阴影,怕她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来,想也不想就打了电话过来汇报。

    “是,是,是一个朋友。”爽子支支吾吾,结结巴巴地说着,然后火急火燎地说道,“我,等会打给少将。”

    火速挂了电话。

    迦叶眯眼,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事没那么简单。

    她想也不想打电话去问霍离,霍离见她知道李明月,也没有隐瞒,说道:“谢惊蛰的白月光,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谢家老太太要谢惊蛰娶澜雪,他应该会娶李明月的。当年在帝都,谢惊蛰可是用心养着这个女人,后来便不知所踪了。”

    迦叶挂了电话,心里便堵着一团棉花,不上不下,难受的厉害。所以他不仅有前妻,还养了一个白月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