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4章 迦叶,你本来就是我妻子
    回家?回哪个家?迦叶靠在墙壁上,桃花眼里闪过一丝火光,一字一顿地问道:“三年前,司迦南去欧洲是你派人支开他的?”

    “是。”男人想也不想就承认了,嗓音干涩,沉沉地道,“当年他对我误解很深,我原意是支开他一段时间,跟你培养感情。”

    “为什么要与我培养感情?因为我长得像你的前妻吗?”迦叶气势不减,冷冷地问道。

    谢惊蛰目光一深,瞬间就知晓她还没有想起过去的事情,司迦南显然是刻意隐瞒没有。

    男人往前一步,炙热的手掌紧紧地攫住她的胳膊,俊美冷肃的面容压下来,一字一顿地道:“迦叶,你不是像我的前妻,你本来就是我妻子。你出生在帝都,我们从就有婚约,你十八岁的时候就嫁给我了,因为一场意外被司迦南带走。他从我这里偷走了你,你知道吗?”

    男人低沉清晰吐出隐瞒了多年的事实,茶色的眼眸看着她,眼底翻滚着未知的情绪。

    是司迦南从他这里偷走了她。若是他始终待在木屋,没有去南洋,两人只怕还不知道要错过多少年。

    迦叶被他的话震得浑身颤抖,不可思议地道:“不可能。”

    她怎么可能是谢惊蛰的前妻,她跟司迦南一直生活在金三角啊。

    “你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对吗?你什么都想不起来,司迦南骗了你,迦叶,你是我的。”男人掷地有声地开口,目光深沉,将手上的钥匙塞到她的手上,低沉地道,

    “木屋里有个常年锁着的房间,你所有的过去都在那间房子里。你去看了便什么都知道了。”

    迦叶脸色发白,大脑被各种信息充斥着,只觉得很荒谬,这怎么可能,可冥冥中心底似乎有个声音再,谢惊蛰的都是真的,他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你从就喜欢独来独往,在帝都也没有什么朋友,只跟霍家人来往多一些。你不是已经见过霍离了吗,无论是谢家还是霍家人,或者是司迦南,你去问问,他们都会告诉你,你是我的妻子。”谢惊蛰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道,“泽一眼就认出你,是因为他是从看着你的照片长大的,他知道妈妈长什么样。”

    迦叶脸色发白,一把推开他,然后飞快地给司迦南打电话,电话刚打出去就被她按掉了。

    她握紧手机,看着男人冷毅的眉眼,双眼冒火地道:“你以前见到我的时候为什么不。这几年,你提都没有提,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谢惊蛰面色有些沉郁苍白,身子紧绷,低低地道:“除了没有告诉你身份,其他的都没有骗你。”

    “你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迦叶别过眼,握紧手机,指尖发白地按住墙壁,用尽力气才没有让自己歇斯底里。

    身边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身份,知道她的过去,唯独她不知道。

    “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我,我晚点在过来。”谢惊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出了门,看着外面寒风肆虐,有些不放心,给顾清欢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回来看看迦叶。

    男人等在外面,等顾清欢带着顾晞安和厉嘉宝回家了,这才吩咐爽子去军区。司迦南的回归让一切都朝着一个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谢惊蛰不知道走这一步棋是对是错,从他决定回军区复职,就有心拨乱反正。

    清欢带着两个萝卜头在霍家玩,很快厉沉暮要带嘉宝回南洋去,她是挤出一切时间跟嘉宝相处。

    回到家时,就见迦叶坐着沙发上,眼圈有些红,想到谢惊蛰打得电话,顿时心里一惊,问到:“迦叶,发生什么事情了?”

    “姨姨,你怎么不高兴?嘉宝给你棒棒糖,甜甜的。”厉嘉宝换好了拖鞋,哒哒哒地跑过来,慷慨地拿出了自己的私藏品。

    迦叶回过神来,看着清欢和两个可爱的萝卜头,起身摸了摸嘉宝的脑袋,接过她的棒棒糖,亲了亲她的脸蛋,莫名地就想到了谢泽,若是泽真的是她十月怀胎生的,这些年他岂不是一直都没有妈妈吗?

    心口微微窒息,心乱如麻。

    “谢惊蛰给我打了电话。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他的车了,迦叶,发生什么事情了?”清欢让两个不点自己去玩,然后看了看窗外,谢惊蛰的悍马果然不在了。

    迦叶伸手握住她的手,竟不知道从何起,她至今还沉浸在震惊里,没有缓过来。

    “清欢,我可能知道了自己的过去了,但是还要等司迦南回来才能确定。”她想了又想,道。

    “跟谢家有关?”清欢想到以前厉沉暮透露出来的只言片语,想到谢惊蛰那样的人,能为亡妻做到那份上,突然对迦叶紧追不舍,清欢心里便模糊地有了几分的猜测,只是事关重大,一直没有出口。

    迦叶点了点头。

    “迦叶,其实过去怎么样并不重要,关键是现在和未来。”她拍了拍她的手,微微一笑道,“你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

    迦叶目光氤氲了几分,低低地叹气道:“清欢,好像天大的事情到了你这里,都微如尘埃。”

    她知道谢惊蛰告诉她这件事情,就是希望她能在司迦南跟他之间,选择他。司迦南与她有兄妹情谊,可那男人却表示他们有夫妻情谊。

    “我要出去一趟,傍晚的时候回来。”迦叶微微眯眼,她还是要去一趟木屋。

    “我陪你一起?我让厉沉暮来带两个孩子。”清欢有些不放心。

    迦叶摇了摇头,道:“不用,我只是去谢惊蛰的木屋,找一些东西,很快就回来。”

    迦叶开车去了城郊木屋,推开院子的门,进了屋。主人走了一段时间,炉火里的炭火都熄灭了,尚有余温,冷风灌进来,有些寒意。

    迦叶找到紧锁的房间,用谢惊蛰给她的钥匙,打开了房门,推门进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