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5章 原来小谢哥哥,是棒棒糖提取机
    迦叶之前住在木屋的时候便有些奇怪,三间房子,有一间一直是锁着的,没开过。

    许是谢惊蛰经常来这个房间,木质窗户是半开的,白色轻纱的窗帘,随风飘荡,偌大的房间,简洁明了,没有家具,木地板上倒是有一个草编的蒲团,应该是男人时常坐在地上,蒲团有些旧。

    屋内一尘污染,靠墙的书架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草编收纳盒,每一个上面都有标签,标明了时间,物品。

    迦叶随手取下一个收纳盒,打开,有标签纸掉出来,她弯腰捡起来,看着男人苍劲有力的字体:“霍二婚礼当天,她穿着红色的裙子,极美,将新娘都比了下去。”

    迦叶看着里面的几张照片,霍家的婚礼,场面很是热闹,照片是合照,谢家老太太和霍家老太太,身边围绕着一群年轻的名门子弟,穿着红色裙子的年轻女子站在中间,五官清艳绝伦,笑容端庄大方,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她咬唇,继续看下一张标签纸:“婚后第一次吵架,她砸了我们的结婚戒指,我找了半天才在柜子的细缝里找到,后来她再也没有带过婚戒。”

    迦叶打开红色盒子,看着里面静静躺着的鸽子蛋婚戒,伸手戴了戴,低低叹气,果然尺寸是一模一样的,不大不。

    将婚戒放回原位,她又看了看收纳盒上面标注的时间,将目光停在了最后的时间上。

    当年的意外,所有人都掩口不提,她莫名地想起自己之前做的噩梦。

    最后一个编织盒里,是一本日记本,厚厚的一大本,迦叶目光微动,取出日记本,放到了自己的包里,然后关上了窗户,转身离开。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带走谢惊蛰的日记,只是从城郊开回别墅之后,暮色已经降临。

    她车子熄了火,下车就看见别墅门外的少年,穿着厚厚海军颜色的棉服,低头蹲在路灯下,听见车子熄火的声音,飞快地抬起头来,漂亮的脸蛋闪过一丝的惊喜:“妈妈,你回来啦?”

    迦叶看见他,双眼微微湿润,伸手抱住他,柔软地道:“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在外面,不进去呢?”

    她想起当年在南洋,这孩子也会在门外等她回来。当时只是莫名地喜欢他,原来是血浓于水的感觉。

    “我不怕冷。”谢泽同学咧开嘴一笑,没好意思,他带来的零食都被厉嘉宝骗走了,正想着出去买吃的,这一带是别墅区,附近没有零食店,老谢将他送过来就回谢宅了。

    于是谢泽同学只能站在门口等妈咪啦。

    谢泽拉了拉迦叶的手,胀红了脸道:“妈妈,我想去零食店给嘉宝妹妹和晞安弟弟买点零食。”

    冬天黑的早,夜幕虽然降临,但是离饭点还是有一段时间的,迦叶微微一笑,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走,妈妈带你去买。”

    迦叶开车带他去附近的高级商场,进了零食店,让他自己选吃的。

    “嘉宝妹妹最喜欢吃棒棒糖,尤其是越大越软的。晞安弟弟不爱吃甜食,他喜欢吃肉。”谢泽看着漂亮精致的棒棒糖,就走不动路了,他其实也爱吃甜食啊。

    “那你每样零食都挑三份。”迦叶见他在甜食面前难以取舍的模样,笑道。

    谢泽乌黑的大眼陡然晶晶亮,惊喜地道:“我也有一份吗?”老谢都不准他吃太多甜食的。

    “当然,我们谢宝是喜欢吃什么就买什么。”迦叶亲昵地摸着他的脑袋,笑道。

    虚岁十岁的少年瞬间就有些脸红,又有些欢喜,原来他长大了,还是妈妈心目中的宝宝。不过谢宝真的好羞耻啊,厉嘉宝整日喊自己嘉宝,他要是谢宝的话,岂不是跟四岁的屁孩一样啦?

    不管啦,买零食重要。谢泽兴冲冲地挑了自己想要的零食,每样都拿了三个,然后买了整整一篮子,然后少年从背包里取出零钱包,去买单付钱。

    迦叶见状,不禁失笑,想到谢家到了这三代,都是单传,谢泽的零花钱应该不少,男孩子从独立,也不错。

    回到别墅的时候,清欢正在做饭,厉嘉宝跟顾晞安在客厅,一个看书,一个练字。

    “哥哥,不会写。”厉嘉宝将字帖推到了顾晞安的面前,乌黑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顾晞安。

    顾晞安从书籍里抬起头来,见是描红,写字帖,顿时脸有些为难,道:“嘉宝,这就是练字的字帖,不用动脑子的。”

    厉嘉宝的字写得就像乌龟在爬。

    虽刚上幼儿园,但是姑娘字也认了不少了,厉沉暮看了顾晞安的字之后,再看她的字,不忍直视,专门给她买了字帖,让姑娘练字。

    厉嘉宝翘起樱桃嘴,撒娇地拉了拉顾晞安的衣服。她就是不想练字嘛,她才四岁。

    顾晞安左右为难的时候,一边的谢泽同学已经噗嗤笑出声来,清脆地喊道:“厉叔叔,你也来了?”

    厉嘉宝一听爹地来了,瞬间飞快地将自己的本子拽了回来,坐的端端正正,装模作样地练字。

    竖起耳朵等了三秒,没听到爹地的声音,厉嘉宝瞬间知道自己上当了,这一下将笔丢了老远,漂亮的脸蛋看向谢泽,娇气地哼道:“谢哥哥,你坏。”

    谢泽晃了晃又大又漂亮的棉花糖,促狭地道:“嘉宝,谁坏?”

    厉嘉宝看着如雪花一样层层叠叠的漂亮棉花糖,吞了吞口水,甜甜地笑道:“嘉宝坏,谢哥哥,这么漂亮的棉花糖是给嘉宝的咩?”

    谢泽被姑娘甜美的笑容戳到了,不由自主地就将棉花糖递了过去,笑道:“还有好多呢,我妈妈带我去买的。不过我花的自己的零花钱。”

    少年拍了拍自己的书包,豪气万丈地道:“谢哥哥有钱,你吃多少都行。”

    厉嘉宝乌黑的大眼亮了起来,哇塞,原来谢哥哥,是棒棒糖提取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