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5章 以后有我在,我有家,你就有家
    司迦南见的不懂事,老的挺上道的,怕吓到了身边未来的娇妻,眯起桃花眼,轻慢地道:“今日,我们是来给席家老爷子祝寿的。”

    旁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一概懒得过问。

    席家老爷子身体不好,又有些老年痴呆,并不在主厅,而是在后面的贵宾室休息,席家以老爷子的名义办这个宴会,无非是年前的一次信息大交换,来年继续划分锦城这边的利益,顺便试探一下冷家的事情。

    冷谦若是挺不过去了,这冷家的产业还不知道姓席还是姓龚,亦或者姓司呢。

    席父赶紧笑道:“老爷子在后面休息,我带你们过去。”

    司迦南牵着冷情的手,跟在席家家主的身后,人一走,主厅里瞬间就炸了。

    “席少,这人什么来头,连你的面子都不给?”

    “要不要哥几个找人好好教训教训他?”

    “这子艳福不浅啊,居然能跟冷情在一起,冷情当年可是锦城出了名的美人。”

    平日里跟席俊霖玩的不错的名门公子哥们都围上来,你一句我一句的,无非就是嫉妒加上嘴炮。

    席俊霖冷笑了一声,道:“你们谁要是能让这子吃瘪,我金银楼摆一个月的流水席。”

    一时之间,众公子哥都动了心思,谁要是能整了这子,岂不是在锦城大大的长脸了?

    “冷家来人了。”也不知道谁了一句,就见冷夫人带着冷若水姗姗来迟。

    冷家母女俩最喜欢的就是万众瞩目的感觉,每一次的宴会都要来的晚些,尤其是重要的晚宴。此时母女两盛装出席,寒冬腊月里,穿着薄薄的晚礼服,光彩照人地进来,丝毫不知道早一步来的司迦南带着冷家大姐已经刷了一波存在感。

    那男人行事作风阴狠毒辣,周身邪气,加上冷情这个冰山美人,硬杠上了席家,此时这对母女打扮的再好看,也激不起众人的兴趣。

    大家看了一眼,便继续声地议论着司迦南以及冷情的事情来。

    “这男人到底什么来头?”

    “据是意大利那边的黑手党,就连席家都不敢招惹,没看席俊霖一脸吃瘪的样子吗?”

    “就是可惜了冷情那美人,当年怎么就没看出来长得这么好看?”

    “你别,冷家这姐妹两差的也太多了,今天见到了冷家大姐,才觉得冷若水太艳俗了。”

    “听冷情手上有冷氏百分三十的股份,要是真的我一定娶,长得好看,还带财,不娶的是傻子。”

    冷若水来绕了一圈,发现都是在谈论司迦南跟冷情的,顿时险些将指甲都抠断了,找到了席俊霖,低声道:“我们谈谈?”

    席俊霖以前还对她有几分兴趣,自从冷情回来,一颗心都扑在冷情身上,见冷若水浓妆艳抹的模样,便有些作呕,冷冷地道:“没什么好谈的。”

    冷若水咬牙切齿地道:“事关冷情,你也不想谈?”

    席俊霖目光微动,见冷情还没有回来,低低地道:“你随我来。”

    席俊霖带她进了一边的休息室。

    “我知道你想接近冷情,可你当年背叛了她,她根本就不想见你吧。”冷若水难得聪明了一回。

    席俊霖俊脸微沉,这段时间以来,司迦南看的紧,他根本无法接近阿情,偶然有一两次机会,阿情也是冷若冰霜,对他视若无睹,他无从下手。

    “我姐姐手上可是有冷氏百分三十的股份,你要是娶了我姐姐,就等于在冷氏占有一席之地。”冷若水冷笑地道,“你就不心动吗?而我可以帮你。”

    “你要怎么帮我?”席俊霖早就心动了,只是碍于司迦南的阻碍,根本没机会。

    “我会约冷情出来,她是个哑巴,连喊人都喊不了,到时候你为所欲为,只要你们生米煮成熟饭,还怕她不嫁给你吗?”冷若水不耐烦地看了看手机,她倒是要看看,等冷情给司迦南带了绿帽子,那男人还要不要她。

    一个哑巴,也值得他那么费心呵护?她就是要拆散他们。

    至于她妈担心的席家跟冷家联姻的事情,她才懒得操心,等老头子一死,冷情嫁人了,冷家的一切是她的。她想嫁谁嫁谁。

    至于冷情以后在席家的生活,她用脚指头想,都能想到,一个哑巴,席俊霖的妈妈都能磋磨死她。

    冷若水眼底闪过嫉恨的目光,道:“你等我信息,我只负责帮你约人,其他的你自己处理。”

    席俊霖脸色微沉,点头道:“好。”

    他现在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确实生米煮成熟饭是最常见最立竿见影的方法。席俊霖想到她清冷的气质,古典柔美的五官,心头便有些发热。

    冷情去看了席家老爷子,却发现老爷子年事已高,加上老年痴呆,已经完全认不得身边的人了。

    她情绪有些低落,握了握老爷子的手,比划了一下,见老爷子没什么反应,便松开了,拉了拉司迦南,无声地道:“我们走吧。”

    司迦南点了点头,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低沉地道:“阿情,怎么没听你提过你外祖家?”

    冷情身子一顿,看向他,道:“自从外祖父过世,我不能话之后,那边就跟我断了来往了。”

    她外祖父葛家以前也算是有名的富贵人家,外祖父最疼爱母亲,给的嫁妆也最为丰厚,后来外祖父去世,葛家子弟都是坐吃山空的主,家道渐渐中落。

    葛家每次没钱了就来冷家打秋风,一连好些年,直到她因为意外失声不能话,被流放到佛罗伦萨之后,那边见要不到钱了,便再也不跟她来往了。

    司迦南见她脸落寞,突然想到了自己跟迦叶这些年也是相依为命,无父无母无亲人,不禁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低沉地笑道:“以后有我在,只要我有家,你就有家。”

    冷情心头一颤,抬眼看着他俊美的面容,久久回不了神,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冷若水的信息进来:“姐姐,我们可以聊一聊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