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7章 一更
    席俊霖看着她冷若冰霜的脸,情不自禁地一把抱住她,凑上前就去亲她,道:“阿情,我们本来就有婚约,我会对你好的。”

    冷情被陌生的男人气息抱住,脸色发白,从没有想到印象里一直品学兼优的青梅竹马居然也有男人的恶根性,这样直白的欲.望让她作呕,她剧烈地挣扎起来,想喊人,偏偏喉咙嘶哑,一句话也喊不出来。

    贵宾休息室外,司迦南迟疑之际,就见监控视频里,席俊霖已经想去抱被惊吓到的姑娘,急切地想亲她。

    看着自己娇养了好几年的白兔被这么一头披着人皮的狼糟蹋,司迦南心里的火噌的一声就冒了出来,哪里还管的上治疗她的语言障碍,脸色铁青,一脚踹开门,冲着席家大少就重重地踹了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怒道:“不长眼的狗东西,爷的女人也敢碰。”

    席俊霖被他踹翻在地,险些吐出一口血,半晌才凄厉地嚎叫道:“来人啊,杀人了。”

    司迦南将受到惊吓的姑娘搂在怀里,沉稳地拍着她的后背,道:“别怕。”

    男人完看了一眼陆成,陆成上前去照着席俊霖的俊脸就是一阵死命地踹,等席家人得知消息赶过来的时候,席家大少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席家太太是出了名的尖酸刻薄且溺爱儿子,见自己的宝贝儿子被打的一脸血,尖叫着冲上去,搂在怀里,厉声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围观众人窃窃私语,明哲保身地站在门外看戏,不敢进去。唯有席家家主和几位锦城当地的大佬挤进去,看到这副情形,脸都绿了。

    “司迦南,你欺人太甚。”

    “你这是蓄意伤害,我要告的你倾家荡产。”席家家主目眦欲裂地喝道,席家在自己的主场宴会上,继承人被打成这样,今日若是不处理了司迦南,往后人人都能在席家人脸上踩上一脚。

    事关席家威严,席家家主瞬间就做了决断,就算司迦南再难惹,他打人在先,他们占理,走法律程序。

    冷情已经安静了下来,见席俊霖被司迦南的人一怒之下打成这样,手脚有些冰冷,都怪她,是她连累了他。

    司迦南拍了拍紧张的姑娘,走到休息室的沙发上,拔出随身携带的消音枪,目光凌厉,整个人的气势一变,犹如一柄稀世锋利的刀,冷笑道:“今天就算我杀了你儿子,你能耐我何?”

    男人娴熟地玩弄着手里的新式枪支,桃花眼带着一丝的杀气,瞄准了席俊霖以及跪坐在地上的席夫人。

    席夫人吓的腿都软了,凄声叫道:“疯了,疯了。”

    “老方,你快让人将他抓起来。”席家家主心惊胆颤,第一次见到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武力威胁的,而且太平盛世,谁会随身携带枪支,还是一看就新式先进的款式,不是市面能看到的。这样危险的人物就该抓到监狱里关起来。

    席家家主一把抓住想要溜的方局,厉声叫道:“你们都看到了,他想杀了我儿子,快报警。”

    方局肠子都悔青了,今儿怎么就来参加这破捞子什么宴会呢,溜的时候还被当场抓到了。

    “司先生,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方局见没法子脱身,这得上前来心翼翼地调解,道,“你看,有女眷在场,咱们还是斯文点,要是吓到冷姐就不好了。”

    方局看到一边的冷情,犹如看到救星一样,两眼发光。席家人真是井底之蛙,连这位都敢惹。司迦南跟意大利黑手党来往密切,人到锦城的时候,整个西南军区都密切关注,且不敢动手,他老席这些年别的没长进,胆子肥的滴油,连人的背景都查不到,还敢动手,连带着要拉着他一块死。

    方局脸色有些难看,对司迦南很是忌惮,继续道:“司先生到锦城的时候,帝都谢少将特意叮嘱过,不可怠慢,若是跟席家有什么误会,方某托大些,愿意从中调解。”

    方局思来想去,搬出了帝都军政世家的少将大人,这一下够分量了吧,若不是在他的管辖区出现的问题,他真的想两眼一闭,装死中。老方随口扯着谢惊蛰的大旗,哪里知道司迦南跟谢家的恩怨。

    “你的是谢惊蛰那王八羔子?我还没去帝都找他算账,他倒是惦记锦城了?”司迦南俊美的面容一沉,冷笑了一声。

    方局额头的汗更多,而围观众人都神色各异起来,尤其席家人的脸色最为精彩。锦城天高皇帝远,在本地还能称王称霸,但如何能跟帝都比,见司迦南连帝都传中的谢少将都不放在眼里,众人脸色都变了,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今日席家注定要成为整个锦城的笑话。

    “老方,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儿子难道要白白被打?你要是不管,我就上访,去帝都去。”席家家主被逼到了这个份上,不得不亮出狠话来。

    方局脸色有些难看,白了这事关他什么事情,结果他成了夹心饼,两边不是人,见老席这副模样,恨不能敲开他脑袋吼道,你行你上啊,没看人家拿着枪吗,他都没见过的最新研发的款式,被帝都军方盯着的人,能是一般人物吗?

    方局索性撒手不管了。

    席家家主气的险些仰倒,怒道:“安保呢,都死到哪里去了,今日我还不信了,你能当着面开枪杀人不成?”

    局势顿时僵持住了。

    冷情见事情越闹越大,走到司迦南身边,拉了拉他的衣服,摇了摇头,希望他息事宁人。

    司迦南看着她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乌黑的大眼到现在还有着惊惧之色,伸手握了握她的手,看着昏迷在地不是死活的席俊霖,这才起身,看向看似强硬,实则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席家家主,冷笑道:“以后别让我在锦城见到你儿子,见一次打一次。想上访?记得去国安部交涉,我怕你连门路都找不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