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3章 不来不行,想你了
    被当场抓到,迦叶也有些懵逼。

    谢惊蛰已经从车里下来,不慌不忙,没有一点被抓住的尴尬,当着司迦南的面抱了抱迦叶,将她身上的大衣裹得紧了点,温和地道:“回去接着睡,你昨晚肯定没睡好。”

    迦叶身子有些僵硬,朝着谢惊蛰摆了摆手,然后飞快地瞄了一眼司迦南,笑道:“哥,你也起这么早呀,我回去睡回笼觉了。”

    迦叶完,飞奔地往家里冲,路过司迦南时还听到了冷笑声,顿时一脸生无可恋。

    司迦南见她进了屋,这才朝着谢惊蛰走过去。

    男人眉眼皆是煞气,走过去就是一拳,谢惊蛰也是常年特训,出生入死的人,想也不想地避开,两人瞬间交手十余回合,半斤八两都吃了对方的亏。

    “够了。”谢惊蛰被他一拳打在脸上,没有避开生生受了,冷冷喝道。

    司迦南擦了擦嘴角的伤口,面无表情地道:“谢少将是一个人来的?我的地盘上杀人抛尸,再推出去一个替罪羔羊,不是难事。”

    “凭你要不了我的命,我的人在外围,南洋军区的力量,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更何况司先生现在大半的部下都已经正式收编为军人,不归你管了吧。”谢惊蛰冷淡地道。

    司迦南顿时觉得最后那一拳打轻了。

    “滚吧,我会用你们赖以生存的法制来制裁你,有多远滚多远,以后别来找迦叶。”司迦南冷笑道,“当年你们谢家人明知道她的身份,还骗婚,如今趁着迦叶失忆又来骗感情,真没见过像你们这样无耻的人。”

    谢惊蛰脸色有些难看,五指紧紧地攥起,冷冷地道:“感情的事情半点不由人,无关身份地位。”

    “呸,你也配在我面前提感情。”司迦南冷嗤道,“等迦叶恢复了记忆,她第一个找你算账。”

    司迦南完头也不回地回家去找医药箱,这一大清早地打架,真是要命。

    谢惊蛰看着他进了司家庄园,大门紧闭,再也听不到一点动静,这才脸色阴鸷地上了车,让人过来接他回帝都。

    男人靠做在座椅上,感觉胸部的肋骨都要被司迦南打断了,不愧是刀尖讨活的人,下手又毒又狠,只是身体的疼痛也无法抵得上内心的恐惧。

    司迦南的没错,谢容两家,终究是谢家对不起容家,迦叶恢复了记忆,会不会跟他决裂?这个念头犹如冰刃一般刺进男人的心脏,令人窒息。

    迦叶回到房间换了衣服,洗漱了一下,哪里还睡得着,下楼来吃早饭,就见司迦南在客厅里找医药箱上药。

    “你们打架了?”迦叶皱起眉尖,走过去,接过司迦南手里的消毒水,用棉签熟练地给他擦拭着伤口。

    司迦南面无表情地冷哼了一声,道:“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

    “没跟他结婚啊,就是谈个恋爱,像养个白脸一样。”迦叶手上的动作一重,见司迦南龇牙咧嘴的模样,眯眼闷闷地道,“你是不是把人揍的不能看了?”

    “那当然,谢惊蛰那王八羔子能是我的对手?”司迦南冷笑道,结果嘴巴一裂开,钻心地疼,顿时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还别,谢惊蛰比厉沉暮耐揍,他揍厉沉暮是闭着眼睛揍,揍这子,还吃了暗亏。

    “你你们幼稚不幼稚,一大清早地打架。”迦叶见他脸上和胸口的淤青,有些生气,司迦南都伤成这样,那谢木头还不知道得伤成什么样,谢木头那人实在,肯定让着司迦南。

    “司迦叶,我还没训你呢,你反倒训起我来了。”司迦南见她动作粗鲁起来,疼的恨不能跳脚,这死丫头,帮着谢惊蛰对他使坏。

    迦叶白了他一眼,将药一丢,径自去看早饭好了没。就他还训她?

    迦叶估摸着谢惊蛰回帝都的时间,中午的时候,发了视频邀请,让他给她看看伤口。

    谢惊蛰显然是到了家,穿着家居服,在书房处理一些公务,年近年关,基本各部门都放假了,男人闲来无事就在家里加班。

    谢惊蛰声音比往日还要低沉沙哑,对着镜头的角度也有些奇怪:“没什么大碍,不用看,过两天就好了。”

    “你脸转过来。”迦叶气的恨不能拿锤子锤开他的脑袋,见男人转了一下角度,俊美冷毅的面容上青了一大块,一看就知道下手不轻,顿时倒吸一口气,目光氤氲地问道,“疼吗?”

    “不疼。”男人低低地道,唇角隐约还带着笑,他身上的淤青比这个还严重,回来时还特意避开老太太,不然又是一番动静。

    “好端端的怎么打起来了?”迦叶又急又怒地道,“你连我哥都敢打?”

    伤势比较重的谢少将顿时心情有些坏,闷闷地道:“不还手就被你哥打死了。”

    “打死活该,谁让你大半夜不睡觉跑南洋来的。”迦叶眯着桃花眼冷哼道,“不来的话能打架吗?”

    “想你了,不来不行。”男人茶色的眼眸一闪不闪地盯着她,声音低沉暗哑,神情还带着一丝的窘迫。

    迦叶猝不及防被表白了一波,愣了一下,随即弯起桃花眼,笑道:“谢木头,你怎么开窍了?”

    谢少将俊美冷肃的面容闪过一丝的无奈,静静地看着她不话,眼底都是毫不遮掩的深情。

    迦叶隔着手机屏幕都感觉被他盯着,手机要起火了,急急地就挂了电话,呆呆地做了一会儿又笑出声来。

    傻子。

    谢惊蛰来南洋,跟司迦南打了一架的事情,双方都觉得是耻辱,便都有默契地不提。

    很快便是开春三月,司迦南鬼鬼祟祟地去了锦城,迦叶也懒得管他做什么去,第二天就兴冲冲地收拾好了行李,要回帝都给谢木头一个惊吓,走之前去清欢那串门子。

    清欢要回法国申请毕业,要回帝都拿一些资料,迦叶问了哪些资料,又要了陆庭息的电话然后便谁也没地到了帝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