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5章 按兵不动,看看他幕后还有没有人
    谢惊蛰到医院的时候,问了护士找到那位廖医生的办公室,就见治疗室前乱糟糟的。

    迦叶昏迷不醒,陆成的手下上前就要去揍人。

    男人瞳孔猛然一缩,脸色骤变,一把推开陆成,将迦叶抱起来,双眼赤红地怒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军区一路匆匆赶过来,结果看到迦叶没有去找陆庭息,反而在医院,男人脸色难看到极致,高大的身躯隐隐有些发颤,紧紧地抱住迦叶,高声喊着医生。

    “我是医生,病患只是昏迷,只要打了镇定剂,睡一觉就会没事的。”廖医生早就穿上了自己的白大褂,险些被陆成的人打,有些狼狈地道。

    守在外面的护士也被惊动,跑过来看着这乱糟糟的情况,道:“廖医生,发生什么事情了?需要报警吗?”

    “没事,不要惊慌。”廖医生安抚道。

    谢惊蛰看了看他白大褂前的名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迦叶抱到躺椅上,看着他给迦叶打了一针镇定剂,朝着爽子看了一眼。

    爽子已经调人手过来。

    一针人仰马翻,迦叶被送进了病房,情况稳定,只是依旧昏迷之中。

    病房外,谢惊蛰的人和司迦南的人泾渭分明。

    陆成嘴巴极严,什么都不,只是一言不发地带人守在迦叶的病房外,谢惊蛰眉眼皆是怒气,暂时没有时间盘问他们,脸色阴沉地找上了这次事件的廖医生。

    “廖医生,接下来的谈话将决定你的医生生涯是否在今天就终止。”男人站在临时被改为审讯室的医生办公室,俊美冷肃的面容满是寒冰,粗粝有力的手克制地背在身后,否则他一定会将这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医生揍死。

    廖医生坐在椅子上,推了推眼镜,目光微微闪烁,没有想到两人会这样见面,也算是有趣。

    “谢少将,就算您位高权重,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威胁普通市民,我已经强调很多遍了,这位司姐找我治疗失忆症,我不过是她做了一个测试而已。”

    “那她为什么会昏迷?”谢惊蛰声音低沉,双眼压迫地盯着他。

    到底是常年出生入死的军区大佬,身上的冷厉之气若是换了别的人只怕吓的话都不全了,廖医生就算镇定,额间还是冒出了一头的冷汗,知道谢惊蛰心思缜密,若是回答不好,这男人下了狠手,他就算是阴沟里翻船了。

    “我用的是催眠治疗法,前后进去不过是十几分钟,司姐的保镖一直守在外面,这一点你可以去询问他们。”廖医生擦了擦额头的汗,让自己看起来更软弱无能一些。

    “廖医生,我的耐心有限。”谢惊蛰薄唇抿起来,看了看时间,冷冷地道,“你浪费了我两分钟,你还有三分钟,三分钟之后,我会将你移交到军区特别审讯组。”

    军区的特别审讯组,那可是无数他国间谍都恐惧的存在。

    廖医生额头的冷汗汗如雨下,快速地道:“司姐昏迷有两种可能,一是她对我的催眠治疗法不适应,导致昏迷,另一种可能是催眠过程中,她看到了过去的记忆,精神受到重创才会昏迷。”

    廖医生掩口不提的是,他给司迦叶做的根本就不是催眠治疗的测试,而是直接强行催眠,不断流逝的沙漏就是他的心理暗示,燃烧的香也有催眠的功效,司迦叶的记忆本就松动,被强行催眠,没有立刻发生呕吐昏迷的现象,甚至在清醒后,还有神志去推开他喊保镖,这些都有些出乎他的预料,这女人比他想象中的有趣。

    只是这些是断断不能出口的。

    谢惊蛰的脸色微妙地一变,五指握拳,身子紧绷,浑身都透出危险的气息来。

    迦叶恢复记忆?这个念头紧紧地攥住他的心脏,让他险些无法呼吸。

    “如果我没记错,廖医生是昨天才第一次见迦叶,今天因为取消了一台手术才给迦叶做的测试?廖医生不觉得时间有些太凑巧了吗?”谢惊蛰冷沉一笑,茶色的深眸透出几分的冷酷之色。

    廖医生眼底闪过一丝的错愕,没有想到对方早就调查他了,连他取消了一台手术都知道。

    他就是怕夜长梦多,怕司迦叶不信任一个陌生的医生,这才趁热打铁。

    “谢少将,你这是污蔑之词,司姐应该很快就醒,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只是在尽我医生的本分,你这种猜测实在是太过恶毒了。”廖医生愤怒地握拳,因为愤怒,脸都有些胀红。

    谢惊蛰冷冷一笑,不再他身上浪费时间,出了房间,让人严加看守。

    谢惊蛰一出房间,廖医生的表情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哪里看的出来早先的愤怒和慌乱。

    廖医生飞快地取出自己的通讯设备发了几个消息出去,然后坐在椅子上,悠闲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微笑,既然人都到齐了,他也不介意让医院更加热闹一点。

    谢惊蛰出了房间,爽子就飞快地上前来,道:“少将,要将这个医生送到军区去审讯吗?”

    男人眯眼,摇了摇头,深沉地道:“先按兵不动,看他幕后还有没有人。”

    无论这位廖医生是不是清白的,军区奉行的都是宁可错杀一百,不过放过一个,人怎么都是要脱几层皮的。

    谢惊蛰是什么人,这些年审讯的间谍和危险人物不知多少,这位廖医生就算是装的愤怒和慌乱,但是身体四肢很是协调,甚至很是沉稳地应对,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医生。

    “陆成他们有什么吗?”

    “问什么都不出来,就跟哑巴一样,他们都携带危险品,医院人多,我怕逼得太紧会遇到强烈的反击,就没有继续问下去。”爽子有些苦恼地道,虽然调来的人手足以能控制住陆成等人,但这到底是夫人的手下,不敢动呀。

    谢惊蛰点了点头,也没有管陆成等人,进了病房,守着昏迷不行的迦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