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6章 学会放纵,也要学会克制
    一个多月的海上漂流,等船靠岸南洋时,迦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拎着背包下船,就意外地看见霍离朝着他招手。男人在人群里有种鹤立鸡群之感,俊俏冷淡。

    迦叶猛然瞪大眼睛,这就是司迦南的来接她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迦叶随着人流走出来,惊讶地问道。

    霍离接过她的背包,淡淡一笑,道:“你哥你的轮船今天上岸,瘦了一些。”

    海上的生活要枯燥孤独些,迦叶除了皮肤晒成了蜜色,眉眼间都是蓬勃的生机,目光灿若星辰,美艳不可方物。见她状态这样好,真的有些出乎霍离的预料,他原本以为迦叶想起过去,会黯然神伤比较多。

    迦叶有些咬牙切齿,司迦南这个叛徒,不过能看到霍离还是很高兴的。

    “你怎么在南洋,先去我家吧,我回去洗澡换套衣服,海上穿的衣服都不要了,感觉都是海水的味道。”迦叶闻了闻自己身上的衣服,笑道。

    “好。”霍离开了导航,开车去司家庄园。

    司迦叶先给司迦南打了电话,报平安,觉得司迦南的情绪有些低,整个人阴阳怪气的,知道他过两天回南洋,就挂了电话。

    “看来这一次的航海,心情不错?”霍离是提前一周到的南洋,生活在她扎根的这座城市,确实觉得南洋跟帝都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城市文化,新兴城市的南洋要更开放兼容一些,更纸醉金迷,不似帝都那样的古老、是整个国家机器的核心。

    “海上与世隔绝的生活,更能思考,面对灵魂吧。”迦叶笑道,“你都不知道我们那艘船这一个月都经历了什么,偏离航线,被鲨鱼群追赶,遇到巨浪,九死一生啊,不过也见到了许多从未见过的美景。”

    在孤独的只剩下星空的夜晚,星光落在深蓝的海面上,哪种震撼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里。

    迦叶着就兴冲冲地拿出相机给他看各种匪夷所思的照片,这一个月的航海生活打开了她新世界的大门,在生死孤独以及当人退化到最原始的生活方式面前,原来那些纠葛的恩怨情仇如同指尖青烟一般弥散。

    她突然就放下了过去的那一段感情,不再觉得悲伤。

    饶是霍离见多识广,也是没有这样的经历的,见到迦叶拍的很多堪称殿堂级别美景的照片,也很是吃惊,笑道:“看来有时间我也要去体验一番。”

    “去吧,第一次体验最为震撼。”迦叶笑道,将相机丢给他,有些疲倦地道,“我先睡一会儿,等到了,你喊我。”

    她完便将帽子拉下来,盖住脸,直接睡着。

    霍离将车速放慢,开的更平稳一些,看着她被帽子遮住的脸,目光隐隐柔情。纵然她表现的比年少时更加的洒脱开朗,可眼下的乌青还是出卖了她,那一场过往终究是伤到她了。

    距离上一次妈咪打电话给他,已经过去了一周,谢泽同学有些熬不住了,每天都会回拨一下电话,听着电话里传来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不再服务区,暂时无法接通。

    少年以此来判断妈咪大约还在海上。

    最近老谢对他管的越来越严格,只要他放学回家,就得在老谢面前写作业看书,除了睡觉,他都要成跟屁虫了。谢泽很是愁眉苦脸,老谢怎么这么反常,他以前都是放养他的。

    谢泽同学写完作业,等爽叔叔过来找老谢汇报日常,两人出了茶室,飞快地将作业写完,然后从书包里摸出手机,就给妈咪打电话,这一次居然不是机械的女声,少年猛然瞪大了眼睛,捂住了手机,悄咪咪地看了一眼老谢。

    谢惊蛰正站在窗前听爽子汇报一些查回来的事情,见谢泽同学鬼鬼祟祟,形迹可疑,不禁眯眼,最近这段时间,家伙明显有心事,每每看着他都是欲言又止。

    男人抬手示意爽子等会再,然后走到了茶室边。

    电话很快就接通,谢泽的声音还带着一丝的撒娇和依恋,喜滋滋地问道:“妈咪,你上岸啦?”

    霍离沉默了一下,然后淡淡地笑道:“你妈咪睡着了,我是霍离,你可以喊我霍叔叔。”

    谢泽同学瞬间就爆发了危机感,叔叔?是来跟老谢抢妈咪的?虽然老谢最近很可恶,不过在他心目里,老谢还是天下第一好啦。

    “叔叔好。”谢泽的声音伪装的越发稚嫩无邪起来,“那我等会在给妈咪打电话,叔叔你不可以跟我爹地抢妈咪哦,妈咪是我们的。”

    被一个十岁的少年给了一个下马威的霍离,愣了一下,随即失笑,淡淡地道:“等你妈咪醒了,我会告诉她的。”

    谢泽这才满意地挂了电话,然后一抬眼,就看见老谢冷着脸,目光深沉地盯着他,冷淡地开腔:“哪位叔叔?”

    男人想到谢泽这段时间的不对劲,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他他是霍叔叔,霍离。”谢泽被逮个现行,反而有些开心,内心的包袱终于可以放下了。这一周来偷偷瞒着老谢,他也很过意不去啦,现在被老谢发现了,那就是他们两个人的秘密了。

    “老谢,这是我跟你的秘密哦,妈咪不能告诉你,你假装不知道哟,不然妈咪就不给我打电话了。”谢泽站起身来,跑过来伸手拉了拉谢惊蛰的裤腿,仰着漂亮的脸蛋道。

    谢惊蛰低沉地应了一声,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手背因克制而青筋暴起。

    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恢复记忆的迦叶还是选择了跟霍离在一起,他预想过她可能会恨他,恨谢家,甚至愿意为了她,翻出一桩二十多年的旧案,将谢家欠她们的还给她,重新开始。

    若是她已经不愿意重新开始,另选他人呢?若是年少时的爱恋被磨灭,她爱上了别人,他拿什么去争?

    谢惊蛰内心冰凉,感觉余生寂寥,再无欢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