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0章 老谢,那些阿姨是想泡你吗?
    谢惊蛰的指令下去之后,整个西南都忙乎了起来,进入了空前的紧张期,连带着边境他国都有些人心惶惶,开始了戒备。

    男人傍晚时分回了谢宅,谢泽同学已经放学回家了,眉飞色舞地跟着老太太着学校里的趣事。

    谢家老太太听了,笑不可支,将重孙搂在怀里,左摸摸右亲亲。

    “太奶奶,我都被你摸化了。”谢泽睁着乌黑氤氲的大眼睛,哀怨地道,“我已经是大人了,亲亲会很害羞的。”

    老太太被他逗得笑的腰都直不起来,笑道:“好孩子,真的长大了。”

    “可不是嘛,少爷都知道害羞了。”赵嫂在一边也笑道。

    谢泽同学觉得老人家就是这样,比较喜欢黏人,眼尖地看见老谢回来了,立马欢喜地摆脱了太奶奶,一溜烟跑过来。

    少年双眼发亮地问道:“老谢,你回来啦?今天军区有好玩的事情吗?”

    谢惊蛰脱了外套,挂起来,摸了摸少年的脑袋,嗓音微淡地道:“头发长长了,等会吃完饭,我带你去剪头发。”

    谢泽瞬间就开心地问道:“老谢,你终于愿意放过我的头发了,我可以剪一个很酷的发型吗?”

    谢泽从到大的头发都是谢惊蛰剪得,男人拿着最老式的剃头发的工具,将他的头发剪成了军区部队里的板寸头,幸好谢泽同学的颜值够高,否则从童年开始就要活在朋友们的嘲笑中了。

    “可以。”谢惊蛰淡淡地点头。

    “阿蛰,带泽过来吃饭,就等你回来了。”老太太见父子两这几年关系很是亲密,比时候要好多了,很是欣慰地笑道。

    吃完晚饭后,谢惊蛰果然带谢泽去剪头发。

    男人换了普通的衣服,高大笔直的身材犹如衣架子一般,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高大俊美、冷肃不苟言笑的男人牵着漂亮可爱的男生,一大一进了商场里的造型店,瞬间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造型师领着男生去剪发型,男人就坐在一边沉默地等着。

    “快看,那男人真的超成熟有魅力。”

    “极品男人,生的儿子也漂亮的不行,想去泡!”

    “去!泡上了我刚买的爱马仕包包送你了。”

    “该不是有妇之夫吧,儿子都这么大了。”

    “这样不更刺激吗?”

    前来做头发的不少是白富美,窃窃私语地盯上了谢惊蛰,双眼都冒起了粉色泡泡。

    于是搭讪的,扭脚的,要电话号码的,什么招数都使上了。

    男人坐着等儿子,目光深沉如墨,冷若寒星,对前来搭讪的各色女人视若无睹,浑身都透着冷漠的气息。

    前去的白富美们在男人冰冷的眼神里尽数阵亡。

    谢泽剪了时下最流行的发型,中间留长,两边剃成了板寸,潮的不行。少年喜欢的不得了,左看右看,然后还拍了两张照片,用微信发给了迦叶,用稚嫩的声音道:“妈咪,太奶奶带我出来剪头发了,我偷偷发的语音哦。”

    远在谢宅的老太太都睡着了,还是被孙子拉出来当挡箭牌。

    谢泽发完微信,就蹦蹦跳跳地去找老谢,等男人付了钱,牵着他的手去地下停车场,上了车,这才自己系好安全带,拉了拉老谢的袖子,问道:“刚才那些阿姨们是不是想泡你啊?老谢,你市场好像还不错耶。”

    男人高大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低沉地道:“谢泽,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浑话?”

    “你是泡吗?老谢,你太凹凸啦,现在电视上都这么,厉嘉宝都知道哦。”谢泽分分钟卖了乖巧的厉嘉宝。

    厉嘉宝:?!

    谢惊蛰闻言微微郁闷,难道他跟时代脱轨了,现在的孩子真的是被电视教坏了。

    “以后除了动画片和科教频道,不准看电视剧和电影。”男人眯眼,沉声道。

    谢泽嘀咕了一声,偷偷地朝他做着鬼脸,见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飞快地松开老谢的袖子,点开手机,看着妈咪发来的语音,扬着脑袋,嘴巴翘起来,哼哼唧唧地道:“老谢,真的不让我看电视和电影吗?”

    少年得意地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谢惊蛰看着他备注的微信名字是“无敌漂亮温柔的妈咪”,茶色眼眸微深,立场瞬间就变了,面无表情地道:“周末可以看。”

    成交。

    谢泽欢欢喜喜地点开语音,迦叶温柔明媚的声音传来:“发型剪得很帅气哟。”

    时隔2个月,再次听到她的声音,男人身子紧绷,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只有她的声音在不断地回放。

    谢泽已经回拨了一个语音通话过去。

    谢惊蛰身子一震,没有阻止,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迦叶跟清欢在轻声交谈,接了电话之后,才问了一句:“泽?”

    “我到家啦,偷偷给妈咪打电话的哟。”谢泽露出雪白的牙齿,双眼亮晶晶的,拉着老谢的手,睁着眼睛瞎话。

    迦叶也没有疑心,轻轻一笑,道:“那聊五分钟,谢宝就去睡觉,嗯?”

    “谢宝觉得可以答应。”谢泽嘴巴都咧到了耳后,只有妈咪才会喊他谢宝,老谢是绝对不会懂男孩纸也是有一颗向往宝宝的心的。

    “妈咪,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你?”谢泽撒娇地问道。

    “等妈咪安顿好,去学校看谢宝?”迦叶声音停顿了一下,道。

    “要等到明年吗?”少年不是好忽悠的人,看了一眼老谢,见老谢下颌绷的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也有些用力,突然想到,老谢是不是也想跟妈咪话,可是他都一声不吭。

    “额。”迦叶语塞了。

    一边的清欢微微一笑,道,“要不找时间去帝都看看谢泽?我陪你一起?”

    “等事情尘埃落定再。”迦叶轻轻一叹,声音低了几分,带着几分的怅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