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六章 再见便是生死
    修罗国的事在一夜之间便彻底解决,这让妙俊风更加感觉到实力的可怕。

    若是没有强大的实力,也许连皇宫的大门都进不去。

    然而,解决了修罗皇朝后的妙俊风,心中并没有多少快乐。一股淡淡的哀伤油然而生,让他对往事进行了追忆。

    黎明时分,街道上有了西西索索的人影。不管是大的茶楼还是小一点的早点摊,此时,他们都已开始忙活起来。

    妙俊风就近选择了一个早点摊,点了一碗豆花和两个烧饼,慢慢的品尝起来。

    他的动作很机械,目光也很呆滞,让人一看便知是个有心事的人。

    “年轻人,一大早的想什么事想的这么出神呢?现在可是一天当中最好的时间,你的年纪也是人生当中最好的年纪。

    人活一世,坎有很多,但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只要我们懂得选择,天大的困难也会变成绳头的疙瘩。”

    妙俊风拿起勺子的手停在了嘴边。他把头抬起,目光看向了站在他身旁的早点摊老板。

    之前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他是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看年纪应有七八十岁,可身体状态却维持在五六十岁的水平。

    他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修行者。但就算普通,也比一些修行者要强大许多。这里的强大指的不是修为,而是心态。

    “老人家,请坐。”妙俊风向他露出善意的微笑。

    “好,现在客人还不多,老朽就坐下来陪你聊一聊吧!”老人家爽快的坐了下来。

    “老人家,您一直在这卖早点吗?”

    “当然,假如老朽能活到一百二十岁,老朽这摊子那就是百年老字号。周边的街坊哪一个不知道我老张的豆花是整个修罗皇朝最好吃的。”

    “老人家,有句谚语叫王婆卖瓜自夸自大,到了你这,便成了老张卖豆花自夸自大咯!不过,你做的豆花味道不错,是用心做出来的。”

    “年轻人,你说这话就违心了。一个满肚子心思的人能品尝出老朽豆花中的美味吗?虽然老朽读的书少,但这双眼睛还是能看出些什么的。你要知道,我可是在这街上摆摊六十年了。”

    “老人家,您今年有八十岁了?我起初猜您七八十岁,但在知道您真的是八十岁后,还是感到有点震惊。”

    “嘿嘿,不仅你这么说,街坊们也是这么说。你们总是这样夸老朽,老朽会骄傲的。可老朽还是爱听你们这样说。

    看在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老朽赠送你一碗豆花。别小看了这一晚豆花,你要是来的晚点,保证连个豆渣都见不到。”

    “哦?那就多谢了。我一定会用心品尝的。”妙俊风再次对老人露出了微笑。

    老人站起身来,动作麻利的为妙俊风盛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花。

    白色的豆花平静的躺在碗中,浅褐色的汤汁均匀的浇在豆花的表层。点点葱花和虾米,还有一撮花生沫,更是为豆花凭添了一份诱人的气息。

    妙俊风浅浅一笑,拿起勺子,均匀地搅拌起来。随后,盛起一勺,迅速的送入口中。

    爽滑的口感,淡淡的葱香,黄豆的精华和汤汁恰到好处的混合在了一起。

    “味道妙极。”妙俊风向老者发自内心的称赞了一声。

    “这一声说的实诚。年轻人,我们的人生跟老朽的这碗豆花差不多。

    白白的豆花就是我们的一生,浓郁的汤汁便是我们的经历,葱花也好,虾米也罢,还有那花生沫,都是我们丰富多彩的人生中留下的深刻记忆。

    别看老朽只是一个卖豆花的,实际上老朽的学问高的很哩!人生处处是学问呐!”

    老者的话,让妙俊风陷入了沉思。他觉得眼前的老者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可在他身上,自己确实没有捕捉到一点修为波动。

    假如这个老者对自己有敌意,想要杀自己。那刚才就是极好的机会,可他并没有对自己动手。

    要说他是自己的盟友,是自己的朋友,那就更不像了。像他这样的大能怎么可能会在意自己呢?除非他是轩辕君的朋友或者是罗始祖的朋友。

    想到这,妙俊风立刻站起身来,对着身前的老者就是一拜。随即开口说道:“晚辈妙俊风,拜见前辈。晚辈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前辈海涵。”

    “哎!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好不容易饰演一个卖豆花的老者,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你识破了。看来老朽的演技有待提高啊!

    妙俊风,你的确却不凡。让老朽有了招揽的心思,可现实情况不允许老朽升起这样的心思。

    老朽现在的心情很矛盾,也很挣扎。你的事迹老朽都知道,起初老朽觉得都是瞎编,在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惊艳的天才,可在今天目睹了你的所作所为后,老朽对你的过往表示深深地信服。

    你很不简单,罗祖的手段可谓通天。连他这样的人对你都要客客气气,可见在你身后站着一位多么可怕的强者。当然,也不排除罗租和我一样爱才。”

    “前辈,若您和罗祖是朋友,您为何能显圣人间,而他却不能呢?还是说您没有进入星空,一直留在这颗星球上?”

    “你很聪明。然而,这一次你错了。老朽为什么要去星空呢?老朽在这星球上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傻乎乎的和他们一样,去星空外,再去追寻所谓的更高境界呢?

    学无止境,修为也是没有止境的。虽说凭借天地异宝能让自己的修为不断精进。但老朽觉得,修为再高也没有心情好重要。

    最重要的是,老朽的家人都在这里,和他们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远比孤独求道的感觉要好。

    老朽是个俗人,免不了俗套。可俗套能让人快乐,能让人在追寻大道的同时,享受到另类强者享受不到亲情之乐。

    大道万千,殊途同归。不管选择哪一种道,只要能够按部就班,稳当的走下去,不说百分百吧!至少有六成的把握能让你在这一道上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前辈,您的话我越听越玄乎,越思考越觉得脑海里雾水朦胧。也许您的道很强大,但却不适合我。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一个人的道也应是独特的。哪怕参悟的道相同,但也会有别样的韵味。”

    “你小子果然是个刺头,不按套路出牌。你就不能顺一下老人家的心意吗?你知道老人家想要说一番言论,得花多少时间来打腹稿吗?

    哎!年轻人啊!虽说实力越高衰老的速度越慢,但终有一天你也会老的。请注意,我说的是灵魂,不是容颜。

    灵魂年轻,不管这副皮囊有多老,人都会充满活力。灵魂若是迟暮,哪怕你嫩的出水,也会让人觉得暮气沉沉。

    老朽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也不想这么快就回去。趁着天色尚早,人不多,我们就好好的聊一聊吧!”

    “不知前辈想要聊什么?若是不触及到晚辈的忌讳,晚辈愿意和您吃着豆花聊着天。”

    “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这豆花可是我花了好一会功夫做出来的。一般人想吃还吃不到呢!哼!不能让你吃独食,老朽也吃点。”

    妙俊风把头一歪,吃惊的看着老者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大碗,动作迅速的给自己盛了满满一碗豆花。葱花,虾米和花生沫不再小心翼翼的轻洒,而是大把大把的抓取。

    “前辈,您至于吗?我的胃口没那么大吧!”妙俊风为了让自己的话充满信服力,拿起一个烧饼就往口中送。

    “这滋味美妙啊!在家里他们他们都不让老朽多吃,说是尿酸高。身为修行者,还怕这个?而且老朽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听来的这个词。”老者说完,就连吃几大口。

    “前辈,您从哪里来?来这里就是为了见我一面吗?”妙俊风取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

    “老朽从中央大陆来,来这里就是想见你一面。当然,也想考教你一番,看看你跟我女婿相比,究竟谁强谁弱。”

    “您女婿?让我猜一猜,您的女婿该不会是皇甫从龙吧!”妙俊风思索片刻后,很肯定的说道。

    “聪明!就是他,现在只能说是准女婿。等他把这片大陆统一了,才能跟老朽的女儿成亲。那时他才能算是老朽的乘龙快婿。”

    “前辈,他想要统一这块大陆,目前最大的敌人就是我。您出现在这,不会想以大欺小吧!”妙俊风的心里升起警惕之意,同时,心神紧紧锁定路西法赐予他的令牌。

    “别紧张,你见过像老朽这么慈眉善目的杀手吗?之前,老朽已经告诉你,来这里的目的。请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朽可是有身份的人。”

    “好吧!前辈,是我错了。但我有一个建议,尽管说出来会招您恨,但我还是要说。为了您女儿后半生的幸福,您还是给他换个女婿吧!皇甫从龙不适合他。”

    “哦?他不适合,难道你适合吗?咦?对啊!你至今未婚,年龄也跟我家宝贝相仿。你们俩在一起,那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你的建议很好,老朽会好好考虑的。只是,哎!我家宝贝脾气太倔,她认准了皇甫从龙那个兔崽子,就是不听我的劝。

    皇甫从龙那老朽也去过了。若是没有你,那小子也算天纵之资。说实在的,要是为了老朽的宝贝女儿,老朽真想现在就出手毙了你。

    但老朽是有身份的人呐!老朽是个以德服人的人。若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就把你给毙了,老朽的心里一定会诞生心魔,让老朽的一世修为毁于一旦。”

    “前辈高风亮节,晚辈佩服。晚辈斗胆再问前辈一句,您的宝贝女儿没有和他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吧!”

    “哼!说什么呢!我家宝贝知书达礼,乃是名门之秀,怎么会做出如此粗鄙的事。就算她想,她也没法做。在她的身上老朽可是设下了防护禁止,不超过老朽的修为,休想破解这个禁制。

    等一等,妙俊风,你在想什么呢?你不会把注意打到我家宝贝身上去了吧!想来一个生米煮成熟饭,然后,让老朽迫于形势,不得不站到你这一边。”

    妙俊风一时哑然,他没有想到老者的想象力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洒脱,想到一出是一出,能把两个毫无关系的人巧妙的拼凑到一起。

    “前辈,晚辈不是这个意思。高度到了您这个层次,您一定知道晚辈接下来要做什么。对皇甫从龙,晚辈不会手软。

    没发生实质性的关系,您的宝贝闺女顶多就是闹一阵子。等到心中的情绪发泄完,她也就回归正常了。

    当然,前辈的宝贝闺女乃是万金之躯,晚辈出身草根,高攀不起。心中会对她敬若神明,不敢产生亵渎之心。

    假如日后相见,晚辈定当待她如妹妹般呵护,保证她不受委屈。以此来回报前辈的豆花之恩。”

    “妙俊风,你的意思我明白。你的确是为了我家宝贝着想。你知道吗?跟你相处短短的一段时间后,老朽越来越觉得,皇甫从龙不是你的对手。

    他跟你相比犹如萤火跟皓月。他要恨,就恨你们生在了同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你的强大让所有的天骄抬不起头,让他们的光彩被黑布遮掩。

    也许,这是苍天的选择吧!我们的这个星球的确需要大一统,需要一名有魄力的人来领航。

    妙俊风,假如你没有杀死皇甫从龙,让他逃到了中央大陆,那不管我们之间的交情有多深,来日相见便是生死。

    倘若他死在了你的手上,而当你来到中央大陆时,我家宝贝闺女仍然没有忘记他,我们再见亦是生死。”

    “前辈,听您这样一说,晚辈觉得,我们有很大几率,再见便是生死。只是您不觉得这样太草率了吗?

    不是晚辈自恋,晚辈觉得,真到了晚辈莅临中央大陆的时候,晚辈的实力很可能已经达到了您的水平。若一味的只见生死,伤心的可能是您和您的家人啊!”

    “哦?是吗?那老朽还真的期待了!实不相瞒,老朽在中央大陆打遍天下无敌手,早已寂寞如雪。若是你能让老朽尝到失败的滋味,老朽不管宝贝同不同意,一定会让她嫁给你!”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