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六章 斩林天,重创杨弦
    ,!

    林天在使出禁忌之术后,整个人变成了墨绿色,皮肤也变得枯老粗糙起来。

    “要是再来一顶绿帽子就好了!”妙俊风气死人不偿命,又补了一刀。

    “呼”的一阵风响,林天向妙俊风扑了过来。在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怒意和滔天的杀意。

    妙俊风不躲不闪,挥剑迎上。对他,自己不会忌惮,哪怕现在的他真的比自己强上不少。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火星四溅,林天的身体刀枪不入,坚硬如铁。

    “咻咻咻...”的破空声响起,数十根藤蔓从林天后背冒出,以柔软的弧度向妙俊风缠来。

    妙俊风神识敏锐,他清晰的捕捉到在藤蔓的顶端有一枚银色的细针。细针被嫩绿的翠叶遮挡,即便在高速运动中,也很难被人发觉。

    “真阴毒,要是被藤蔓缠上,恐怕就会被这木型蚊子给吸食了吧!”

    “轰嗤”一声,红色的的火焰在妙俊风体表燃起。

    “叽叽叽”声不绝于耳,凡是缠上妙俊风,准备吸食妙俊风的藤蔓带着痛苦的嘶鸣化成了飞扬的灰烬。

    林天的攻击没有停歇,他也感觉到了火焰的灼烧,但还不至于对他产生威胁。

    妙俊风之所以没有对林天下手,是因为在他一旁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杨弦。虽然他未动手,但只要他动了,便是雷霆一击。

    “嚓嚓嚓...”的声音渐渐取代了“嘭嘭嘭...”的声音,妙俊风眉头皱起,不明白林天的攻击节奏和力度为什么变了。

    百回合的过招后,妙俊风发现了其中的蹊跷。搞了半天,林天是在对自己下毒。

    别看每一拳或掌击到的地方只留下一点毒素。聚沙成塔,积少成多,百回合下来,这一点点的毒素已累加成了大面积的毒素。

    地火可以帮自己烧毁入侵的毒素,但却祛除不了该毒所具备的特有神通。

    两个人的战斗在妙俊风刻意的维持下,一直势均力敌。可现在,林天慢慢的占据了上风,大有把妙俊风压着打的趋势。

    杨弦在此刻蓄势待发,只等机会出现,便会袭杀而至。

    林家的禁忌之术自己可是知道的。这种术法一旦开启,便会六亲不认,敌我不分。只有吸食了一个人的神魂后,才会让自己的神智变得清晰。

    若不是如此,自己早就加入到战局当中,何必苦苦掠阵到现在。

    妙俊风感到不妙,体内的生生不息之力不停的帮自己分析化解苍木的神通。可按照目前的速度,仍然是杯水车薪。

    深吸一口气,妙俊风忽然收起明王剑,摆开精神太极的架子,和林天打起了太极。

    四两拨千斤,既然自己的力量处于弱势,那就换一种打法。自己就不信了,这苍木神通可以无限制使用。

    在一旁蓄势待发,卯足了劲的杨弦,在感觉到双方又回归到势均力敌的局面后,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这股劲若是一直攒着,自己肯定憋坏,若是白白的放掉,那又实在可惜。鸡肋啊鸡肋,“玛德”杨弦忍不住骂了一声。

    一掌风云动。生生不息的掌劲犹如行云流水,一波接一波的不断向林天拍去。

    一拳携万钧。借力打力,林天的拳劲被妙俊风巧妙地借来,加倍的还了回去。

    一肩顶天地。顺势而为,不浪费一丝一毫的力量,将身体各部位的攻击发挥到极致。

    身转星河动。虚无之力和杀戮之道相结合,虚虚实实,杀意凝聚,让妙俊风周身形成一片特殊的领域。

    没有神智的林天只有战斗本能,不会去思考眼下的态势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但身在一旁的杨弦急了,他觉得自己若是再不出手,林天很有可能会被妙俊风给一掌劈杀。

    “该死的,几家老祖为什么到现在都不现身呢?难不成他们想见的就是我们被杀死,妙俊风一身底牌尽出吗?

    呵呵,这就是家族吗?今天我总算体会到下面人的心情了,也回忆起在懵懂少年时,我心中对这种做法的鄙夷了。”

    杨弦把所有的情绪化成一股推动力,让先前积攒的力量全部汇聚到自己的右手中。

    “白虎杀!”

    杨弦给自己的这一招,临时性的取了一个霸气的名字。他希望借着这个好兆头,能够一举将妙俊风击杀。

    然而,妙俊风在他攻击临近的那一刻,身影突兀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杨弦的这一拳不得不打到林天的身上。

    杨弦心思百转,很想抽身而退。可他面前的林天才不会想那么多。一声怒吼,绿烟蒸腾,林天竟然在此时爆发出全部的力量,向杨弦冲了过来。

    “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杨弦,你在一旁看了这么久,我也是叙炖鸡汤炖了那么久。难道你以为这鸡汤是那么好喝的吗?”

    “走开!”杨弦暴怒,气息狂涨,本就修为高过林天的杨弦,在此时还不留情的向林天扇了一巴掌。

    好巧不巧,这一巴掌的力道让林天在空中旋转起来,打了个弯,直接转到了妙俊风面前。

    “哎呀!你这是作甚?送的礼太重了,哎!长者赐不敢辞啊!这礼我就收下啦!”妙俊风唤出明王剑,毫不留情竖劈而下。

    “噗啦”一声,林天变成了两片血肉,从高空中一坠而下。

    “你,你之前都是伪装的?”杨弦在林天死后,刹那间明白过来。

    “不错,还不笨。轮到你了!”妙俊风对他们可不会留情,机会来了,绝不会让它错过。

    杨弦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随后,召唤出自己的战矛,迅速的一个横档。

    “咔”,“呲啦”。

    战矛断裂,鲜血纷飞,杨弦被妙俊风一剑重伤,身体缓缓向地面落下。

    杨弦对身上的疼痛没有感觉。妙俊风对自己的威胁让他五感尽失,只剩下对妙俊风浓浓的忌惮。

    “我究竟招惹了怎样的一个敌人?家族究竟惹上了多大的麻烦?老祖啊!您真的觉得能战胜他吗?您真的觉得凭借三家联盟能诛杀他吗?

    呵呵,也许我看不到了,这件盛事就留给您看吧!希望您能毫不后悔的看到最后。”

    “嘭”的一声,地面上砸出一个大洞。

    在远处围观的世家子弟们,个个脸色煞白,神魂欲裂。现在唯一能让他们坚持留下来的理由,便是几家老祖还未出手。

    他们相信这是家族的谋略,希望借此耗尽妙俊风的力量,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收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