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九章 战三雄(中)
    “火猿出世!”杨秋身形一跃,朝妙俊风所站地方拍出一掌。

    “叽叽叽...”的叫声伴随着这一掌的拍出在空中响起。一只浑身上下被火焰包裹的猿猴,手拿烧火棍,向妙俊风就狂砸而下。

    妙俊风举剑横档。“当”的一声,火猿的力道让妙俊风手臂一麻,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

    杨秋双眼一缩,在见到这一幕后,立刻喊道:“诸位不要在用火系法则对付他了,他不怕火!”

    不怕火?这一声呼喊,让李风霜和林动地为之一惊。

    一个人天生对火系法则亲近,不是精通此道就是身上蕴含重宝。从妙俊风目前的状态来看,他并不是修炼火道的人,那唯有他身怀重宝可以解释的通了。

    “果然是身怀大气运之人,连这等宝贝都有,假如此宝在我手上,定可以让它绽放出夺目的光彩!也只有此宝才能配得上像我这样的英雄。”林动地在心里臆想道。

    “身怀重宝,不显山不露水,行事低调。此子不除,必是祸害!”李风霜想的比林动地要远。站的高度不一样,考虑的事情也会截然不同。不然,他的修为也不会比林动地高一个大境界。

    火猿的攻击越来越猛,妙俊风抵挡的稍微有点吃力。假如现在的火猿仍然是式神,那自己还可以利用一下他的心理。

    眼前的火猿完全被抹除了灵智,只剩下一副空壳。想要消灭火猿,就必须先解决杨秋。

    “收!”妙俊风灵机一动,把火猿收入了虚无世界。

    成也火猿,败也火猿。切断了火猿和杨秋之间的联系,身在虚无世界的火猿,犹如一个猿形火炉,站在那一动不动。

    “杨秋,你还不收起这项神通吗?哎呀!我干嘛好心的提醒你,活活的耗死你不是更好吗?”妙俊风得理不饶人,时不时的就要刺激他一下。

    “凤乱天下!”

    风起云涌,风速逐渐激增,到最后形成一幅风卷残云之象。

    “啾”的一声凤鸣,一只仪态万千,高贵威严的青凤从九天之上御风而下。

    虽然只是借来的一道意念,但足以将凤族的神韵展现的淋漓尽致。

    “呼哧”一声,在青凤轻轻地煽动下,大股的风元素向妙俊风聚拢而去。

    它们没有携带攻击,更不存在一点排斥的意念,仿佛妙俊风就是它们其中的一员。

    “哗”的一下,青凤单翅一拂,迎面而来的力量像是情人在抚摸你的脸颊。

    经它这么一拂,妙俊风感到自己跟风元素之间的联系更紧密了。就好像自己是离家出走的孩童,直到成年以后才回归家族。

    “不好!其心可诛!”妙俊风刹那间回过神来,后背渗出一层冷汗。

    青凤使出的招式杀人于无形,让人在不知不觉中被它给灭杀。即便是死,也会快乐的死去。

    当你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中了它的幻术。身处于幻术中的你,会被它的美所吸引,它所有的一切,包括做出的动作,都会让你觉得无限美好。

    实际上就这好比是给你打了麻药,哪怕它拿一柄利刃在你身上割一刀,你也会觉得它在为自己轻轻的按摩。

    “龙拳!”妙俊风向青凤打出一拳,这一拳蕴含地火之威,也能伤人神魂。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青凤,先让我收点利息,等见到真正的你,我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啾”的一声凤鸣。青凤察觉到了这一拳对自己的威胁。它挥动翅膀,冲向九天。

    然而,风助火势,你越折腾,这龙拳的威力也就越大。到最后,一张巨大的龙口把青凤一吞而下。

    杨秋在青风被吞下的同时,神魂一阵剧痛。他干呕一声,吐出了一口白色的的鲜血。

    神魂之伤要比肉身之伤难痊愈,一旦受伤,必须得好好休养调整。想要恢复到以往的正常水平,需有滋养神魂的天地灵物来滋补,不然,神魂之力能不倒退,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杨秋的落败,让林动地不得不顶替他的位置,向妙俊风发起了进攻。

    “鬼祖木,阴气冲天,万鬼噬魂!”

    林动地喊的是惊天地泣鬼神,冲天而起的阴煞之气让方圆百里之内的地域变得鬼气森森。好似这方土地和黄泉幽冥的土地置换了一下。

    “妙俊风,任你千般本事,也休想逃过鬼祖木的啃噬。放心吧!等你成为了它们中的一员后,我会好好对你的。”

    一个个怨气冲天的鬼影在妙俊风眼前出现;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夜叉在妙俊风上方怒目圆睁;一双双惨不忍睹,白骨森森的鬼手破土而出,向妙俊风不停的召唤。

    假如站在这里的不是妙俊风,而是其它强者,一定会被眼前的地狱景象吓得六神无主。

    可谁让站在这里的是妙俊风呢?他非但没有感到恐惧,反到升起一抹亲切之感。

    幽冥黄泉是自己的第二个家,在名义上自己已算是幽冥界的六分之一主人了,对你们怎么会感到害怕呢?

    “大胆鬼祖木,见到本尊还不滚过来行礼!别以为本尊不知道,你还没死!”妙俊风双眼一瞪,怒声喝道。

    黄泉法则在此时被妙俊风飚射而出,黄泉意志在此刻被妙俊风引入这片地域。隐隐的一顶皇冠在妙俊风头顶浮起,彰显着他的权威。

    鬼祖木生性狡诈,但在黄泉之主面前,它必须得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哪怕它称王做祖也不行。

    黄泉是它的根,根若不存,自己在阳世又岂能存活。

    “拜见大人!请大人恕罪!”鬼祖木化成一个老者的形象,在地面上向妙俊风行了跪拜之礼。

    这一幕,不仅让林动地,也让李风霜和杨秋惊掉了下巴。

    这是怎么回事?鬼祖木为何要向他行如此大的重礼!难道他真是黄泉之主?难道这世上真有九幽地府吗?

    想到这里,三位大能身体一震,脸色变得煞白,心脏也是在某一刻短暂的停止了跳动。

    “鬼祖木,念你不知情,速速退下,不要再跟着林动地了。本尊知道你有能力摆脱他。”

    “谢大人不杀之恩,我这就走!”

    “不!”林动地惨叫一声,一身的精气神在鬼祖木说走就走的行动下,丧失了九成。

    如今的他,一副皮包骨,犹如风中残烛,说不定下一刻就会步入黄泉。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