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真我的风采
    “嘎!你们俩不会是小情人吧!在那窃窃私语什么呢?”

    被哈尔帕斯这样一说,妙俊风和小姐的脸上同时出现一抹红晕。这是没有经历过恋爱的少男少女,都会出现的正常表情。

    “嘎!你这臭小子难道没有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她们两个是本伯爵的夫人,你跟她们亲近,那就是对本伯爵的大不敬!本伯爵要先杀了你,以儆效尤!”

    “咻!”的破风声响起,哈尔帕斯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妙俊风的身前,伸出他的爪子,向着妙俊风的心脏就掏了过去。

    妙俊风的反应也是极为迅速,身形在后跃的同时,左手的掌心雷剑也是被他给激发出来,一个上撩,向着哈尔帕斯的脖子就刺了过去。

    “嘎!该死的小子!”哈尔帕斯不得不变换方向,从右侧面向着妙俊风再次杀去。

    妙俊风站稳身形后,是左脚一蹬,挥剑向着哈尔帕斯就迎了上去。在气势上绝对不能弱于对方,不然一步弱步步弱,到最后所有的优势都会被对方给占去。

    哈尔帕斯瞥了一眼妙俊风手中的雷剑,他轻蔑的哼了一声,他可不认为这个嫩小子召唤出来的雷剑有多么厉害。

    “当”的一声响起,哈尔帕斯的右爪跟雷剑交击在了一起。

    一股烧焦的味道是立刻散发出来,紧接着“嗷”的一声嚎起,哈尔帕斯是一个闪身,向后退了十几米。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爪,在自己强大的生命力下,右爪的伤势虽然在恢复,但是这速度比以往要慢上许多。

    “这小子的雷剑有古怪!可按理来说以这小子如今的境界,怎么能驾驭得了如此厉害的雷剑呢?这雷也不是普通的雷,我可是从伤口里感觉到了一丝天罚的气息。”

    在场的可不仅仅只有哈尔帕斯惊讶,小姐一行人也是对他刮目相看。

    先前他对付群鬼,没有引起大家过多的注意。但现在,当他独自一人面对魔神当中的伯爵时,他的战力顿时显现出来,连着身姿也是变得让人崇拜起来。

    “小子,你手中的剑叫什么名字?本伯爵很想知道。”

    “掌心雷剑。”

    “掌心雷剑?名字挺好听,可你不要以为,光凭这就能对付得了本伯爵了。本伯爵可是注意到了,你在驱使它的时候,是极消耗体力的。你应该是个文者吧!真搞不懂你怎么会干起武者的活。

    再有,你这掌心雷剑也不是很稳定,是不是能量快要耗尽,使不出来了呢?”

    妙俊风没有回答哈尔帕斯的话,但内心确是冷汗连连。他说的话全中,这等于是将自己看了个通透。

    “嘎!是不是被本伯爵说中了!英明神武的我怎么会看不透你这区区一个活着的肉干呢?

    嘎!就让本伯爵露两手真功夫给你瞧瞧,免得你还存在侥幸心理!”

    从哈尔帕斯的身上散发出了红色的旋风,他的头颅也是变成了鸽子的脑袋,一双眼瞳是通红如血,全身上下也是向四周散发出令人晕眩作呕的恶臭。

    “嘎!来吧!小子,拿出你最强的姿态,不然你可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他伸出自己刚恢复的右爪,对着妙俊风勾了勾。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凝视了一眼左手中的掌心雷剑。他很想沟通一下那位古怪的前辈,但男儿的骨气让他摒弃了这个念头。

    自己刚想着不能过于依靠外援,怎么现在一下子就想求助于前辈了呢?前辈能救得了自己一时,可救不了自己一世。

    “记得在净世庭书库中的一本古书中看到,在古时可以用自身的的精血来蕴养符箓,提高符箓的品阶。

    我这掌心雷剑说到底也是符箓,死马当活马医吧!就用精血试试看。”

    妙俊风的脑海中灵关一闪,立即是想到了一种可行的办法。

    他能够这么快的想到解决办法,也跟他平时养成的习惯有关,他一直告诫着自己,无论处于什么样的情况下,都要时刻保持镇定和理智。

    他举起自己的右手,对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就是重重的一击。原本就有点疲惫的身子,在这重重的一击之下,是立刻晃荡起来。

    第二下,第三下,一直到第六下,妙俊风是忍不住的喷出一口精血。

    在精血喷出的一瞬间,他是眼疾手快的用左手接住大部分喷出的精血。

    他的内心很忐忑,若是没有效果,那自己这做法就是作死的节奏。

    一个呼吸的时间,在平时是很短的,但在此刻却显得那样的悠长。好在下一个呼吸开始的时候,他左手当中的掌心雷剑是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波动。

    “哈哈哈...”妙俊风忍不住内心的欣喜,是放声大笑起来。

    只是他这一笑,不仅让小姐一伙感觉到他像是疯了,也让哈尔帕斯觉得他是不是被自己给吓傻了。

    “嘎!难道本伯爵现在变得这么威猛了?光是变个身,散发一下自身的气势,就能把人给吓傻咯?”

    “伯爵大人,接我一剑!”

    妙俊风止住笑声,单脚用力一点,左手的雷剑划过一个半圆,向着哈尔帕斯就飞速的冲了过去。

    “哼!小样,别以为这样就能唬住我!”

    哈尔帕斯眼中红光一闪,想要使用他的神通控制住妙俊风。

    然而,他失算了,迷惑他人心智的神通,在雷剑的面前是一点效果也没有。

    也正是这一失算,再加上他的托大和毫无防备。妙俊风的一剑是扎扎实实的劈到了他的身上。

    他那灰色的羽绒上,是留下了一道红色的血痕。血痕很显眼,并且还在不断扩张着。

    “该死的小子!”

    哈尔帕斯怒吼了一声,连“嘎”都没有说。他感觉到雷霆之力正在他的身体中蔓延,阻止他的自我恢复。

    妙俊风冲到哈尔莫斯的身后,右膝跪地,左手用雷剑撑着自己。

    他笑了,他为自己而高兴,依靠自己的力量这感觉就是爽。

    “小姐,我不得不说他刚才展露的风采很惊艳。”

    “嗯,是的,真我的风采。实在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也有让我看不透的一面。”

    “那小姐你觉得他会是我们未来的威胁吗?”

    “那到谈不上,现在的他真是太弱小了,就算再给他十年的时间,他也达不到威胁我们的地步。而十年的时间足够让我们做很多事了。”

    “还是小姐的眼光长远,我们是不是可以出手了,现在的时机刚好。”

    “再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