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漂亮的女人不可信
    “嘎!小子,你彻底惹怒我了!我改变主意了,我要生吃了你!”

    哈尔帕斯身上的气势暴走起来,一个转身就出现了妙俊风的背后。

    他现在可不管什么公平不公平,对着妙俊风的后背就是一个飞踹。这一脚饱含了他一肚子的怒火。

    “嘭”的一声,妙俊风被他给踹飞了起来,像是一枚出樘的枪弹,向着宫殿的墙壁就射了过去。

    “哄”的一声,妙俊风被嵌入了墙壁内。

    他的嘴角留下了鲜红的鲜血,以他为中心的墙壁上也是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纹。

    “嘎!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还没结束呢!这一脚只发泄了本伯爵一半的怒火,还有一半的怒火本伯爵可不想憋着。”

    说罢,哈尔帕斯是向着妙俊风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他的脚步声像是夺命丧钟般,每一下都会令妙俊风的心头感到一震。

    “小姐,我们要不要出手帮他?”

    “你认为有这个可能吗?更重要的是哈尔帕斯现在可处于暴怒中。”

    一个个身披战甲的魔兵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的周围,将他们紧紧的锁定起来。只要他们敢乱动一下,魔兵们会毫不犹豫的对他们进行无情的杀戮。

    等到哈尔帕斯走到妙俊风的身前,妙俊风是对着他咧嘴一笑的说道:“哈尔帕斯,其实你本性是善良的。要不然,也不会让我们活到现在。

    你千万不要说是因为太寂寞了才对我们手下留情,若是你真这样说那会让我看不起你的。”

    “哼!你是不是想通过说话来干扰我的心智,让我分神。我告诉你,你太嫩了。我吃的盐可是比你吃过的饭都要多。

    你也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安心上路吧!”

    妙俊风再次咧嘴一笑,随即神情一禀,左手的雷剑是刹那间暴涨起来,直接洞穿了哈尔帕斯的身体。

    “谢谢你给我准备的时间,我自己打自己喷出的鲜血,还没有你这一脚踹出来得多。虽见不得都是精血,但胜在量多。

    有了血液的滋润,我这掌心雷剑可是威力大增,你瞧,现在可是稳稳的穿在你的身体上,晃也不晃。”

    “咳!”一口鲜血喷出,哈尔帕斯的眼眸是黯淡下来,身上的气势也是有回缩迹象。

    “该死的小子,我还是上你的当了。兄弟们都说我话多误事,看来在今天算是应验了。只不过,你不会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死我了吧!我顶多就是小睡一会。”

    “哈尔帕斯,你我无冤无仇。我干嘛要杀死你,再说我又不是来收服你的。我...”

    说到这,妙俊风的嘴角也是再度流出鲜血。刚才那一下可是让他的伤势又加重不少。按照目前的伤势,他明白,若是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自己恐怕就要交代在这了。

    “你小子到挺诚实,只可惜如今的世道,诚实的人不一定有好日子过。”

    “不然,我觉得人还是要真诚些好。”妙俊风的声音比之前明显小了许多。

    “哈哈哈...,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小子,我觉得你挺合我口味。我可以放你离开,但他们不能。不要问为什么,对你有好处。”

    妙俊风的大脑开始飞快运转起来,但由于身体真的很虚弱,血液又流失太多,现在的他渐渐开始感到力不从心,就连神智也是开始变得模糊。

    “小姐,现在动不动手?”

    “动手!”

    小姐一声令下,十名武者是立刻从身上掏出了一模一样的十枚令牌。

    咒语声响起,十枚令牌是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一副阵图是在片刻间形成,将他们给笼罩起来。

    有了阵图的保护,那些围困他们的魔兵是再也对他们构不成威胁。相反,凡是被阵图触碰到的魔兵,都会在顷刻间化作一团黑雾。

    他们向着哈尔帕斯走了过去,阵图的威力也是被小姐给全部激发。

    受到阵图之力的压迫,哈尔帕斯的气势开始不断地被压缩,自身的魔力也是开始被压制。

    也许是因为雷剑在哈尔帕斯身体中的缘故,妙俊风此时也是间接地受到了阵图的波及。雷剑慢慢的缩回,直至退回成掌心雷符,而他的伤势也是在雷剑退回后,再度加重一分。

    “哈尔帕斯,你是选择死亡还是臣服?”

    开口的不是小姐,而是那个一直以来和妙俊风友好相处的丫头。

    妙俊风的双眼一时之间睁得老大,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哈哈哈...,原来你们不是人族,而是修罗族。你们的胆子还挺大,竟敢深入这么远来收服我?你们就不怕被发现吗?”

    “这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了。赶紧回答我的问题。我的耐性有限。”

    “我都伤成这样又被你们给锁定住了,难道还不算回答你们的问题吗?”

    “好,那你就将你手上的戒指交出来吧!”

    丫头从哈尔帕斯的手上接过戒指,将它给戴在了自己的手上。随后,她开心的笑了,伴随着她这一笑,她的身躯和容颜开始出现变化。

    转眼间,她就变成了一位倾国倾城的佳人。只是从她的骨子里透露出的是一股锋锐的英气,并非是娇滴滴的女子气。

    “妙俊风,原本我还想抹去你的记忆。但从你身上的伤势看来,你也快撑不了多久了,也算是省却了我与你的肢体接触。

    在我的眼里你真的跟蝼蚁没有任何区别,要真说有什么区别,恐怕你也就是一只带有幽默细胞的蝼蚁。

    感谢你一路的照顾,我们就此别过,再见。哦!差点忘了,我们是再也见不到了。”

    阵图光芒一闪,带着他们和哈尔帕斯就消失在了妙俊风的眼前,整个大殿一下子显得空旷安静起来。

    “呵呵,这就是做好人的代价吗?明明是一个很美的女子,可这心机和手段实在是令人感到心寒。你说我要死了,就一定要死吗?

    笑话,你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站在你的面前,让你乖乖听话的!咳咳咳...”

    “好安静啊!隔离区就是封印地,既然魔神被收服了,这封印地也就失去意义了吧!想来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把我给救出去。

    好累啊!真的好累,要不就先睡一会吧!等一觉醒来,说不定就睡在自己的床上了。”

    妙俊风缓缓的闭上双眼,身上的气息也是变得萎靡起来,那生命之火也是在一点一点的暗淡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