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是我还是他
    一阵眩晕过后,妙俊风发觉自己站在一条溪流的边上,周围是苍翠的青山和茂密的森林。

    “我们终于见面了。”

    一道声音伴随着山间的微风传入了妙俊风的耳朵,紧接着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是从溪水另一边的树林里走了出来。

    “你是谁?”妙俊风不自觉地伸手向着腰间摸去。

    “难道你忘了你已经不是文者了吗?你的腰间什么也没有。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聊聊天,然后痛痛快快的战一场。”

    “聊天?打架?”

    “没错,就这么简单。先聊些什么呢?有了,就从你了不了解你的祖先开始吧!”

    “在我们聊天之前,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我明明是站在祖殿里的。”

    “这重要吗?还是先谈谈你的祖先吧!”

    “很抱歉,对于祖先我知之甚少,父亲不曾对我说过,就算是爷爷也没有多说过什么。只提到过第一位家祖是一个了不起的存在。”

    “哎!看来现在的妙家已经没有多少拥有凌云壮志的人了。没落了,真的是没落了。”

    妙俊风把头一偏,双眉轻轻蹙起,进而追问道:“你的语气告诉我,你很了解我们妙家,对于先祖也是很熟悉。不如,就由你帮我补习一下家族史吧!”

    “哈哈哈...,人小鬼大,这一点和我很像哦!

    既然你的爷爷没有和你多说什么,那我也不便多说。然而,我可以透露一点给你听,但你必须保证将我的这些话给烂在肚子里。”

    “我保证。”

    “嘿嘿,其实也没有多重要,基本上时间存在长久的家族都会知道,妙家是一个了不起的家族,第一代先祖建立的妙家,可是位列各大世家之首,属于顶级的家族。”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我干嘛没事做糊弄你一个小鬼啊!就算我今天没有告诉你,你以后也会知道的。我之所以之前让你保证,也是为了测试一下你的人品。”

    “打住,你我素不相识,没有多少交情,你没有必要做这试探。我觉得我们俩之间也没什么可聊的,还是运动运动,过过招吧!”

    “可以啊!只是你拿什么跟我过招呢?要文没文,要武没武,文不成武不就的,我真怕我一不小心就把你给打死了。”

    “放心吧!我还没那么脆弱。你若是不尽力,我还担心把你给打死了呢!”

    “哦?是吗?让我猜猜你这么自信的原因,难道就因为你有同伴站在你的身后?”

    妙俊风很自然地回过头去,他担心所罗门由于好奇从戒指里跑了出来。

    就在妙俊风回头的一瞬间,一连串的咏唱之声是从溪流对面响起,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只凶猛的火鹰是向着他就扑面而来。

    妙俊风微微的惊讶了一下,本能的又向腰间摸去。

    “笨呐!赶紧使出雷剑啊!”所罗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对着他就咆哮了一声。

    “可我现在没有精神力,若是现在就动用师父赐给我的灵珠,实在是暴殄天物!”

    “臭小子,你记住,你欠我一次。等回去后若是不给我寻来滋养神魂的灵药,下一次你就暴殄天物吧!”

    眼下的形势来不及妙俊风说一番感激的话,在他感觉到从戒指里涌出来的精神力后,他是立刻祭出了自己的雷剑。

    有了在封印地搏杀的经验,妙俊风没有站立在原地,而是呈“之”字形,向着那火鹰就冲了过去。

    “咦?这小子哪来的精神力?明明识海已经干枯,文武之门也已封闭。嗯,往下看看再说。”

    “叽!”的一声鹰啼,火鹰是伸出利爪向着妙俊风就急抓而下。

    “哈!”

    妙俊风双眼盯着火鹰,没有躲闪的念头,举起手中的雷剑向着火鹰就挥劈而下。

    “噗嗤”一声,火鹰被一劈为二,化作了断开的符箓。

    “嗒嗒嗒...”妙俊风踏着溪水,乘胜追击,想一鼓作气的将对面的那个家伙给拿下。

    “哈哈哈...,有意思的小家伙,看我的式神!”

    “吼!”一声震天的兽吼,一只长着翅膀的金色雄狮是从天而降,挡在了妙俊风和神秘人之间。

    金色的狮子比普通的狮子要大上一圈,身上也是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一股兽中王者的威仪不断的从它身上散发出来。

    “切!不就是一只大猫吗?我照劈!”

    战斗起来的妙俊风是很认真的,敌人越强大,他便越兴奋。

    “嗤嗤”的雷电之声是从雷剑上不断传出,妙俊风身上的气势也是随着奔跑而快速的上涨。

    “吼!”

    一个透明的狮子头是伴随着金狮的一吼,向着妙俊风就轰了过来。

    见到这个狮子头,妙俊风的脑海里是立刻出现了选择题。

    “这个狮子头会是有形有质还是有形无质呢?”

    “这二者有区别吗?甭想那么多,劈它再说。”所罗门差一点就给妙俊风气晕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时间思考这个。

    “唰!”的一下,雷剑劈了个空。

    “糟糕,是有形无质!”

    妙俊风刚一喊完,这狮子头就轰入了他的身体内。

    一瞬间,妙俊风感觉自己的体内是翻江倒海,眉心处也是传来阵阵疼痛。

    “呀呀个呸的!再来!”

    妙俊风一咬牙,是挥剑继续向着前方冲去。

    “吼!”

    又是一声狮吼,透明的狮子头是再度向着妙俊风袭来。

    妙俊风这一次没有挥剑去劈它,而是紧紧的咬住牙关,硬撼上了狮子头。他想兵行险招,出其不意。

    然而,“哎呦!”一声响起,妙俊风被这狮子头给撞飞了出去,再度回到溪流的对面。

    “怎么又有形有质了?”

    捂着疼痛的胸口,妙俊风是气不打一处来,到底是谁算计谁啊!是我还是他,怎么总感觉眼前的这个家伙能把自己给看透似的。

    “怎么?这么一点挫折就受不了了。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神秘人摇着头,说话的语气颇为惋惜。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将雷剑握紧了又松开,随后是单脚一蹬,身形往前一跃,右臂一摆,将雷剑掷向了神秘人。

    “唰”的一道白影,狮子头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下子就平移到了雷剑的前进路线上,以自己的消亡换取了雷剑的碎裂。

    妙俊风这下是有点傻眼了,难不成还真的被自己给猜中了,他能看透自己?自己在算计他的同时也被他算计着?

    这一战到现在,到底是按照谁的意志在进行,是我还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