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人呢?”

    妙荣和妙如来到妙俊风所住的院落,当妙如敲门久久无人应答后,是把门一推,之后一脸的问号。

    “会不会去餐厅吃晚饭了?”

    “不会,在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他,会让人把晚餐给送过来。”

    “可你忘记了一件事,你和他分开后,就到了我那,和我谈了很久。你并没有安排人前来送餐。”

    “哎呀!好像是的。那我们赶紧去餐厅吧!”妙如一下感到脸颊很烫。

    “爷爷,姑姑,你们怎么一起来了?”妙俊风正巧赶在他们走出院落时回来了。

    “俊风,你去哪了?不是让你在房间里等人来送餐吗?”

    “哦!我去仓库转了转。这心中一有事,不把它处理好,我就不踏实。”

    “你去仓库处理什么事?这仓库内的货物应该是大哥在管理啊!”妙如对于妙俊风的话感到很纳闷,他对眼前的这个外甥是越加看不懂了。

    “炼器!”

    “炼器,嗯!不错。等等,你说什么!”妙如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但在下一刻是张大了嘴巴,吃惊的不得了。

    “俊风,你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你怎么可能会炼器?你不会是由于近来的刺激和压力,让你患上妄想症了吧!”

    “爷爷,您觉得我有必要通过这样来彰显我的存在吗?您自己看吧!”妙俊风说着便将挂在腰间的佩剑递给了妙荣。

    黑色的佩剑一入手,一股符器特有的波动是立刻勾动起妙荣的精神力。

    “这,这真是的你刚刚炼制的?符器可不是那么好炼制的,而且这才多久,你就炼制好了一件符器!”

    “还行吧!毕竟是第一次尝试,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想随着时间的推荐和炼制数量的增加,我应该能炼制出更好的符器。”

    妙如这边还没缓过劲来,妙荣是紧接着就加入了妙如的行列,那嘴是能张多大就张多大。

    ..................

    冯家的主厅内,冯欣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在父亲的怀里,要说有多伤心就有多伤心。她从回来见到父亲就保持着这个状态一直到现在。

    “欣儿啊!你就先别哭了,你要是再这么哭下去,为父的心可就要碎了。”冯海拍着冯欣的肩膀,尽显慈父之态。

    “冯石,你一五一十的把话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了。”对待管家,冯海是立马恢复了家主的威严。他角色转换之快不得不让人伸出一个大拇指。

    冯石咽了一口口水,即便是双腿已经站麻,他仍得保持恭敬之姿。眼前的家主自己可是侍奉了三十年,对于他的脾性,除了他的父母,也就是自己最了解了。

    “回老爷的话,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过了一刻钟,冯石闭上了嘴,等待着家主做出最后的决定。

    “哼!岂有此理,小小妙家竟敢如此对我女儿,是可忍孰不可忍。水儿不是说今天回来吗?等水儿回来了,我们就上妙家去讨个说法。”

    “是,老爷。”冯石的心里也是一阵暗爽,谁让妙俊风几次三番的让自己下不来台。

    ..................

    封印哈尔帕斯的区域,在一阵晃动和一场大风过后,是直接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片荒土诉说着这里曾经是有过什么存在的。

    “呵呵,真是没有想到啊!在这区穷乡僻壤,竟然会出现收服哈尔帕斯的人物。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人物是我们自己人还是潜伏进来的敌人。”

    “坤风,我觉得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不然,头儿也不会一下子派我们三个前来。”

    “离昧啊!你往那边瞅瞅,说不定某个家伙已经推测出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离昧顺着坤风的话朝乾飞扬那里看了过去,只见他愁眉不展的蹲在地上,一手摸着地,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

    “飞扬,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若是有的话不妨说出来听听。”离昧是个直性子,有什么就说什么,你要是让他动心眼,那除非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发现是有,但很奇怪。按理来说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乾飞扬倒也没隐瞒,直接道出了心中所想。

    “那赶紧说说,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我们可是有三个人呐!”

    “也好。还记得我们过来时遇见的那驾马车吗?你们觉得马车中的人实力怎么样?”乾飞扬站起身来,拍着手说道。

    “差劲!”

    “不入流。”

    “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明明境界低微,但我在这里残留的气息中,发现最多的就是他的。

    可要说是他收服了哈尔帕斯,我觉得这真的是天方夜谭。”

    “坤风你怎么看,在对待任务的问题上,飞扬是从来不会开玩笑的。我也希望你能放下个人的成见,让我们一起把这个任务完成。”

    “好好好,谁让离昧大人发话了呢!我也赞同乾飞扬的推断。但目前留下的唯一线索就是那驾马车上的人,我们想要获取进一步的情报,也只有去他们家里做下客了。”

    “你知道他们是谁?”离昧很惊讶的问道。

    “不仅我知道,他也是知道的,而且他比我更熟。”

    “什么!飞扬,你跟他们很熟吗?要真是这样的话,这个任务你可不能再接手了,要避嫌。”

    “你就放心吧!我只带一双眼睛,其它的一律不管不问。我相信你的公正,还有就是我相信这一次也是坤风大展身手的好机会,他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哼!要你多嘴。本来还觉得挺爽的,被你这样一说,这个任务还真是无聊啊!”

    “哎!”离昧轻拍一下自己的额头,对这两个人,自己实在是无话可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头儿硬是要将他们俩和自己编成一组。

    ..................

    “俊风,不是爷爷不相信你,而是你带给我们的惊喜实在是太震撼了。

    你现在能和我们一起再去一下仓库,然后当着我们的面,再炼制一件符器吗?”恢复过来的妙荣,带着家主的睿智,用征询的口吻向妙俊风问道。

    “没问题,爷爷请,姑姑请。”妙俊风自然不会搪塞,现在唯有用事实来证明自己在这个家还是有分量的,未来这个家更是要靠自己撑起来的。

    “呼!”的一声,一阵突来的大风刮到了他们身上。

    “起风了,难不成今晚要下雨吗?”

    妙荣的话让妙俊风和妙如在听了后,是感到一语双关。也许今晚真的会下雨,而且还会是瓢泼大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