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退婚
    冯海的话让妙家的旁系长老心动了,为了一个废人而跟一个比自己强大的家族做对,显然是不划算的。

    “族长,我觉得冯家主的话似乎也有点道理,您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

    “是啊!家主,就算我们不给冯家面子,但那个势力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吧!您也看到了,冯水如今的身份可不一般。”

    “哼!妙立,妙周两位长老,你们是不是被他给收买了?你们还算是妙家的人吗?”妙如瞪着眼睛,对着刚才那两位开口的长老责问道。

    “好了,大敌当前,理应一致对外。俊风是我们妙家的人,更是我们妙家第三代嫡系长孙。若是把他就这样交出去,那不等同于我们亲手将妙家的未来给送出去了吗?”

    妙荣的话顿时让场面安静了下来,但这并不代表旁系的长老赞同他的观点。在他们的心中妙俊风就是一个废物,没有一点利用价值的废物,

    “妙荣,听你的意思,你是准备负隅顽抗到底了!”冯海的脸色很阴沉,身上的杀气处于一种即将爆发的临界点。

    “啪啪啪!”的鼓掌声抢在妙荣开口前,传入了在场的每一位耳朵中。

    “冯家主,为了一个小小的我,劳师众众的整这么大一个场面,是不是有点太看得起我了?还是说你本来的意图就不是冲着我来的?”

    “俊风,进去,现在不是你站在这逞能的时候!”妙荣身体一横,是挡在了妙俊风的身前。

    “不错,你还算有担当。知道再躲下去就会连累家人,所以主动走出来了。很好,念在你这样识抬举的份上,回去后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爷爷,你就让我来处理眼前的事吧!你要相信我。”妙俊风对于妙荣挡在自己的身前,心中感到很暖。可眼前的事,也只有自己才能化解,也许平常不行,但现在绝对可以。

    妙荣轻眯双眼,略作思索后,郑重的开口说道:“好,就交给你来处理。我们是你坚强的后盾,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会由我这个家主先顶着。”

    “很感人啊!用得着这样生离死别吗?原本就是一件很小的事,你有必要夸张成这样吗?看来妙家真的是不行了啊!”冯海的嘴角掀起一抹弧度,心中是暗暗的冷笑了一下。

    “嗒嗒嗒...”

    妙俊风迈着从容的步伐从大院中走了出来,一步步的走下了石阶。

    一阵夜风吹过,带起了他的白袍,拂起了他那披在身后的黑色长发。

    清澈的眼眸带着无比的自信,身上的气息也如平静流淌的江河。他没有说谎,也没有托大。他给人的感觉很踏实,这种踏实的感觉之前没有,而是随着那一阵风的吹来,悉数传达给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冯家主,我之前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妙俊风抬起头,直视冯海的眼睛。

    “回答什么?有必要吗?”

    “有,很重要。”

    “那你先告诉我有多重要,我再回答你的问题。”冯海也是老奸巨猾,他才不会让节奏跟着妙俊风走。

    “可以。若你只是为了我而来,那没必要摆出这么大的场面。在你的面前,就算我有什么小动作也逃不过你的手掌。

    再有我与冯欣的事是我们晚辈之间的事,还用不着像你这样德高望重的长辈出面。若是让其它家族的人知道了,你为了一个女儿就不顾自己的身份,带着这么一大帮人来抓我兴师问罪,试问,今后其它家族的人会怎么看你?

    当然,若你本来就是为了我们妙家而来,那就另当别论了。我对于你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要打击妙家的幌子。

    出于此,在你的心中是巴不得我们妙家不要将我交出来。

    好了,我说完了,你现在是不是也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冯海的脸色很难看,他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少年竟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他的话看似不痛不痒,实际上正好切中了自己的要害。

    “哼哼,妙俊风,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选你做女婿是我近十年来做出的最明智的决定。

    原本我是想让冯水带你回去的,可是他有急事,不能前来。于是我只好亲自来一趟。

    你也知道最近不太平,出于安全考虑,我不得不做出如此防范。可世事难料啊!谁能想到水儿他赶回来了呢?

    这不你也看到,他现在穿的不是常服,而是宫服,身后还跟着一帮兄弟。我没必要拿这个来骗你。

    俊风啊!既然你走出来了,那就跟我回去一趟,哄哄欣儿。你要知道,女人是要哄的。”

    冯海态度的转换之快,不仅令妙家一方人感到匪夷所思,就连自己人也是感到十足的纳闷。这叫怎么一回事?难道说老爷真的看上妙俊风这个女婿了?

    “冯家主,女人是要哄的,这句话我赞同。但我不会去哄你的女儿。你可想知道原因?”

    “哦?你到是说说看。”

    “因为她不配。”

    “什么?你再说一遍!”冯海的脸色再度恢复冰冷,态度又是来了个急转。

    “我说她不配。能让我哄的女孩,至少现在还没有出现。我也劝你回去好好教育一下你的女儿,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不缺有素质的美女。

    关于婚约一事,我妙俊风在这里请在场的人做个见证,我正式向你提出退婚。”

    “退婚!”

    这两个字像是一阵狂风吹起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海。需知退婚可不是小事,当着这么多人向冯海提出退婚,那等同于当众给了冯海一巴掌。

    “妙俊风,你很好,很有胆量。你就不怕这话一出,你们妙家会在今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吗?”

    “不怕,我们妙家问心无愧。与其充当傀儡,不如潇洒搏一回。”

    “哼!这就是年轻人的血性,需知血性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

    冯海的精神力将全身的杀气化做一柄无形的尖锥,向着妙俊风的眉心就刺了过来。他是再也忍不下去了,唯有杀戮才能平复他的心境。

    “你敢!”

    说是迟那是快,妙荣的精神力化做一张坚固的小盾,疾速的飞到妙俊风的眉心前,替他挡下了这一刺。

    “哼!”

    冯海很不爽,通过这一手,他刺探到了妙荣的实力。没想到,才半年不见,他的实力又有所精进。

    同时,这也意味着今晚的事恐怕不会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