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山人帝明
    “主公,人前我还是会称您俊风,等到来日您登上金顶,呼风唤雨的时候,请一定要允许臣下改口,让臣下当着万千众臣的面称呼您主公。这可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哪!”

    “好,到时一定让你改口。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我觉得你憋得很辛苦。”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吴海如今已是自己的家臣。对于像他这样有身份的贤者,口头承诺同样具备约束力,不然,自身的道心就会出现魔障,使自己陷入疯魔状态。

    “回禀主公,臣下的修为已经到了瓶颈,若是没有外力相助,恐怕这一辈也就只能止步于七星炼器师的境界了。

    身为修行者,寿命比正常的凡人要长,境界越高,寿命越长。臣下不忍这边才刚刚效忠主公,那边就离您而去。这是臣下的罪过啊!”

    看着吴海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妙俊风真的很怀疑自己先前的判断是不是错了,他绝对是实力的演技派。

    “俊风,他没有骗你,他是真情流露。也正因如此,才让你捡了个大便宜。在你们这个世界,一般人活到九十岁就算是高寿了。

    而身为修行者,多一个大境界就可以多活七十年,大境界中每一个小境界相当于十年的阳寿。吴海他之前对你说虚活了五十个春秋,实际上是在星境中虚度了五十个春秋。

    实际上,他的年龄至少已经九十岁了。若是那道坎过不去,他顶多还有二十年的阳寿。”

    “所罗门,你为什么说他至少九十岁了?你怎么知道他是在四十岁时,迈入了星境呢?”

    “很简单,越早踏上修行之路,在低境界这瓶颈就会越小。年龄越大,这瓶颈就会越会夯实,越难以让人突破。

    哼哼!我的眼睛可毒着呢!相信我没错的。”

    “我明白了,看来他的看相和卜卦之术不是瞎吹的,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哎!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算出在我的背后有师父,有你。单从现在他是我家臣这一点来看,我就应该帮他。”

    “嘿嘿!想好了哦!”

    “你那么高兴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做什么吧!”

    “你说对了。现在也只有我来冒充你身后的高人了,等我帮他度过了眼前的这个坎,他非但会感激你,更会死心塌地的效忠于你。

    这是帝王之术,你不懂。日后跟着我好好学习,包你终生受用。”

    “你的想法是好的,但你又不能实体化。”

    “谁说要实体化了,兵法上可是说了,要虚实结合,真真假假,让人琢磨不透。你就按照我这样说得来...”

    吴海的心有点虚,尽管自己的演技真心觉得好,但在妙俊风久不接话和无所表示的情况下,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

    “好了,你也一把年纪了。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年近四十岁时才踏入星者境界的?”妙俊风神色一转,变得严肃起来。

    “主公英明,我是在三十九岁时踏入星者境界。我原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铁匠。”

    “如此说来,你的阳寿顶多还有二十年。若是不能迈入月境,你这辈子的确到头了。”

    “还请主公救我。”吴海不傻,立即扑到妙俊风身前,双膝一跪,深深的拜了下来。

    这一次妙俊风没有阻止,若是阻止了,吴海的心里一定会很不踏实。

    “我会请我的师父出面,来指导你一下,但能不能成,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吴海拜谢主公恩德,您的大恩大德请容我日后来报。”吴海很激动,这一激动让原本准备再次拜下去的自己是一下子僵在那儿了。

    “好了,赶紧起来吧!我可不想欺负你。你这有休息的房间吗?我累了,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今晚你不要走,我会请师父来你办公室的。”

    “好,我一定会好好的安排下去,一不让人打扰主公休息,二不让人靠近我的办公室,三来我会一直在办公室恭候前辈。”

    回到房间内,妙俊风布下了结界,之后是盘膝而坐,将身上仅存的一支灵药放在身旁,随后就进入了冥想状态。

    “所罗门,出列!”

    “咻”的一抹光亮,一个英俊的男人是出现在了妙俊风的眼前。只可惜现在的妙俊风境界还低,不能一心二用,不然,他定可以看到所罗门现在对他比划的样子。

    带上一个金色的面具,身披一件金色的长袍,所罗门穿过结界,向着吴海的办公室就走了过去。

    没有敲门,他直接破门而入,让专心等待的吴海先是吓了一跳,随后而来的是满心的窃喜。

    “吴海拜见前辈,敢问前辈如何称呼?”

    “山人帝明。”

    “帝明前辈好,晚辈非常感激您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前来,晚辈一定努力学习,将您的教导铭记于心。”

    “嗯!闲话我们也不多说了,我看你现在就差临门一脚。在炼器一道上你很有天赋,不然也不会在不知不觉中踏入修行者的行列。

    你现在马上进入炼器状态,用你最大的潜能去炼制一件月级符器,我会在一旁指点你的。”

    “哎,我,我这就开始。”吴海的心中别提有多兴奋了,能得到前辈高人的指点,那是很多人做梦都盼望的事。

    吴海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将炼器的每一个环节都做得很到位,直到进入最后的环节,让符器由星级蜕变成月级时,出现了困难。

    他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密集,心神也是开始出现松动。

    正在这时,所罗门的炼器之语犹如久旱后的甘露,滋润着他那早已干涸的心田。

    一股,两股,三股,越来越多的精神力开始向着那最后的瓶颈冲去。

    “咔嚓!”一声,久违的突破声在吴海的精神世界内响起,吴海身上的气势顿时拔高,那炼制的符器也是借此契机,一举成为月级符器。

    “恭喜你,突破了,接下来你就好好的巩固吧!”所罗门说完,华丽的一个转身,消失在了吴海的视线里。

    这刚一出吴海的办公室,所罗门拔腿就向着妙俊风所在的房间火急火燎的跑了过去。

    他错估了灵药的药效,他没想到灵药的功效这么快就耗完了。要是自己再慢一点,妙俊风就要被榨干了,连带着自己也要跟着完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