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石中天
    看着在灰烬中闪烁的星火点点,妙俊风对于自己绘制出的符箓感到很满意。

    “好了,你就不要再嘚瑟了!若是我感觉没错的话,你的麻烦就要来了!”

    “麻烦?感觉?为什么我没感觉到?”

    “你能感觉到才怪!现在的你是什么修为?要不是我俩关系好,你信不信我一个眼神就能瞪死你!”

    “我信,我信。师父他跟本就不用瞪,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完爆你!”

    “混小子,揭人不揭短,你别总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这世上有几人能跟你师父一样?就算比你师父厉害的人,你认为他们会跟我一般见识吗?”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赶紧说说,你感觉到的是什么?”

    “你就不能用眼睛去看吗?它都站在你面前了,你难道还没感觉到?”

    “咯噔”一下,妙俊风的心剧烈的震动了一下。能够这样悄然无息走到自己身边,而且还是正大光明走过来又不被自己捕捉到的,这个家伙会有多强大!

    “你终于发现我了。”顺者妙俊风看来的目光,它主动开口了。

    “你是谁?”妙俊风想都没想,按照自己的心意问了一句。

    “我是谁真的很重要吗?自古强者多寂寞,留下多少空与悲。”

    妙俊风听着它的话,感觉眼前的这个家伙,不像是一个鬼物,更像是一个得道宗师。它的言行中无不透露着一股强者的无奈。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石中天。”

    听到这个回答,妙俊风的心里是既高兴又疑惑。它竟真的如前辈一样回答了自己,那语气,那神态绝不是刻意伪装出来的。

    可问题是,它是一个鬼物。一个鬼物如何会拥有一派宗师作风呢?这真的很费解。

    “小辈,既然你敢进入这里,那也说明你做好了觉悟。时间是宝贵的,我们开始吧!我会一点点的增加实力,不会一上来就用尽全力。”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击必杀不好吗?”

    “我不知道,其实我很想立刻杀死你,但有一个声音却一直在阻挠我,让我这么做。好了,开始吧!不要有什么幻想,你要知道,就算有那个声音,也不会改变你最终的结局。”

    “好!请赐教!焰蛇术!”

    妙俊风也不犹豫,这边刚一答应,那边就掷出了一叠焰蛇符。

    对于眼前的这个家伙,自己可不敢小觑。一叠符箓有二十张,怎么着也能够伤到它一点。

    “呼呼呼”的破风声响起,二十条焰蛇张开火焰之口,向着它就蜂拥而去。

    前后左右,四面八方,没有留一处可避的地方给石中天。

    “来得好!”石中天对于妙俊风的这一击很欣赏。

    它抬起右脚,看似迟缓的抬起,却带出了空间的虚幻。

    “哄”的一声震天响,它右脚落下的那一刻,一圈无形的气浪向着四面八方急速的扩散而去。

    气浪无质有形,却饱含力量,如奔腾的巨浪。

    强健的焰蛇在遇到了气浪后,瞬时被拍打的四分五裂,奄奄一息。

    二十张符箓在气浪的威势下,化作了一地的碎纸。

    “乖乖,厉害了,我的爹!”妙俊风在见到这一幕后,是发出了一声惊叹。

    “俊风,人家都是我的妈,你怎么就成了我的爹呢?”

    “我是咱爹带大的,自我可以记事时就没有见过我的母亲。你说我是喊爹顺口还是喊妈顺口?”

    “哼!不跟你纠结这个,你现在必须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潜力将眼前的石中天给灭了。现在的它还不是最强大的,我的感觉告诉我它还在蜕变中。”

    “好兄弟,你今天哪来那么多的感觉?你知道你的感觉会害死人吗?”

    妙俊风说完,不再理会所罗门。气话归气话,现实终究是现实。石中天是自己遇到的最强大的鬼物。换言之,这个鬼物应该就是坤风口中近似夜叉的存在了。

    “小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把握!”石中天双手后背,傲然挺立在妙俊风的眼前。

    “前辈,在我们过招之前,您能告诉我您的等级吗?”

    “等级?混小子,知道礼貌吗?真不知道你师父是怎么教你的。那叫境界,不叫等级。让我想想,我目前的修为应该是月境顶峰,即将步入日境!”

    它的话犹如一记重锤,重重的捶到妙俊风的心坎上。所罗门今天的感觉怎么会这么灵呢?貌似以往都不曾有过。

    眼前的这个鬼物自打一出现就让自己的心中泛起无数的疑问,现在更是直截了当的告诉自己它目前的修为境界。

    这到底是故布疑阵还是真的没把自己放在心上,把自己当小孩对待呢?

    “雷剑!”

    妙俊风身影一晃,带出一道残影,向着石中天就挥剑而去。

    “咦?真没想到啊!你竟然还是文武双修?奇才,真是奇才啊!正好以你的鲜血铸就我重生之路。”

    “看剑!”

    一道银光自上方倾泻而下,像是天公无意间轻画的一笔。

    “当”的一声脆响。

    指尖与剑尖相对,石中天竟然真的挡了下来。

    “功法虽好,实力太弱。若是再磨练个几年,说不定我就要命丧此剑之下。可惜,实在是可惜啊!”

    话毕,石中天屈指一弹,妙俊风向着高空中就飞了上去。它的力量完全压制了自己,就好像自己身处于湍急的水流中,动弹不得,只能随波逐流。

    “唰”的一下,石中天在妙俊风的眼前消失了。它不像自己还会留下残影,它完全是雁过无痕,没有一点可寻的痕迹。

    “小心上面!”

    所罗门虽提醒的及时,但等到妙俊风反应过来,却为时已晚。

    “咚”的一声闷响,石中天一脚狠狠地踏在了妙俊风的后背上。

    妙俊风顿时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骨头也是断掉了几根,经脉的损伤就更不用说了。

    然而,就在妙俊风觉得自己要撞击到地面上时,石中天却诡异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只见他缓缓的抬手一指,一股巨力不待自己多想,再一次将自己送上了高空。

    “呀呀个呸的!鬼物就鬼物,见猎兴起,竟然将我当成玩具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爹爹可以忍母亲不可以忍!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