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风明
    从施空那里领了二月炼器师勋章后,妙俊风也懒得再跟他多说什么。

    自己的境界早晚超过他,与其现在跟他扯不清,不如到那时一把解决。

    施空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中那起伏不定的情绪慢慢的转变成了一种愤恨的毒辣情绪。此时的他恨不得能立刻掌毙了妙俊风。

    “哼哼,妙俊风,就让你在蹦跶几天吧!明天我会送你一个大惊喜。”

    伴随着南玄武学院招生的结束,炼器师公会的客房一下子空出不少。

    “主人,您就住上次的那间客房吧!我觉得您很喜欢。”

    “这不符规定吧!现在我已经是二月炼器师了,公会内不是有专门的房间吗?”

    “有是有,但我相信主人很快又会突破。与其这样换来换去,还不如就让主人住在这。就算上面问起来,查到主人身上,只要他们不是老糊涂,对于这个安排绝对是认同的。”

    “好,这回就听你的。”凯强今天的做法让妙俊风对他的评价又提高了一些,等到自己羽翼丰满之时,他一定可以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主人,您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明早早饭准备好后,我来喊您起床。”

    “好。”

    打开窗子,再次站到这里,俯瞰着下方的街景。一时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记得初临这里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而如今,自己彻底融入了这氛围之中。对于这里的一街一景都充满感情,仿佛自己从小就是在这长大的。

    “不错,你的心境又提高了。一个人对环境的适应力越强,越是能超出常人许多,对于修行者来说更是如此。现在还能动吗?”

    “这叫什么话?前面还说的好好地,怎么突然来个还能动吗?当然能动,我跳一下就可以腾空摘星,潜一下便可以隔水摄鱼。”

    “呦!好大的能耐。那现在我们就去制符师公会吧!多个身份多重保障。不过在去之前,你最好能换个样子。”

    “咻咻”的微风从窗外吹进,一道身影越窗而出,融入到了夜色之中。

    制符师公会同炼器师公会一样,是一个庞大的组织。它服务的对象是广大文者,对于文者来说,这里便是圣地。

    一位身姿挺拔,面带银色面具的神秘人,站在制符师公会的大门前,抬头望了片刻。之后,迈着沉着有力的步伐一步步的拾阶而上。

    守卫在大门前的侍卫在见到了这个神秘人后,是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

    “站住,请问阁下深夜来此有何贵干?”一名守卫最终没有忍住,出言问道。

    “来这里还能有什么事?不是买符卖符,买卖材料,就是来进行资格证认证。”

    “那请问阁下是之前所说的哪一项?”

    “最后一项。”

    此话一出,守卫虽还想盘问什么,但还是忍了下来。看他如此沉稳,若真是来考级,十拿九稳可以考上。一旦成为符师,那想对付自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先生,里面请。”

    “好!”

    妙俊风保持着自己的节奏,继续往上走去。当走到那问话的守卫身旁时,他有意的释放出了一点威压。

    这点威压不足以致命,不足以让人受到伤害,但完全可以让一个人尊敬自己,畏惧自己。

    等到妙俊风走入大厅,那名守卫是身子一抖,额头上的汗珠是稀里哗啦的滴落下来,后背的衣衫也是被汗水湿透。

    “你好,我想考取制符师勋章。”

    窗口内正打盹的公会人员,一个惊醒,带着恼火的眼神抬头就想骂上几句。

    可在看到那银色面具的一刹那,立刻是改变态度,温和的问道:“请问您想考取什么等级的勋章?”

    “初级灵符师。”

    制符师公会的勋章和炼器师公会的勋章是不一样的,它不以修为来命名,而是独立的取名字。

    像星境的制符师被称为符师,月境的被称作灵符师,到了日境则是真灵符师。

    公会人员的心里舒出一口气,幸好没有得罪他,要不然,饭碗丢掉是小,命没了可就栽大发了。

    “好,请您先填一下表格,我去为您安排接下来的考试。”

    妙俊风接过表格,熟门熟路的填了起来。除了在一开始姓名一栏稍微犹豫了一下外,其它的那是瞬间就填了上去。

    等到表格填好,那名公会人员也是跑了回来,满脸笑容的接过妙俊风手中的填好的表格。

    他看了一眼后,笑呵呵地说道:“风明大人,这边请。”

    风明这个名字是他在想到了师父的名字后,灵光一闪取的。他希望借这个名字能够沾到师父的好运。

    在公会人员的带领下,妙俊风随他走入了地下一层的一间房间内。

    制符师制符要比炼器师炼器简单,不需要那么多的原料堆放,只需要一张桌子,一沓符纸,符笔和准备好的符汁即可。

    房间内此时还有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他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葛长老,考生带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公会人员对他很尊敬,那态度和神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葛长老没有回话,没有睁眼,只是轻“嗯”了一声。

    “风明大人,那下面我们就开始吧!只要您能在这一沓符箓用完前,成功的绘制出三张初级灵符,就算考试通过。”

    “谢谢。”

    妙俊风眼睛一扫,发现放在桌子上的那一沓符箓足有十二张之多。换句话说每四张绘制的符箓当中,就要有一张成功。

    对于一般人来说,四张成功一张还是太难了,尤其是在这种很重要的关键时刻,起码要准备二十张才够。

    至于其余的符笔,符汁,对于妙俊风来说都不重要。制符师公会是不会拿出珍贵的符笔和稀罕的符汁的。若是每一次都这般拿出,就算家底再丰厚,也是吃不消的。

    走到桌子前,没有急于提笔,而是闭上眼,让自己的心静下来。

    不要小看了这一步骤,这个步骤对于一名优秀的符师来说是相当重要的。

    万事开头难,头开好了,那接下来只要实力足够,那灵符是制一张成一张,只要准备充分,有多少成多少。

    睡眼惺忪的葛长老,在此刻是抬起头,双眼眯成一条缝,看了妙俊风一眼。之后,再度双眼一闭,似睡非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