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课外实践
    “跟我来吧!你通过了。我要亲自为你颁发灵符师勋章。”葛长老双手一背,向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公会人员眼疾手快,赶紧把门一开,恭敬的站到一旁。

    在另一间大殿内,领取勋章的流程和炼器师公会的一模一样,同样需要注入自己的精神力和一滴精血。

    葛长老在妙俊风将勋章捧在掌心后,是严肃的对他说道:“身为制符师公会的灵符师,在获得公会为你提供方便的同时,你也要时刻维护公会的尊严。

    更重要的是不允许打着公会的旗帜,在外面为非作歹。若是你敢这样做,一经发现,老夫会亲手予以制裁。”

    “请葛长老放心,我来考取勋章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个,只是顺心意而已。”

    “嗯,这一点我信。即便是你带着面具,不想以真面目示人,我还是感觉到了你面具下的赤子之心。

    风明,若想达到宗师境界,光靠前人的智慧是不行的,得有自己的建树。若是你能够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符箓,那我可以肯定,你在宗师境将会无敌于天下。”

    妙俊风深吸一口去,我了个去,您今天这样金口一张,我若是不努力,不仅给自己丢脸更是辱没了您的慧眼。

    就算您没有把今天的话放在心上,您的徒子徒孙未必就会像您一样这般豁达。只要我在制符师公会一天,那就会遭到他们无休止的鞭策和监督。

    “是,葛长老。今后我一定好好努力,争取早日实现您刚才所说之言。”

    一出制符师公会的大门,所罗门的笑声是立刻在妙俊风的耳边响起。

    “哈哈哈...,风明灵符师,今后你若是不好好钻研符箓之道,看你的那些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不找你算账!你可是老师的心头肉啊!门中至宝!”

    “喂喂喂,会聊天吗?本来还想找你聊聊呢!现在看来,几许烦恼无处诉心声呐!”

    “咳咳咳,关键时刻还得本王出马。说吧,什么事?让本王来为你排忧解难。”

    “你有没有觉得葛长老不简单?”

    “废话,他当然不简单,要不然也不会是制符师公会南玄武城的长老了!”

    “就你还英明神武,智慧超绝?从这件事来看,你的智慧有限哪!”

    “哎!其实本王原本不想说的,可谁让本王容不得他人侮辱自己的智慧。下面你可听好了,不要因为本王的话,而乱了自己的心神。

    这个葛长老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在里面我是能有多低调就有多低调,恨不得能潜入异时空!你知道吗?当他在注视你的时候,本王可是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目光。

    你想想,他只是毫无目的的注视啊!若是他真想看出个子丑寅某,本王就是再低调也无济于事。

    想来他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对你还是尊重的,没有仗着自己的修为而去查探你的真实修为和面容。

    从这一点来说,他是一位值得信任的前辈,而他对你说的话,你不仅要把记牢,更要努力将它实现。”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后怕。在里面只要有一个因素不和谐,说不定我们俩就出不来啦!”

    “正是如此。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去睡一会吧!明天还要去学校上学呢!我现在比你都要喜欢在学校的日子。”

    来时悄悄,回时默默。妙俊风轻轻的关上窗户,随后倒在床上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的很沉也很香。

    在凯强的敲门声中,妙俊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说实在的,他真不想起来,难得一觉能睡得这么好。

    “咔”的一声,妙俊风揉着眼睛打开了房门。

    “主人,您终于醒了,您要是再不醒,我就要破门而入了。您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几点?不是早上吗?”

    “主人,您昨晚是不是溜出去了?要不然,您不会睡得这么死!”

    妙俊风被他这么一说,脸上有点挂不住。自己昨晚是出去了,但绝对不是他想的那种出去。

    “主人,您现在正值青春鼎盛之季,身体阳气旺盛,我能够理解。可您一定要保重身体,不能太过操劳。”

    “打住,打住。我像是那样的人吗?赶紧说现在几点了!”

    “十点。”

    “什么!我要迟到啦!”妙俊风瞬间清醒,一阵风似的冲出门外。

    “主人,您还没洗漱,早饭还没吃呢!”凯强追在他的身后大喊道。

    “不用了!”

    妙俊风火急火燎的冲出炼器师公会,一边奔跑一边还在向所罗门咆哮着。

    “你不是向往校园生活吗?你不是喜欢在学校上课吗?怎么会陪我一起睡过头了呢?你不是不睡觉的吗?”

    “谁跟你说我不需要睡觉了?你难道不知道睡眠对于安魂的作用吗?赶紧的,再加把劲,像你这样的速度,等我们赶到学校,都可以直接吃午饭了。”

    “你,你...”妙俊风将火气直接化作了动力,在原有的速度基础上又加了一把劲。

    等到妙俊风气喘吁吁的跑到班级的门口,施空正满脸微笑的站在讲台上为大家讲解着什么。

    “嗯?妙俊风,你不知道上课迟到了要喊报告,等我同意了,才能进来吗?”施空收起笑容,面带怒容的喝道。

    施空对于妙俊风的迟到,理解为跟自己过不去,要给自己难看。

    学校可是已经将课程表发到了每一位学生的手中,学生对于每一天的课程内容都非常清楚,想要装作不知道,那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报告,很抱歉,我迟到了。”

    施空愣了一下,没想到妙俊风会这么爽快,竟然还道歉了。

    “进来,快点坐到自己的位子上,老师正说到此次课外实践需要注意的地方。”

    “课外实践?”走进教室的妙俊风对于施空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太明白。

    “这一次的课外实践,除了我们一班会参加,七班的同学也会一起参加。到时候我们一定要发挥团结友爱的精神,圆满完成此次课外实践活动。

    我们的目的是学习和掌握原材料的开采和运输,七班的目的是锻炼自身的实战水平。可以说我们两个班是不冲突的。

    因此,我不希望在此次课外实践活动中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一经发现,别怪老师我严肃处理!”

    妙俊风虽然只听到了后半段,但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对于施空口中的课外实践是有了一个大致的推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