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似梦非梦
    “你还愣在那干嘛?赶紧去找许琪,你还真准备让她在自己封闭的梦境中生活一辈子啊!”

    所罗门这一喊像是当头棒喝,令妙俊风的脑袋又清醒了一些。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呼出,之后,耸耸肩膀,向着他们俩站立的地方就走了过去。

    还不等妙俊风走近,许琪是惊叫了一声:“啊!你怎么来了?”

    那个男人一转身,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妙俊风没有理他,而是看着许琪说道:“跟我走,这里不是你该留的地方。”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琪琪不留在这,去哪儿?跟你走吗?她是我的未婚妻,你有什么资格插手我么之间的事!”

    男子的语气变得尖锐,身上的气势也是开始攀升,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出手之势。

    “我没空跟你一个虚幻的不存在的家伙多费口舌,你还是散去吧!”妙俊风毫不畏惧他的目光,将头一偏,目光凝视着他的双眼。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许琪也没有上前劝架。不知道她是真的手足无措,还是有意如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子微微笑了,他对着妙俊风说道:“把琪琪托付给你,我放心。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渐渐地,他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模糊,到最后彻底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不!你不要走!”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从许琪的口中发出。

    她趴到了地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唰”的一下,两个人呆的地方瞬间变成了另一个场景。

    飞沙走石,黄尘漫天。放眼望去尽是凄凉的戈壁沙漠,一点生机也没有。

    “妙俊风,你为什么要这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残忍!”

    “我残忍吗?许琪,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你沉浸在自己编织的美梦中,还不如让你早一点清醒过来。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

    “精彩的世界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我失去了他!我的爱情,我的未来没有了。”

    “难道就因为逝去的过去,而对眼前的未来不顾吗?你亲手编织的梦幻世界,也许真的很甜美,但你就不怕在你收获幸福喜悦的那一天,忽然间,这个梦再次破碎!那时的你又该如何呢?”

    “我不管,我不管!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知道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我很幸福。哪怕只有一秒,我都会感到满足。”

    “哎!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梦境是世人给自己编织的梦,也是世人给自己制造的囚笼。

    梦虽好,但越沉迷越不能自拔。囚笼虽小,但会让人有片刻的安宁。

    梦是自己的身体所化,是自己潜意识的表白,更是自己灵魂的诉说。

    现在我们俩所处的环境,正是你心灵的真实反映。

    其实,沙漠未必是沙漠,漫天的风尘也未必夹杂砂砾石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浪天涯。”

    “听过又怎样,难道你我能像风沙那样浪天涯吗?就算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不要以为我之前的做法就是喜欢上你了,你太天真了!”

    妙俊风在许琪的这句话后,心里感到不好受。但又能怎样呢!好在现在还没到进退失据的时候。

    自己虽然不懂爱情,没谈过恋爱,但道理还是懂的。在她没有彻底忘记那个人之前,自己是进入不了她内心世界的。

    也许是机缘巧合,在恰当的地点和时间,遇上了恰当的事,让她的内心出现了松动。可仅仅是松动而已,自己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让她一下子飞升成仙,脱胎换骨。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我从来没有认为你喜欢过我,也不会认为你会喜欢上我。你知道吗?所有的主动权都在你的手里。

    你可以跟我笑跟我闹,让你我之间的关系处在一种微妙的状态下。然而,只要你的一句话,就会让你我退回到普通朋友乃至最熟悉的陌生人位置上。”

    “一句话?什么话?”许琪的心里出现了纠结。

    “我还没有走出来,彻底遗忘他。或者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你不要陷得太深。再或者谢谢你帮我渡过了这个困难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谢谢你,你是一个好人。

    等等,反正一切不会让我们最终走在一起,一切都可以让你全身而一退,让我们的关系回到原点的话。

    很抱歉,我的话过头了,有些太过自以为是。像你这么美的女子又岂会没有追求者?

    请你放心,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你我相知甚少,只是在近期内有所了解。我对你没有所图,更不会有什么龌龊的想法。

    我就是我,一个平凡的我,一个脚踏实地对感情认真负责的我。

    因此,请你不要误会,我会与你保持距离的。等到把你成功的解救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不!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说不好我现在在想什么!反正请你一定不要生我的气。”

    “我不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呢?我没有生气的理由啊!难不成我还能自己生自己的气?那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你看这片天地,已经开始起变化了。我相信,再过不久,这片天空会变得很蓝,这片大地会变得很绿,这处世界会变得生机盎然。”

    “那我们还能像这样,敞开心扉的谈心吗?”

    “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而是问你。”

    “问我?”

    “是的,问你。我现在是单着的,但我不知道以后的事,也算不到以后的事。可有一点我是清楚的,我对感情是负责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我现在,还有我们。”

    “你不用跟我解释,我都明白。我们现在不还是同学,朋友吗?对于朋友我是仗义的。你看,有彩虹!”

    “咦?真的有哎!”

    一股晕眩之力让许琪在刹那间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就算这里是自己的精神世界也不行。

    当她再度睁开眼后,还是在那堆篝火旁,还是在那处森林边。

    此时的妙俊风正披着衣服,靠在树上,轻轻地发出鼾声。

    “刚才我是做了一个梦吗?为什么那么真实呢?有一种似梦非梦的感觉。难道说在我的心里真的有一个他吗?”

    带着这种疑问,许琪又闭上眼,睡了过去。

    然而,她没有注意到,就在她这边刚闭上眼,妙俊风的眼睛就向她这边望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