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戴龙的心思
    没有悬念,新生大比决出参加学院大比的名额,和原先预计的差不多。只不过,妙俊风替代了戴小龙的位置,而戴小龙因为自身的原因退出了比赛。

    走在幽静的小路上,坤风笑着说道:“俊风,你今天的表现很精彩,可谓一波三折,好戏连台。只是在对待戴小龙的问题上,有点过了。”

    “坤老师,我觉得还行吧!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我不是系主任更不是院长,考虑那么多干嘛!

    我只知道一点,只要我一路高歌猛进,战胜所有的对手,学院是不会对我做出任何惩罚的。就算戴龙找上院长,院长也会替我打哈哈。

    我们院长在利益得失的计算上,绝不会若于戴龙。当然,戴龙的城府要比戴小龙高得多。在见到我势不可挡,成为学院的焦点后,他也不会有多余动作的。

    换言之,他若真想替他儿子报仇,寻回自己的颜面,也只有接下来一周的时间。因为,当学院大比开启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有一点机会。

    南玄武学院他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总院他不得不畏惧三分。总院这座庞然大物可不是他可以硬抗的!”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坤风对于妙俊风精密的思维感到惊叹。这还是一个刚从家中走出来的少年吗?怎么给自己的感觉像是久经沉浮,在江湖中摸爬滚打几百年的老江湖呢?

    “既然你都分析到眼前的局势了,那需不需要我的保护呢?”

    “不用,我能应付得来!想要成为绝世强者,就不能升起退缩之心。只有道心坚定,才能步步逆袭,最终登天!”

    “道心坚定,步步逆袭,最终登天!”这十二个字在坤风的心里徘徊良久,久久不散。以至于和妙俊风在路口分开后,他就像一根石柱般,立在那,一动也不动。

    南玄武府城主府内,戴龙板着脸,坐在主位上一言不发。

    戴小龙惭愧的站在大厅内,低着头,身体还有些微微发抖。

    父亲虽然疼自己,但不代表不会收拾自己。自记事起,隔三差五就会被父亲狠揍一顿,美其名曰帮自己淬炼筋骨,可实际上,还不是他手痒痒。

    在这个家,自己最怕的就是父亲,爷爷虽然比父亲还厉害,但对自己可是百依百顺。

    “小龙,妙俊风说的没错,你的确是条小虫。若是你能够把这份耻辱记下,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报仇,那么,他妙俊风就没资格骂你是条虫。

    小龙啊!你很让我失望!你是家中独子,未来更是要继承整个南玄武府。可你看看现在的你,有这样的资格来继承诺大的家业吗?

    早知如此,我就该再给你添个弟弟,好歹可以多一个选择!”

    “父亲,妙俊风不除,实难消我心头之恨,也会在我心中留下一个魔念的种子。孩儿答应您,只要您派人帮我除掉妙俊风,我就立刻好好修行,争取在明年的这个时候迈入日境强者之列。”

    “哦?是吗?你得保证真的有效吗?我以往可是听过你无数的保证了,可哪一次的保证真正履行了?”

    “父亲,这一次是真的。为了她,我一定要好好修行。”

    “她是谁?”戴龙的眼神变了,他不想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而神魂颠倒。

    “她叫许琪,是我同学,您见到她也会喜欢的,她真的很好。”戴小龙慌了,父亲一旦露出这个眼神,那可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许琪?你说的是许琪?”戴龙的眼神从凌厉变成了惊讶,再之后转变成喜悦。

    “是的,父亲。听说他来自玄武城,家里也是一个名门望族。”

    听到戴小龙的介绍,戴龙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推测。不过,若儿子真的肯为了许琪而改变,两个人最终又能走到一起的话,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

    自己的傻儿子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不代表自己不知道啊!这许琪对儿子来说是机会,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种机会呢?

    “小龙,你先下去吧!妙俊风的事我自有安排,这段时间你就在家好好闭门思过。你明白我的意思。”

    “孩儿叩谢父亲。”戴小龙真的跪下来,给戴龙磕了一头。

    这让坐在主位上的戴龙是为之一惊,他真的没想到儿子会来这么一出。

    “哎!有机会我也要去见一见这个许琪,看看她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尽能让我这糊涂儿子出现如此惊人的转变。

    妙俊风啊妙俊风,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若是没有许琪这一档子事,我也不会对付你。对付一个晚辈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但为了家族的未来,我也只能豁出老脸对你下手了!抱歉啊!”

    望着大厅外的天空,戴龙终是做下了决定,一个目前看起来对家族百利而无一害的决定。

    学院的生活照常进行着,炼器师公会内部的运转也是有条不紊的运行着。一切看起来都那样的顺利且美好。

    三天后,妙俊风像以往一样,兜兜转转的往炼器师公会走回。看似外表嘻哈毫无警觉的他,实际上在心里可是等的很着急。

    他没有想到戴龙这么能忍,都过去三天了,还不出手。难不成他准备在学院大比的前一天出手吗?

    这一招看起来很绝,但事情一旦暴露,可不是他戴龙可以一肩扛下来的。

    “妙俊风同学,请留步。”一声呼喊自妙俊风的后方传来。

    他回过头,看见一名身穿学院老师装束的男子正一脸微笑的向自己走来。

    “请问您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好,我是学院五年级一班的老师,我叫孙聪。今天来找你,实不相瞒是想委托你帮我炼制一件符器。

    你也知道,学院人多口杂,我也不好意思开口,也只好借着这个机会,请你帮个忙。”

    “孙老师,您太客气了。您派人来捎个口信就行,用不着亲自跑一趟。”

    “这哪成啊!在学院谁不知道器子之名,既然我有求于你,自当亲自前来。我既然为人师表,自当有老师的表率。”

    孙聪表现的极为礼贤下士,但越是这样越让妙俊风觉得哪里不对,可一时半会又说不上来。向来警觉地他,在此时,已经做好了面对任何突发情况的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