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反杀 下
    妙俊风有的是时间可以耗在这里,但隐藏的那个人却没有这个时间可以干耗。

    一旦有强者注意到这边的情况,那这一次的伏杀就算是失败了。

    原本失败没有什么,可谁让孙聪说的太多。妙俊风猜到是一回事,他承认了又是一回事。在猜到的基础上他又承认了,那等于是铁定的事实。

    就算是死无对证,但凭借妙俊风这妖孽般的天赋,不难保他日后不来个秋后算账。

    蛰伏的杀手心中开始痛恨起来,心想就算你明知要死也不带留下这么大隐患的。

    “嗯?在那!这就好办了!”

    妙俊风精神力的深厚程度,可不能拿这个世界的标尺来衡量。王境文武者才可以驾驭的式神,他在星境可就驾驭了。

    杀手心绪上的波动对精神力产生了微弱的影响,但就是这微弱的影响,让他的精神力出现了短暂的轻微波动。

    “机会来了!”杀手敏锐的捕捉到一个机会。

    一道身影如黑色的闪电,从西北角急速的向妙俊风扑来。

    在他的手上有一把漆黑的匕首,无论是材质还是等级,这把匕首都可以说是精品中的精品。

    尤其是那不知道见过多少鲜血的匕身,此时更显锋芒和邪恶。

    “二日符器,黑暗属性。杀手本身至少也是二日境界的存在。戴龙到还真看得起我,这么给力!”

    妙俊风确定不了杀手本身的修为,但对于符器那可是一眼就能看透。由此及彼,杀手的实力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推测。

    “黄泉扇,看你的了!”

    妙俊风心念一动,黄泉扇是凭空出现,对着杀手飞冲而来的方向就是一扇。

    凉凉的风吹拂而过,杀手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在他的眼前也是出现了一张张曾经的面孔。

    这些面孔很冷淡,但每一个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却是一样的。

    他们笑了,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之后更是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鲜红的长舌。

    他眼前的面孔都不是人,而是鬼,是索命冤魂,是他曾经暗杀过的所有人。

    “解脱了,我的日子终于解脱了!”

    “叮”的一声响起,匕首率先落到了地上。

    杀手的尸身没有落下,直接在半空中就被数也数不清的冤魂给分食了。

    妙俊风眼睁睁的看着这一过程,他并没有去阻止,而是第一次明确的感受到,善恶到头终有报,冤魂索命是真事。

    “谢谢!”

    一个个的冤魂排成整齐的队伍,异口同声的对妙俊风道谢了一声。

    “唰唰唰”的白影纷纷,冤魂如来时一样,离开的也是很突然。

    妙俊风收起黄泉扇,心中忽然间泛起一抹酸涩。杀手的死他不觉得有什么,但孙聪的死自己为他感到悲哀。

    “戴龙,既然你出手了,那就代表从这一刻起你与我成为了真正的敌人。对敌人,我向来不会手软;对敌人,我向来会除根。

    你一定要等着我,现在的我还不会傻到找上门去。但利息还是要收一点的。

    来吧!雷电!让霹雳来得更猛烈些吧!”

    “轰隆隆”的雷声响起。

    “咔嚓嚓”的电闪纷纷。

    数以百计的雷电是从高空中倾泻而下,对地面上的一切尽情扫荡。

    雷云越来越淡,漆黑的天空开始一点点的放亮。当明亮的天空再度照耀大地时,妙俊风的身影早已不见,庄园也是不翼而飞。

    微风拂过,带走一片尘土,这里只留下一个俊风的传说。

    一刻钟后,南玄武城城主府内,戴龙面色铁青的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

    在他的面前,跪着另一名前去刺杀的杀手,此时的杀手哪还有半点杀手的模样。在戴龙强大的威压面前,他早已变成了一只服帖的绵羊。

    “好,很好,孙聪和黑一死的很好。我不会让你们白死的,在不久的将来,我会用他的头颅来祭奠你们的亡灵!

    你下去吧!少府主若是问起,你就说不知道。”

    “是,大人。属下告退。”黑二如临大赦,恭恭敬敬的后退了出去。

    戴龙坐在太师椅上,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在属下的面前气势不可以弱,明知计划败落,后期有大麻烦,但仍要镇定自若,给属下信心。

    妙俊风的事是不能善了了,并且他已经知道是自己派人去寻他的晦气,想刺杀他。

    也许他真的是洪福齐天,竟然看出了自己的连环杀局,轻轻松松的就破局了。

    可黑二在叙述到他反杀黑一时,用词似乎有些模糊啊!这是以往他不曾有过的。难不成他遗漏了这一幕,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等到黑一被反杀,就已经离开了?

    妙俊风是武者的事,自己已经知道。可能够临危不乱,反杀黑一,这可不是一个刚入院的学生可以做到的。

    “妙俊风,原本我对你是一点意思也没有。没想到,现在的你竟然会让我那么感兴趣。这种感觉再不出现我都似乎要遗忘了。

    我的儿子不如你,不代表我不如你。你以为你接下来就安全了吗?我要杀你,还用得着等时机吗?

    就先让你开心的过几天吧!等到学院大比决赛开始时,就是我来收割你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的研究你一番,绝不会亏待你。”

    知子莫若父,退出书房的黑二,在穿过后院,准备回到前院时,唐小龙是一把截住了他,问道:“黑二,事情办得怎么样?”

    “回少府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黑二,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父亲派你和黑一去刺杀妙俊风的事吗?你可要知道,未来这南玄武府是我的。”

    “少府主,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若是有事的话,您认为我会对您隐瞒吗?我黑二可还想继续过荣华富贵的日子呢!”

    “也是,你去吧!要是有什么消息你记得要在第一时间向我禀报。”

    “是,少府主。属下这就告退了。”

    黑二弯身一拜,慢慢的走出了唐小龙的视线。

    “府主大人是条龙,可生出的少府主怎么会是一条虫呢?他跟妙俊风相比,实在是差远了!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未来的南玄武府要是在他的手上,早晚要玩完。

    未雨绸缪胜似临饥而掘井,看来我是要早作打算了。荣华富贵虽好,但哪有自己的命精贵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