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邹统
    “妙俊风同学,请留步!”

    妙俊风在听到这一声呼喊后,脑海里是本能的发出了快闪的命令。

    在师父留下的传承里,对于“请留步”三个字是做了重点批示和解释的。

    一见妙俊风步子走得更快了,他是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的往前直冲。也不管前方有没有人,反正是一定要追上妙俊风。

    “别走!你再走我就要气结了!”他在妙俊风的身后大喊道。

    妙俊风想了一下,还是停下了快走的脚步,但并没有转过身,而是立在原地。

    “我说你走那么快干什么?没听见我在喊你吗?就算你想拿我出气,也用不着这样啊!”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可能是条件反射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跟你混,不知道行不?”

    妙俊风很想现在就转过身来,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但理智终归战胜了情绪的洪水,让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我说你能不能回句话啊?别站在那摆酷行吗?我知道你是器子,我刚才没认出你,是我的不对。可我不追上来了吗?你的心胸不会这么小吧!”

    妙俊风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井”字纹,若自己再不开口说几句,恐怕他就能把自己形容成一个不折不扣的势利小人。

    “请你站到我的面前,我们面对面的说话。我之所以不转身,是有不得已的原因,还请见谅。”

    邹统一听,两眼一转,是屁颠颠的跑到了妙俊风的眼前,一脸微笑的站在他的身前,身子略微往前倾斜一点。

    “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之后,你告诉我为什么要选择跟我混!”

    “咳咳,你好,我叫邹统,四月武者,在南玄武学院呆了三年。虽然在修为上没有什么提升,可对于学院的一些大小事情和每个同学的日常琐碎,我可都了若指掌。

    要说我这个人最大的嗜好是什么,那就是打听消息。越隐秘越难弄到的消息,在我的手里,那是分分钟就可以掌握。

    不是我吹,我可是用很多事实证明了我的话。不信,你可以随便问一个试试。要是不准,我掉头走就走。要是准了,你必须要收我当手下。”

    妙俊风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久,从他眼眸深处散发出来的强大自信,让自己的心都跟着相信起来。

    “那你就说说我吧!”

    “嗯,我能不说吗?”邹统露出了一副讨好相。

    “给我个理由。”

    “我要是说了,你会杀了我的。从我收集的资料来看,你不会放过任何对你有害的威胁,对待敌人更是心狠手辣。”

    妙俊风的眉头微微上抬,对于邹统说的话感到很有兴趣。只是他所说之话的真假,还要进一步判断。

    “你跟我来!”妙俊风很随意的一说,并没有强制要求邹统跟着自己。

    邹统在妙俊风走出三步之后,是一咬牙,跟了上去。

    既然已经暴露了,那晚一点早一点又有什么区别呢?还不如放手一搏,说不定还有一个机会。

    穿过密集的人流,来到一条林间小道上。这里是男女同学谈心的最佳场地,在白天鲜有人来。

    林间小道穿湖而过,在半月形的拱桥上有一座两凉亭,那里是妙俊风经常会去坐一坐的地方。

    “结界!

    请坐。下面你可以慢慢对我说你收集到的情报了。”

    邹统在见到妙俊风露出这一手时,脸上惊讶的表情是转瞬即逝,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从这一点,妙俊风就推断出,他可能真的对自己的情报收集的很充分。

    “妙俊风,出身在合城的一个落魄五等家族。祖上功绩显赫,但先祖并未将所有的敌人剿灭,进而导致在他死后,家道是一天天的衰落下去。

    妙俊风的母亲自他出生以后,就被带回了家族,至今未归。父亲空有一身天赋,但被死死的压制。

    如今的妙俊风,在经过一系列的变故和奇遇后,自身的修为已经到了六月境界。在炼器一道上更是天赋卓绝,现在更是南玄武城炼器师公会的会长。

    在暗地里,他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南玄武城制符师公会的二月制符师。他去那里考核的时候,用的是风明这个名字。

    还有一则未证实的消息,就是他已经有了式神。之所以未证实,是因为式神只有到了王侯境才可以役使。

    你的情报我说完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我希望你能看在同学的份上,给我一个痛快的。”

    “我为什么要杀你,我觉得你掌握的情报虽不全面但都真实。若是我所有的秘密都被你给掌握了,那说不定我还就真的会痛下杀手。

    我不恐吓你,更不会威逼你。以下我要问的问题,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但我希望,无论你回答与否,都要对我说真话。

    你来自何方?为什么可以将我的情报掌握的这么细致。”

    妙俊风盯着邹统的双眼,强大的精神力是悄无声息的就释放了出去,将他笼罩。

    只要他的精神波动出现一丝波动,自己便能够同步捕捉到,并判断出他说出的话是假话还是真话。

    “我们家的宗族在皇庭是负责情报收集和执行特殊任务的。我的家族虽然只是宗族的一个分支,但跟宗族的关系还算不错,宗族的某些渠道我们家还是可以借用到的。

    当然,这也需要资金的支持。毕竟,空手套白狼的事在宗族那是行不通的。

    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我是我,家族是家族,宗族是宗族。”

    “你说的都是实话,怪不得你的修为长进缓慢,原来你的天赋在这里。

    你打动我了,但我还是需要一个能让我收你于麾下的理由。”

    “理由?理由有很多,我能够说一车,但对你最重要的有三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我了解你,因而能够更好地去获取你想知道的情报。

    第二个理由,一旦我追随了你,那肯定是要有誓言约束的。有了誓言约束,我也就不会背叛你,我所掌握到的情报系统也能全方位的为你提供支持。

    第三个理由,我想变强。跟在你的身边,我觉得我能变得更强!凭什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凭什么宗族的人就能坐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我也要做人上人!”

    妙俊风长吸一口气,对于邹统提出来的三个理由大为震惊,大为心动,大为激动。

    自己现在缺的就是情报,若是有了完善的情报网,不仅对现在的自己来说雪中送炭,更是会让自己的将来如虎添翼。

    妙俊风沉默了,看邹统的眼神也是变了。他必须要慎重的考虑下,也许当自己再一次开口时,邹统就会成为己方的得力干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