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动如山,侵略如火
    “比赛开始!请各位老师把握分寸,不要伤着学生!”

    伴随着罗老师的一声令下,决赛正式拉开帷幕。

    有的场地上,选手直接和老师动起手来,七月境界巅峰和一日境界虽隔了一个大境界,但对于天才来说,这可是送上门的好事。

    对上二日境界的同学,就没有对上一日境界的同学那样幸运了。他们一来要抵抗老师散发出的威压,二来还要面对老师隔三差五就像自己挥出的拳脚。

    很快,就有一位同学,被一名二日境界的老师,一脚踢出了比赛场地。他的出局,让决赛一下子变得更紧张起来。

    徐老师一上来就释放出了强大的威压。他没有将威压铺散开来,而是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一个圆柱形的透明罩子,向着妙俊风就扣了下来。

    被这罩子一扣,妙俊风是立刻赶到自己的身上好像背负了一座大山,那沉重的压力,让自己的双腿不断地颤抖,身上的骨头由于压迫也是发出了“咔咔咔”的声音。

    “呀呀个呸的,目前还没有到九月境界,不然,也不会如此狼狈了。六月境界的我在月境算是无敌了,但若是对上像徐老师这样,三日境界的强者,还是很不堪的。

    所罗门现在也不敢冒头,总说有神秘的力量在监视自己,一旦自己有所显露,恐怕会惹来杀身之祸。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我最多还能再坚持一会,一会过后,我也会狼狈的跪下。”

    密集的汗珠从妙俊风的额头上滴落,由于威压的加持,一滴滴的汗水在坠落的地面上后,是留下了半截筷子深的的洞眼。

    “诸位,这才两分钟啊!妙俊风似乎后继乏力,有溃败之势。我看不用五分钟,四分钟之内,他就要被威压给完全制服。”

    看台上的戴龙显得很高兴,他恨不得在下一刻妙俊风就跪在地上,身体上的骨骼再发出“咔嚓”的碎裂声,那样才叫完美。

    “戴府主,我看言之尚早,说不定他会绝地反击呢?”吴海可忍受不了主公被人欺落,当即就回了一声。

    “哦?会吗?吴会长对他很有信心啊!既然如此,那你我不妨小赌一场,给这次比赛添添彩头。”

    “愿闻其详。”

    “我也不苛刻,若是妙俊风坚持了五分钟以上,我就为此次大比的前三甲赞助十万灵币。若是没有坚持住,那就要请您为此次大比的前三甲,每人炼一件符器。

    我这小赌不过分吧!只是不知道您敢不敢接?”

    “可以,区区六件符器我还是炼的出的。反正不管你我谁输谁赢,都是为学院的学子喝彩,我要是不接下您的邀请,反到显得我小气了。”

    “好!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戴龙对于吴海的反驳很有意见,但谁让他是炼器师公会的副会长呢!若是把他得罪了,那手下一帮子的武者今后要炼制符器不就遭殃了?

    为一个妙俊风得罪炼器师公会的副会长,不值!但这并不代表,自己就不生气!该争的还得争。

    被笼罩在威压下的妙俊风苦苦支撑着,他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压缩到了极致,身上的骨骼也是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在一些地方还出现了黑色的油污。

    “俊风,我只说一遍,你听好。只要你坚持下来,对你是百利而无一害。你原先的进步太快,正好可以借着这股威压,来进行一次彻底的筋骨锻造,这是身为至强武者必不可少的过程。”

    妙俊风收到了所罗门的传音,眼神是立刻有了变化,一身高昂的斗志是瞬间崛起。

    他的变化让徐老师是倒吸一口凉气,这太不正常了!难道是由于自己压迫的太厉害,把他的脑袋压坏了?

    “嚓嚓嚓”的碎裂声响起,妙俊风双脚站立的地方,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纹。

    尽管如此,他还是顽强的抵抗着威压,站在那一动不动。

    “我还是收回一点威压吧!院长的要求我办到了,坤风和老院长的面子不能不给啊!就让他坚持一刻钟后,出线吧!”

    徐老师缓缓的收回一点威压,这一点在寻常看似不起眼的威压,在此刻却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妙俊风敏锐的捕捉到了战机,他将全身积攒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开来,双脚一蹬,犹如爆发的火焰,向着老徐就冲了过去。

    一直留意这边的罗老师,捻着胡须,晃着头念道:“这就叫不动如山,侵略如火。这小子到也是学兵法的一块好料!对于战机的把握很精准。”

    “咦?”徐老师惊异一声。

    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收回一点点的威压,竟然能让他刹那间满血复活,还向自己主动攻了过来。

    “这小子,总是爱干这出啊!看来以后对他决不能心慈手软,不然,一招不慎,面子就丢大发了!”

    “啪!”

    一声脆响,徐老师抬手接住了妙俊风挥来的一拳。

    “你做的很好!但若是这样呢!”

    强悍的威压再次陡然降临,这一次的力量和压迫比上一次还强。自己就好像被巨狼卷了进去,一点力也使不出来。

    “嘿嘿,不咋地!”妙俊风强忍着疼痛,抬头对着徐老师笑着说道。

    “哦!你的骨头还真硬!那我再加把劲!你可别软了!”

    “轰!”

    连隔壁场地的老师和学生都感受到了这猛烈的威压,他们很有默契的在此刻和平共处起来,把头转向了那边。

    “咔嚓!”妙俊风脚下的地面凹陷了进去,身上的衣服是“嚓嚓嚓”的碎裂开来,身上的毛细血管是被压榨的通红。

    渐渐地从妙俊风的身上开始渗出鲜血,鲜红的血液从一开始的红润慢慢转变成了黑褐色。

    远远望去,妙俊风简直惨不忍睹,似乎只要再加一点力,他就会一命呜呼。

    “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小徐他应该不会这样没有分寸啊!”罗老师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这和之前自己安排的不一样啊!

    五分钟的时间早已过去,观礼台上的人现在对于刚才的赌注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他们各有心思,都希望能从妙俊风的身上看到自己想见到的结果。

    时间还在流逝,比赛还在进行,妙俊风除了自己的心神还清明,意志还坚定,其它的感觉全部丧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