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祸从天降
    “公子,请自重!”

    “你一个卖唱的,本少点了那么多曲子,难道碰一下你都不行吗?”

    “公子,小女子卖艺不卖身。您若是把小女子当成是烟花巷柳之人,小女子把钱退还给您就是。”

    “退给我,哈哈哈...,本少爷花出去的钱就没想过要拿回来。不让本少碰你,可以!把这壶酒喝了,喝完你就可以走了。”

    “公子,小女子不会喝酒。”

    “不会喝酒好啊!你放心,你若是醉了,本少会把你安全送回家的。”

    “公子,请你不要逼人太甚。这里可是玄武城,城主府脚下,若是我大喊一声,立刻就会有巡逻的兵士前来。”

    “哈哈哈...,你到是喊啊!本少到要看看,今天有谁敢破坏本少的雅兴!”

    从隔壁雅间传来了激烈的对话声,这让妙俊风的眉头皱了起来。本来好好的气氛,一下子就被隔壁给扰乱了。

    “小二,隔壁是怎么回事?怎么在茶室还喝酒?”妙俊风的语气变得有些不善。

    “公子,我劝您这个闲事就别管了。听了当做没听见,里面的人可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会吧!这桥段怎么会让我遇上了呢?难不成,接下来隔壁的女子还会跑到我这来大呼救命?”

    “应该不会吧!”小二被妙俊风的想象力给雷到了。

    然而,下一刻,“哐当”一声,妙俊风所在雅间的厢门被一名女子撞开了。她头发有些散乱,袖子上还少了一截,一脸惊恐的躲到了妙俊风的身后。

    “公子,您不会是写书的吧!那接下来会是什么桥段?”小二也是来了兴趣,向妙俊风问道。

    “下一出,应该是隔壁的公子到我这来要人,并且还会将你狂扁一顿。”

    “不会吧!公子。为什么要狂揍我一顿呢?”

    “因为你挡着他的路了。”

    “滚开!让你挡住本少的路。”

    一阵梨花暴雨是倾泻到小二的身上,小二是抱着头蹲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这位爷的脾气自己可是知道的,上一次就是因为有人还手,那一只打到他身上的手,可是活活的被砍了下来。

    “公子息怒,公子息怒...”小二不断地哀求着。

    “滚,狗奴才!”公子抬起脚,就把小二给踢出了雅间之外。

    “你看戏看的是不是很过瘾?现在想走也来不及了。若是你能够帮本少将那女子拿下,说不定本少心情一好,就放你一马。”

    妙俊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吹了一口气,慢慢的浅饮一口说道:“你是不是霸道惯了?认为在这天下就没有可以治你?”

    “呦呵!有意思,今天遇到个愣头青。不过,这样也好。本少说不定还能增加一番乐趣。

    你给我听好了,本少姓徐名金,乃是玄武城城主的二少爷。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了?我告诉你,后悔都来不及了!哈哈哈...”

    “白痴!”妙俊风轻蔑一声。

    “什么,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徐金指着妙俊风怒吼道。

    “我说你白痴!除了会拿父亲的头衔出来招摇外,你还会什么?”

    “本少可是堂堂五月文者,本次玄武学院大比的前十五名选手之一。你竟敢说我没能力,你信不信我能把你给轰成渣!”

    “咦?真是没想到啊!我常说的一句话竟然被人给套用了!不行,以后我得改改了!我的专用词汇不能被人给套用,套用是要付出代价的!”

    “臭小子,我让你装!”

    徐金从腰间摸出一张符箓,对着妙俊风就掷了出来。从灵力波动可以看出,这是一张高等级的符箓。

    “噌”的一声,不等符箓的威力绽放,一道银色的光芒将符箓一分为二。刚要爆发的符箓是瞬间变成两张废纸。

    徐金虽然跋扈,但他不傻。他连忙问道:“你是谁?若是你现在离开,本少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你这人还到是蛮有意思的,欺软怕硬。若是我的实力不如你,今天恐怕就要将半条命留在这了。

    然后,还要再背负一个强抢名女的罪名。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哼!就算是又如何?别以为本少刚才让你离开,是怕了你!本少是不想伤了和气!我看你也不像是愚笨之人,若是你想在这玄武城长留,我劝你还是不要根本少作对的好。”

    “笑话!难不成这玄武城是你的?这玄武城是属于皇庭的,是皇庭委托城主代为治理的?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玄武城变成你们徐家私家的产业了!”

    “好一个巧舌如簧的家伙。谁让本少一会还有重要的是要去做,今天就算你走运。但下一次你我再见面,本少就不会让你这么走运了。”

    “哦?我很期待呢!走好,不送!”妙俊风又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徐金愤恨的甩了一下衣袖,用一种怨毒的目光盯了妙俊风片刻。这个人的样貌自己一定要记住,只要他还在玄武城,自己就能够把今天的场子找回来。

    “多谢公子相救,小女子无以回报,只能对公子叩首以谢。”卖唱的女子说着就要跪下来。

    “姑娘请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江湖义士该行之事,姑娘不必放在心上。趁着那人已走,你也尽快离开吧!”

    “多谢公子,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我叫妙俊风。”

    “小女子婉月,多谢妙公子相救。请容婉月来日相报。”

    “婉月姑娘客气了。”

    等到婉月离开了雅间,妙俊风自言自语道:“自古有红颜祸水一说,并非虚假。没想到我坐在这,都能祸从天降。

    看样子我在这玄武城的日子会变得很精彩啊!徐金那人面相不善,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对付这种小人,唯有斩草除根,才能避免日常梦多。

    哎!这世上咋就没有一个清静的地方呢!来喝口茶,都能碰上上火的事。

    再有,这每一个城主的儿子怎么都这样不省心呢!都是一模一样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衣冠楚楚的背后是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

    哎!子不教父之过,看来这玄武城的城主也不是个好货!

    若是不来,那最好。要是惹毛了我,我会把玄武府的宅邸轰成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