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龙啸虎吟 上
    “乌焰!”

    一道身影是急速的掠到比赛场地上,他将倒地不起的乌焰一把抬了起来。

    来者失去了以往的气定神闲,满脸的焦急与愤怒。

    他不是别人,正是总院文武十兄弟之首的徐峰。

    十兄弟当中,他与乌焰和马仁的关系最好,把他们视作自己的亲兄弟,也是未来辅佐自己的左膀右臂。

    然而,今天,乌焰却因为某个卑微的人让自己永远的睡去了,再也醒不来。

    泪水没有落下,眼帘却是火红。若此时可以用眼神杀人的话,他不介意将妙俊风杀个千百回。

    突来的变故,让观战区从短暂的寂静和沉默中走了出来,惊呼声和大喊声接连而来,震得人耳都出现了“嗡嗡”的嗡鸣声。

    “徐峰,你怎么上来了?还不赶紧下去!”荀记对着他喝道。

    “荀院长,不是我想上来,而是某人太过阴毒,竟用这样的手段让乌焰失去比赛资格。就算他获得了大比的第八名又如何?从今往后他是再也不能陪我对酒当歌,吟诗作对了!”

    “我知道你与他的感情极好,但现在还是比赛时间,你不可以将个人感情凌驾到学院之上。就算是你的父亲,也不愿见到现在的你!”

    “我知道,谢谢你。我将他抱下去了,您可以继续主持赛事了。”徐峰站起身来,将乌焰抱在手臂上,对于父亲自己是尊敬的。

    当他走到妙俊风的身旁时,用冷冷的语气说道:“你的生命还有一轮的比赛时间。一轮之后,我不会在意大比的规定,你必须要用你的命来为乌焰赎罪。”

    “看来我的震慑还是不够。总有自以为是的天才爱送给我当球踢!”

    两道无形的气场激烈碰撞起来,浓烈的火药味让离得近的人有一种要休克的感觉。

    “够了,徐峰,快下去!妙俊风,你也下去!比赛还要继续。”荀记衣袖一挥,带出一道气浪,将他们二人送下了比赛场地。

    结下来的挑战没有悬念,丁峰守位成功。

    就在荀记将比赛结果宣布完后,徐峰是一个鱼跃,站到了比赛场地上。

    “妙俊风,我想向你挑战!若是你胜了,不仅此次大比的第一名是你的,我还会将总院文武十兄弟的掌舵位置让给你,并且发誓,从此以后追随于你!

    可你要是输了,你就要把你的命留下!你可敢应战?”

    徐峰没有压低自己的话音,他故意将声音扩散全场,让每一个人都能听见自己说的话。

    在他说完后,整个观赛区一片沸腾。

    要说什么样的比赛最精彩,最能让人兴奋和激动,唯有生死之战。

    生死之战的双方,会用尽各种手段。

    那血液飞溅的场景,那不甘愤怒的眼神,还有最后那胜者的欢呼和失败者倒在血泊中的景象。最能呼唤起人们心中那最压抑和隐藏的黑暗面。

    “徐峰,你给我下去!胡闹什么!你想破坏大比的进行和触犯大比的规则吗?”荀记身形一闪,就站到了徐峰的面前。

    “荀院长,我并没有破坏大比和触犯大比的规则。大比中没有一条规定,第一名就不能主动挑战其他的人。

    大比中直说了不能够下死手,危及对方生命。但并没有规定对战双方就不能自行定下协议,在比赛中按照协议的内容进行。

    总而言之,我是在大比的规则中与妙俊风同学商量,是否再订立一个我与他之间的协议。”

    “哈哈哈...,徐峰你打的到是好算盘。若是你胜了,要我的命。若是我败了,你给我头衔,并追随我一生。

    试问,我要一个手下败将干什么!要赌可以,你也把你的命交出来!要不就免谈!”

    荀记一见眼前的气氛,知道今天的事无法善了了。可自己决不能让这二人在这里展开殊死搏斗,他们都是学院未来的骄傲,更是皇庭未来的栋梁。

    现在就让两个人进行生死之战,那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西人和修罗国人巴不得能多死几个天才,眼前的这两个人,他们恨不得能两败俱伤,双双陨落。

    “荀记,答应他们。”

    就在荀记准备开口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自己不可违抗的。

    “是,院长。”他默默地回了一声。

    这是自己第一次要做这样违心的事,他可是天道眷顾者啊!只要自己开口,那玄武学院和他之间的缘分,恐怕会就此终结。从此二者之间再也没有一点情分,只剩下仇恨。

    “徐峰同学说得对,这一次的大比规则是学院疏忽了。既然你们双方都有了相同的打算,那学院也不好阻止。

    你们先下去签一道生死文书,擂台我要重新布置一下。”

    荀记的话让全场的开明大义之士无不为之震惊,让西人代表团和修罗国代表团的人,心中一阵窃喜。

    内斗是皇庭最爱干的事,也是他们最愿意见到的事。要是皇庭不爱内斗,凭如今的国力,早就成为自己最大的威胁了。

    “院长,您一定要去阻止这件事啊!妙俊风和徐峰的战斗,这明显不公平啊!”坤风一把就蹿到了唐安的面前,忧心的喊道。

    “这件事我恐怕也无能为力。想必你也看出来了,荀记院长是不愿意看到他们俩赌斗的,可不知为何,他在最后的关键时刻,改变了主意。

    我想能促使他改变主意的人,恐怕也只有那位了。试问,对于那位,你让我如何去阻止呢?”

    “这是一个阴谋!

    院长,若是您现在在明知道不可为的情况下,还能去为他进言。按照妙俊风的品性,他一定会感恩戴德的。

    他的前途不用我说您的心里也明白。若是您在犹豫一会,那这天大的机缘可就要与您擦肩而过了。”

    “放肆!胡说!他妙俊风何德何能,怎能让院长去以身涉险!

    坤风,我知道他是你最得意的学生,但你也不能因此而迷失了心智!

    你要清醒点,明白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迷失了心智?耐心等待?哈哈哈...,叶主任,亏你说得出口!将来你一定会为你的这句话付出代价的!”

    坤风不愿再多争辩什么,既然你们不愿意,那我也只能去动用自己的关系了。就算身份暴露,不能继续留在学院当老师,也无怨无悔。

    没有妙俊风的南玄武学院,不呆也罢!没有人情味的南玄武学院,早晚会因此而付出沉痛的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