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好消息
    妙俊风的生日宴在当天成为合城最大的盛世,妙家整个宅院被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凡是在合城的名流权贵或者是路过的远方权贵,都在当天前来道贺。

    可令大家想不明白的是,驻守在此地,皇庭的最高代表李木,不仅人没来,就连一件像样的礼物都没没准备。

    妙家的一些长老和前来宾客当中的某些有心人,都感觉到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小桥流水,明月印潭。

    妙俊风站在家中的拱月木桥上,望着天上的繁星,开口说道:“赵长老,你知道我为什么约你到这来谈话吗?”

    “回禀主公,臣不知。”赵有德略有紧张的回道。

    “岚宫虽然覆灭,但还是有残余势力在暗中活动。这些人不仅会针对妙家,就连你们也不会放过。

    我不怪他们,为自己的亲朋好友复仇,只要是有点血性的人都会做出。但欣赏归欣赏,我不希望你们出任何事。

    因而,关于拔除这些暗疮毒瘤的事我就交给你了。可用的人你自己挑选,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在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能够快速的将这些人清除。

    我们妙家正在崛起,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我不希望在这过程中会出现令我感到不愉快的事。”

    “请主公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办得妥妥当当,尽快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岚宫的事我就说到这,下面我们说说妙家的事。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你对我们妙家应该有所了解了。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比他们更能看清我们妙家现存的漏洞与危机。

    我希望你能把这些漏洞补上,提前把这能随时爆发的危机给剔除。其中的困难我知道,但如今也只有你能做到。

    不要在乎家中的风言风语,不要去想我会不会因此而怪罪于你。你只需知道我信你就行。”

    “是,主公。”赵有德回复的很快,但却让妙俊风觉得他的话不真。

    “赵长老,我问你,你是真心臣服于我,还是当时情势所迫,不得不臣服于我?”

    妙俊风一个转身,身上的气势如下山的猛虎,一把就扑到了赵有德的身上。

    赵有德惶恐的跪下,对着妙俊风就磕了三个响头,之后,咬破中指,用鲜血凌空书写了一行字,发起了天道誓约。

    然而,本该出现的应答声并未出现,本该惩戒的霹雳也无闪现。

    赵有德这下是真的怕了,他跪在地上,保持着发誓的姿势,身子是一下下不停的颤抖着。

    “赵长老,你不用害怕。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这天道眷顾的是谁吗?你把这个收下,将血滴在上面。”

    一枚银色的誓言之戒被妙俊风抛给了赵有德。

    这枚戒指和吴海,凯强,邹统三人的不同。不仅等级低了一级,对于神魂的约束力也更强,只要升起不忠和叛逆的念头,就会立刻被戒中的器灵反噬。

    赵有德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他迅速的将戒指戴在了自己左手的食指上。

    “啾”的一声,一个人形的器灵是站到了他的肩膀上,眼睛还不断的瞅着那有伤口的中指。

    “哦!对!”

    赵有德将中指用力一挤,那停流的血液是再度留下了来。

    “啪嗒”一声,鲜血滴落到誓言之戒上。与此同时,人形器灵是“咯咯咯”的笑了三声,随后化作一抹遁光,遁入了誓戒中。

    “轰隆隆”的雷音在赵有德的精神之海中响起,一道威严的声音在这雷声中是带着不可抗拒的意志喝道:“喏!”

    赵有德懵了,他没有想到妙俊风真的有如神般的手段,就连天道誓言也在帮着他。

    “不要那么吃惊,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的实力吗?今天我就让你得偿所愿。”

    “轰”的一下,强大的气场自妙俊风身上爆发而出。

    一轮轮的明日是在他的体外不断旋转。

    一二,三,四,五,整整五颗明日将妙俊风环绕其中,让他有如神明般,天威赫赫。

    妙俊风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是他要以绝对的实力震慑赵有德。要让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明主,而不是一个莽汉。

    之前,你们一直把冯水比作天才,那在看到如今的自己后,还觉得他是天才吗?

    自己不想说什么萤火岂能同皓月争光的话,用事实来说话更有说服力。

    “你回去吧!记住我说的话。”妙俊风收起身上的气势,对着赵有德挥了挥手。

    “遵命。”赵有德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现在的他是真的做到了身心合一。

    等到赵有德的身影消失在院落中,妙俊风才对着另一个方向笑着说道:“你们俩都出来吧!”

    “嘿嘿,原来主公早就发现我们啦!”邹统是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主公。”白无常没有他那样随意,神色恭谨而谦卑。

    “白,谢谢你。刚才若是没有你出手,我也无法将他震慑到那般程度。”

    “这是应该的,主公的吩咐,臣下一定要完成。”

    “好。那么接下来,邹统你说说,大半夜不睡觉,跑过来凑什么热闹?”妙俊风将目光转向了邹统。

    “我是被好消息给喜的睡不着啊!若是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您,恐怕我今晚不仅睡不着,还会憋坏的。

    您也不忍心看到我憋坏不是!于是乎,我就让老白带着我一起来了!”

    “嗯嗯嗯,前缀够多了,赶紧说你的好消息,要是让我惊喜不起来!我就让它变成惊吓!”

    “您别吓我好不好,您要知道,我只要被一吓,就会立刻忘词的!”

    “滚!”

    “咳咳咳,我刚收到探子的来信,说是天地学院和西人的神使学院举办了交流生活动。两个学院互派交流生一年,一年后还要再举办一场友谊比赛。

    这样东拉西扯的一弄,二皇子就不得不耗费一年半的时间在西人那。换言之,皇庭下达的他与许琪的婚事就要往后推一年半。

    按照皇庭向来的惯例,喜双不喜单,这婚事起码要推到两年之后。

    主公啊!您说这消息对我们来说不是天大的好消息吗?”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邹统带来的消息对自己来说,的确是天大的好消息。这让自己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来提升自己和扩充自己的势力。

    等到两年后的那一天,自己一定可以风风光光的把许琪娶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