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生的至交
    妙俊风一咬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很小心的将它圈成一团,递到刘家老祖的面前。

    “真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一名炼器师。你炼出的符器,质量应该不错。等出去了,记得帮我这个笨小子炼制一柄防身。”

    “您就放心吧!我妙俊风向来不会亏待朋友的。”

    “那我们就走起!不要闭眼,这对你来说是一场造化!”

    绚丽的光芒闪起,夺目的光彩打破了黑暗的束缚。流光划破空间,在黑与白的玄奥空间内不断穿梭。

    “小子,好好琢磨琢磨,这机会可是千载难逢。若是琢磨好了,对你突破问道境可是大有帮助!”

    刘家老祖再一次提醒妙俊风,这让妙俊风的心里感到暖暖的。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尤其还是像他这样仙风道骨的前辈大能。

    刺眼的阳光在下一刻直入妙俊风的眼睛,久违的阳光的让他觉得既亲切又陌生。

    空气是那样的清新,阳光是那样的柔和,没有阴气,只有充足的阳气。

    “嘭!”

    “哎呦!”

    正在贪婪呼吸阳光和空气的妙俊风,被不知名的物体给重重的砸倒在地。

    这个物体不算太重,似乎还挺柔软。

    他定睛一看,顿时笑了。砸到他的不是陌生事物,就是昏迷着的刘柏。

    “嘿嘿,俊风小子,阴气凝聚的核心位置我稍微动了一下手脚。你带着他赶紧回去复命吧!记住。你们只有三天的准备时间。”

    听着刘家老祖在空中回荡的声音,妙俊风撅起嘴巴说道:“说的到轻巧,也不想想我的体能和精神力恢复了多少。就这样走回去,那不用走百米,我和他就躺在地上,等待救援吧!”

    “俊风小子,你难道不知道在背后说人坏话是不对的吗?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走了呢?以后可千万不能这样掉以轻心,我要是你的敌人,你不知道已经死多少回了。

    我还能再停留一会,你赶紧恢复,然后立即离开。”

    “前辈您不是说...”

    “赶紧做正事,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在里面说的话能全部说真话吗?笨!”

    妙俊风瞬间无语,感到有一群乌鸦从自己的头上飞过。不过前辈说的到是实情,如今还是赶紧恢复得好,有这样一位大能护法,那可是很骄傲的事。

    一刻钟后,刘家老祖的声音再度响起,“可以了,赶紧走吧!你也不想再被他们抓进去吧!”

    妙俊风睁开双眼,抓起仍然昏迷的刘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溜烟的跑没了踪影。

    “嘿嘿,这才有点意思!我还得在这呆一会!省得里面的老家伙不老实!”

    一口气跑出了近千米,妙俊风将从布埃尔那里学的医学知识运用到了刘柏的身上。在确定他没问题后,是把他一背,继续往军营赶回。

    界路上,守卫长官见到妙俊风从野路里走了出来,身上还背着穿着军装的袍泽。他立马就对着妙俊风鞠了一个躬。

    虽然自己的官不大,但还是知道侦察营有位兄弟可能在野路里遇害了。如今见到军师将他背出来,那种激动之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半日后,在点燃火把的营帐内,风明将刘柏轻轻地平放在地上。

    “将军,幸不辱命,我把他找回来了。”

    “你在哪找到他的?”裴将军的脸上没有露出喜色,反到是一脸的惊疑。

    “阴气凝聚的中心。”

    “阴气凝聚的中心,那里可是连我都不能靠近的,你是如何靠近并把他救出来的?”

    “将军,我只能说我走过去的时候,一切都呈现的风平浪静。而能让我平安走过去的最大功臣,正是如今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刘柏。

    我不知道他来自何方,但我可以肯定,他一定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从家里偷溜出来。而在他的身上拥有一件连他自己都不曾想到的护身宝物。

    也正是这个宝物在紧要关头救了他也救了我,甚至是救了我们大家。

    将军,您知道吗?只要我一回想起之前的那一幕,我的心里就久久不能平静。那气势,那威压,那手段,那身法,简直是神乎其技。

    虽然当时的我被压得透不过气,可我仍然咬着牙盯着眼前的一切。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位前辈大能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在最后他竟然对我传音说了一句,三天后鬼镇爆发!

    将军,我所言句句属实,尤其是三天后鬼镇爆发我可是听得真真的。”

    “风明军师,你的话让我半信半疑,但疑还是要大于信。你若是可以用一种方法来证明你说的是真的,那我不仅会相信你的话,还会为你记上一功。”

    “将军,您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唯一的证明方法就是三天后用事实来说话。在此之前,你可以将我关入军牢。

    至于功勋您就不要给我了,赏给刘柏吧!我今天告诉你的重要情报是他拼了命收集到的。我要是收了这功勋,我会寝食难安的。”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我风明向来是说一不二,重信守诺。”

    “好!这三天你就在我身边帮忙出谋划策吧!若是三天后鬼镇没有爆发,或者是在三天内鬼镇突然爆发,那你就拿你的人头来向我交待吧!”

    “领命。

    将军,那我就先将刘柏送回去了。”

    “去吧!”裴将军大手一挥,转身向着挂着的城防图走去。

    走出营帐,被风明背在后背上的刘柏眯着眼,无力的说道:“风明,你是我刘柏这一辈子值得信赖的好兄弟,一生的至交。”

    风明停了下来,微笑着回道:“这话言重了。一辈子很长,不能用一时的情感来绑定一辈子。你我是袍泽,我救你是应该的。”

    “不!我知道,我真的知道。别看我昏迷着,但有一段时间我是清醒的。请原谅我现在不能将我的真实名字告诉你,但我可以保证,只要时机成熟,我会立刻告诉你的。

    你放心,你的秘密我会帮你保守。是兄弟你就信我,不是兄弟,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或者以你认为妥当的方式,把我给处理了。”

    “哎!我就是那样不靠谱的人吗?得!不劝你了,夜已经深了,乖宝宝们都要睡觉了。你也好好的睡吧!”

    “滚!”

    风明心里一笑,停下的步子再度走了起来。对于这个朋友,自己还真的没有救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